262:老公让她亲一口(1/1)

“她流产了?”蓝忆荞问道。

戴遇城不想跟蓝忆荞多说什么,说白了他对蓝忆荞的恨比苏焕更浓。

周四晚上蓝忆荞从生日宴会上走了,馨儿却差点疯了。

将流产的苏焕送到病房里之后,一家人集体回去劝馨儿,劝了半夜,馨儿才因为哭闹的累极了沉沉睡去。

第二天依然不肯去上学。

说同学会笑话死她。

好劝歹劝,又跟校长老师沟通了之后,馨儿才勉强去上学。

“你是在质问我吗?”戴遇城冷静的看着蓝忆荞。

“她怀了你的孩子又流产了,你作为她的丈夫你不该在这里照顾她吗?你要去哪儿!”蓝忆荞眯缝着眼眸看戴遇城。

“馨儿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她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了考试,蓝忆荞你猜我会把你怎么样?有谭韶川撑腰吗?那你看看我敢不敢动你!”这个时候,戴遇城也不想再跟蓝忆荞废什么话。

“好!我随时恭候!”

语毕,蓝忆荞转身进入了病区。

留下戴遇城在她身后看了许久,直到她进入病区内,戴遇城才离开。

在咨询台问了苏焕的房号之后,她快速来到病房内。

此时,苏焕正想睡一会儿。

看到蓝忆荞她极为惊讶,继而眼圈红了:“荞荞,你……你不是生病了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怎么来了?”

“走!”蓝忆荞不由分说。

“怎么了荞荞?”苏焕不解的问。

“给你办出院,跟我走!”

“去哪儿?你怎么了荞荞?”

“回到城中村我们俩合租的那个房子里去,我们都不回去,房东都以为我们不租了,都打算给我们找下家把房子租出去了,我现在给你办出院,你回那里养着去,那间房子的房租我全出,你找不到工作的这段时间生活费我给你,你给我马上离开戴遇城!”蓝忆荞一边说一边拉扯苏焕。

“荞荞……”

苏焕没动,而是轻声的对蓝忆荞说道:“我知道你为了我的事很费心很费心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不要干涉我的感情行吗?”

蓝忆荞:“……”

隔了半晌,苏焕笑看着蓝忆荞:“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荞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把你当妹妹一样,可是感情的事情冷暖只有自己知道,不是吗?你觉得我和戴遇城很不适合,你觉得戴遇城对我不好,可……我觉得很不错,我生活在他身边我挺幸福的。”

“对不起苏焕……”蓝忆荞对苏焕无奈一笑。

心头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悲。

她明明看的很清楚苏焕在戴遇城这里就是水深火热,她很想把苏焕拉出来。

可她无能为力。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焕活在火坑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苏焕刚刚做了清宫手术还需要休息的时候,对她好一点。

她只能做这些事情。

“你还在病着,我不该对你大呼小叫,你还没吃中饭吧?我去给你买,你想吃什么?想吃的都告诉我?”她一叠连声的苏焕说到。

“你先坐下。”苏焕对她说。

“嗯?”

“坐下。”苏焕又说道。

蓝忆荞听话的坐在了苏焕的床前头,苏焕含着一种姐姐看妹妹的爱怜笑意看着蓝忆荞,抬手抚了抚她额前的发:“听你朋友说你本来就贫血,这次突如其来的例假又失血过多,你还发烧了,真是苦了你了,你看你这几天瘦的,怎么头发也这么乱?”

“骑电瓶车来的,忘了带头盔了,所以就乱呗。”她轻笑道。

语丝里有一点调皮。

苏焕歪了身子从病床前的柜子里拿出梳子,一下一下的给蓝忆荞梳头,一边梳,一边看着她:“脸本来就小,这几天瘦的更显小了,一点血丝儿都没有,你就不能好好的在家休息补一补,谭先生又不是不疼你!你瞎跑什么!”

蓝忆荞:“你怎么跟我妈似的。”

苏焕宠溺的看着蓝忆荞,轻笑。

一垂首又看到了蓝忆荞正在给她扣扣子的手,放下梳子她抓住蓝忆荞的手问道:“你几天没剪手指甲了?荞荞,你以前可不邋遢,以前你最爱干净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连手指甲也不剪了!”

不等蓝忆荞回答,苏焕又从抽屉里拿出指甲剪,这个指甲剪是护士来给她剪指甲的时候留在这里的。

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她捏着蓝忆荞的手指头,细心的为蓝忆荞剪指甲。

蓝忆荞的眼圈突然红了。

哽了哽喉,她笑了:“你以前最邋遢,自己头天晚上穿的裤衩,第二天赶着去上班你就能干出来把脏裤衩脱了扔在床上的事,还有你的臭袜子,我想起你邋遢的样子就烦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个人卫生了?”

“和一个自律性很强,对自己要求很高,从里到外都很洁净的男人在一起,我的那点邋遢不爱讲卫生的毛病也给改掉了,我要是不讲卫生怎么跟戴遇城在一起?他那个人无论对自身还是对别人,都是吹毛求疵的要求。”苏焕看似苦涩的笑。

但笑容却有着一种甜蜜。

回味爱情的甜蜜。

人常说,爱情其实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这时候的苏焕等于是全身心投入在爱情里。

无论谁,都很难从中将她拉回来。

“苏焕,你跟他在一起我不拦着你了,等你出了院咱争气点,找个工作,不靠他,好不好?”蓝忆荞抬眸看着苏焕,哄道。

“好。”苏焕答道。

“我已经想了,出了院马上去找工作,不为别的,就为了以后能给我的孩子做个好榜样。”说这话的时候,苏焕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小腹。

蓝忆荞看了苏焕这样心里很难过:“苏焕……”

苏焕很想得开:“放心吧荞荞,医生说了我的子宫很健康,不久的将来还是可以怀上孩子的!我以后会多子多孙的,所以为了我的孩子们,我也必须得让自己强大起来,把家里那个女人给灭了!”

“嗯?”蓝忆荞一愣。

“我和戴遇城是领了结婚证的,而且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傅馨儿的存在,既然戴遇城跟我结了婚,我们就是合法夫妻,她一个外人,她凭什么在我面前充当主人,凭什么一天到晚想霸占我丈夫,我苏焕这辈子要不把傅馨儿灭了天理不容!为了我的孩子,必须灭了她,戴遇城是我的!傅馨儿滚一边去!”

苏焕的声音并不大,但很坚决。

人就是这样,许你活了三十年心境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一旦遇到某些事情人就会成长的很快。

比如苏焕。

一次流产让她失去孩子的痛,便一下子使她成长了起来。

虽然对戴遇城的爱不变。

但她,已经有了那份母亲的刚强。

老话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苏焕便是这样。

她这一番话说的蓝忆荞都笑了:“虽然我不赞成你在戴遇城身边,但我听你说这话我怎么这么解气呢?支持你!干掉傅馨儿!”

苏焕挺务实的:“一时半会儿赶她走是不能够了,但,反正不能轻饶了她!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我出了院就去找工作,荞荞你也帮我留意点,工作差一点累一点都无所谓,只要工资高就成。”

“嗯,你肯找工作我都挺高兴的,我肯定为你留意。你什么时候出院?我来接你?”蓝忆荞问道。

“不用,你要工作,身体又不好,我出院的时候戴遇城会来接我的,他是我丈夫,我用他是天经地义的。”苏焕其实一点都不傻,有时候蓝忆荞会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

她觉得苏焕挺像自己母亲的。

母亲别看是个半瞎,但母亲其实是个精明人,在农村里生活,她比一般农村人都会精打细算,而且还会做生意。

只是,母亲和父亲都是残疾,即便是再有生意头脑,两个残疾人在一起过日子还带个孩子,生活又能好哪儿去?

而且母亲那个人虽然有精明头脑,可她好像天生不太向往有钱人的生活,母亲是个比较安贫乐道的人。

想到安贫乐道,蓝忆荞又觉得苏焕不像母亲,苏焕太向往上流社会有钱人的生活。

在医院里陪苏焕吃了午饭,又照顾她休息了之后,蓝忆荞便骑上电瓶车回了公司,这个下午她没有出去调查市场。

不是因为她偷懒。

而是公司了关于对她的流言蜚语她还没有完全处理干净,如果真的犹如公司里的同事说的那般,苏瑾延非但没有被楚心樱压住,他还硬生生压了楚心樱一头,然后仍然能够出入兰溪时装公司的话。

那蓝忆荞真的要考虑辞职了。

就是太便宜苏瑾延了!

她必须得静下心来想法子怎么弄死狗日的!

结果这个下午,她回到兰溪时装公司的时候,公司里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进入公司,背后也没人对她指指戳戳的了,早上刚来公司的时候,那唾沫星子还水漫金山一般差点淹死她呢。

而现在,没人唾她。

进了自己的部门,部门的同事看待她的眼神也和以往一样,上午大骂她的那个女同事一见了她便立即向她道歉:“荞荞,对不住啊,我上午也是一时急躁,因为结了婚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仇小三心里,所以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蓝忆荞:“什么情况?”

“嘿嘿嘿。”那女人陪着笑脸:“平心而论荞荞,你真的是个做时装设计师的料,看着不吭不响的,年纪也小,可你出的款图回回都能被通过,别看你才来了公司不到一个月,你出的款图已经蛮跟一个资深设计师的工作量了,再说了,公司的人其实真的没有见你和苏经理在一起过,我们都知道你那天跟涂艳艳说的就是一番气话。”

蓝忆荞:“……”

到底什么情况?

谁能告诉她?

她一个转身跑去设计总监徐悦航的办公室,推开门,徐悦航正在批阅款图,看到蓝忆荞进来,她也没觉得惊讶。

“荞荞。”徐悦航喊道。

“到底什么情况?”蓝忆荞问道:“上午公司的唾沫星子还能淹死我呢,怎么下午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辞职了?”徐悦航胸有成竹的问道。

“如果情况一直这么糟糕的话,我有这个打算。我不是铜墙铁壁。”蓝忆荞如实回答道。

“这不就是了,你这一个月以来给公司做出的贡献我和老板都有目共睹,尤其是老板,他又不傻,这么好一个设计师,如果因为这点捕风捉影的事情导致你辞职了,是谁的损失?当然是公司的损失!所以你出去的这几个小时,老板便将这事给平息了。你安心在这儿工作。”徐悦航解释道。

蓝忆荞想想也是。

这个解释再合理不过。

从徐悦航办公室里走出来,她便安心工作,而且比之以往更卖力。

这本就是她喜欢的工作,她又天生是个勤快人。而且这几天,谭韶川又一直在外地,她便将思念谭韶川的一颗心全都用在工作上。

白天上午在办公室里整合,下午便骑着电瓶车各大商场甚至街面上的时尚小屋她也不放过,一门心思的捕捉灵感。

每设计出一款,她都高兴的用嘴亲吻她的成果。

这期间她又买点营养补品之类的去看了苏焕一次。第二天也就是周四,苏焕在医院里住够一个星期出院的时候,蓝忆荞没再去看她,因为不想见到戴遇城。

不过头一天她跟苏焕说好了,等到星期天小阎和宋卓请她吃饭的时候,她会把苏焕带上和他们两个认识。

因为她是从星期二上的班,所以这个星期过得很快,转眼就到周五了,蓝忆荞知道这一个星期宋卓一直都很忙,所以她从不去打扰宋卓,周五该吃中饭的时候,她从公司里出来准备去跑市场,顺便给小阎发了个微信。

悍匪:散板,周二的时候说好的这个周末你和你女票请我吃饭,你不能够忘记吧?

小阎回复的很快。

散板:绝对不能够忘记啊悍匪!而且我还记得你要宰我们一千块钱。放心吧,你闺蜜我大方的很,别说是一千块,就是两千块我也保证不逃单。可是荞荞,你确定周末的时候boss不回来?Boss要回来了,你还让我请你吃饭吗?

悍匪:……

这是个需要三思的问题。

悍匪: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给我的男人!我男人星期天要是回来的话,你当然也得请我,就是时间延后!

散板:……

这个电话蓝忆荞说打就打。

她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中午吃饭时间,他应该不在工作时间。

毫不犹豫的电话拨了出去。

那一端接通的也很快。

“喂。”她的声音立即变得柔了,心也开始没有规则的跳了起来,又是好几天没有见他了,说不想他,是瞎话。

“吃饭了没?”男人问,声音是一贯的低沉浑厚,仅仅只有几个字,却让这一端的她听了之后有种他就在身边的感觉。

老老实实的回答他:“还没。”

“为什么不吃饭?你要按时吃饭,营养搭配均衡。”男人的声音低沉温缓,却没有哄着她的意思,而是一种命令。

命令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她心里一股股的涌上来甜意,说话的语气中带了一些小俏皮:“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吃得下饭?”

男人:“……”

从上个星期天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天他都没在家了,说不想她,那也是瞎话,只男人的情感都惯于压在心底里的,分别几日乍一听到女孩这样绵绵柔柔的撩骚他。

男人的喉结都不自知的滚了一下。

这个时候他正在开会,抬眸看了在做的下属们一个个都在拿眼瞧着他,心里都在想,刚刚还一脸正肃的boss接了电话面色立刻变得无比和缓。

Boss这是在跟谁通话呢?

Boss起身将一干与会人员撇下,径自来到会议室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他对着手机,语调更为嘶哑低沉了:“亲老公一口,嗯?”

“我不!”她坐在商场里,哪好意思。

“听话宝贝,就亲一口。”他哄着。

“不嘛!”她垂了头,脸都红了。但,满脸笑。

“快点,老公还得去开会。”他不罢休的说道。

“嗯……啵”她对着手机屏亲了一口,亲过之后立即挂断电话,因为羞的。

正想着要不要过会儿再打给他让他也还给自己一口,一抬眼,她看到面前站了个人。

“老谭总,您……您怎么在这儿?”她小心肝都吓的所在了一起。

“在跟韶川通话?”谭以曾平和的问道。

------题外话------

今天是万更哈。么么哒,求个月票和免费评价票,还有三天,翻翻后台实在不愿意给嘉嘉给其他作者也行,只要不浪费。都翻翻看,再过三天就清零啦。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