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男人吃醋的样子。(1/1)

“嘿!”蓝忆荞差点笑出声来:“是知了来了啊。”

“姐姐,请叫我美女!”林知了十分自信的对蓝忆荞说道。

上次还喊的荞荞阿姨呢。这次改喊姐姐了?蓝忆荞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不能啊!

她男人和林知了的爹是铁瓷。林知了要是喊她‘姐姐’,她岂不是等于和谭韶川差着辈了么?

她昨天才刚求了婚诶!

“知了,你忘了你应该喊我阿姨!荞荞阿姨。”蓝忆荞纠正站在她面前快要臭美到天上去了的大黑牙齿咖啡嘴唇大黑痣姑娘。

“别提了!”

一旁的宋卓叹气道:“这两天幼儿园的老师教她们识图,叫了两天的姐姐,她现在见了小阎都喊姐姐……”

“见了她爸呢?”蓝忆荞笑的合不拢唇,她在联想林韬披头着一头长发被林知了喊‘姐姐’是个什么样子。

她的话音刚落。

病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我说你这个黑姑娘啊!就因为我喊你黑姑娘,你就报复心这么强,啊!你把我姑娘也打扮成这么黑不溜丢硬是把丑当成美,在幼儿园里还吓哭俩小朋友的装束啊!真成!”

“荞荞姐姐,今天我姐姐爸爸也来看你了。你开心吧?”林知了抬起小肉手抓住蓝忆荞的手,问道。

蓝忆荞:“……林律师这称呼,可真够洋气!”

说话间,林大律师已经进来了。

没看见人还好,看见人了差点把她笑死。

一向冷肃着一张面容,始终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铁面大律师的脸上,唇角的上方,和他闺女在同一个位置的地方。

也点了一颗特大的黑痣。

黑痣上还沾了三根毛。

真不知道他和他闺女两人是怎么妆上去的,这大律师别看长得五大三粗的,化妆的水平还真是一流啊。

“嘿嘿嘿!小丫头片子,都会拿我这半老头子开涮了啊!”林韬一边说,一边走近了蓝忆荞。

“谢谢您啊林律师,竟然还能抽出空来看我一趟,我这又没什么大病。您女儿真可爱,特别可爱。”蓝忆荞满脸笑意,满脸含爱的看着林知了。

她是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但凡她看到孩子,都觉得像天使一般。

哪怕丑的跟林知了似的。

而且

和林韬接触了这有些日子,她已不再像刚认识他那会儿觉得他嘴毒了。她觉得林律师大度,有专属于他的一种气势。

是一种不需要修饰外表,却也能震慑一方的气势。

有时候蓝忆荞会突发奇想。

如果林韬和戴遇城两个人较量一番的话,戴遇城会输么?

但,林韬是个不涉足商场的人。

大约他们没有较量的机会。

“别看你黑,可谁让我和我姑娘都被你圈粉了呢?套用现在年轻人的一句话叫什么,自己的爱豆生病了,作为粉丝能不来看一看嘛!”铁面阿修罗林大律师幽默起来,还挺像模像样的。

“噗……”

站在一旁的宋卓忍不住笑了:“林律,您一说话,唇角上的那颗大痣,还有那三根毛都动弹。您是怎么沾上去的,您闺女沾了颗痣就沾,您干吗还自己个沾一个啊?”

“我是不想沾,可我闺女同意吗!”提到这茬林韬就恨的压根儿痒痒:“你说说你们三个啊,我多信任你们啊,结果你们就把我闺女给带成这模样,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小阎!你给我进来!”

小阎是一路上笑的没停,这会儿还站在门外笑呢,被林韬这么一吆喝,他只好弯着腰进来了:“林律,谁让你是女儿奴呢?你看你这样长了颗大黑痣,多威武,多霸气!对吧知了美女?”

“嗯嗯!我爸爸最帅!”林知了大美女肯定的点点头。

然后她转身对蓝忆荞炫耀道:“荞荞姐姐,你知道吗,我和爸爸,和小阎姐姐我们三个人一起走过来的时候,路上有多少人跟我说‘嗨,小美女,你怎么这么漂亮啊’吗?”

蓝忆荞:“……”

忍住笑,她问道:“多少啊?”

“很多很多!”

蓝忆荞笑的眼睛都眯到一块去了。

“没想到我生个病生的这么值,换来你们这么多人来看我,还给我带来快乐。”蓝忆荞笑意不减的说道。

“姑娘,好好养病知道吗,把身体养好了,才能对得起我那么费事巴拉的把你从里面捞出来,你说是不是?”林韬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语气对她说道。

“嗯,我知道。”

“行了,我和知了不能在这里待时间长,我还得送知了去学校呢。今天学校里有个亲子活动,我们十点半必须赶到。知了,跟阿姨说白白。”林韬吩咐林知了。

“姐姐白白。”林知了抬起小胖手跟蓝忆荞说再见:“姐姐,我下午再来看你。”

“嗯嗯,阿姨等你。”

林韬带着林知了走了,蓝忆荞脸上的笑意却不曾减掉,她眼眸看向门外,羡慕的说道:“林律师有个这么好的女儿,真有福气。”

“荞荞,你以后也会有的。”宋卓安慰她。

“会吗?”蓝忆荞垂了目,叹道。

隔了几秒,她才抬头看着宋卓,虽然小阎也在,但她没有避讳他。

她问宋卓:“我从发烧开始进了医院一直到现在才醒来,医生是不是说我这次生病跟我前天晚上喝了那杯果汁有关?包括我来那个?都是,对吗?”

宋卓点头。

小阎上前一步呵斥她:“荞荞!你平时看着挺精明挺坏心眼子的一姑娘,你怎么这么傻!你的身体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啊!你知道你病成这样我们对担心你!”

“小阎,宋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别生我气。”她软软的语气看着两闺蜜。

“你为什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还是那个苏焕是不是?她谁呀!她天皇老子啊!需要你这么不顾自己性命的一次次的去保护她!”

小阎从来没对她发过这样大的火气。

宋卓:“小阎!荞荞还病着呢!”

“就是因为病着我才这么呵斥她,不然不知道长记性!”

蓝忆荞笑了。

一点都不生气,只看着小阎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泼妇哎!”

小阎:“……”

隔了半晌才语重心长的说道:“荞荞,咱值当吗?就为了那个苏焕?”

“小阎你不知道。”蓝忆荞垂下头笑了一下,然后才抬头看着小阎和宋卓:“我从监狱里出来,一出门看到的就是我的亲生爸妈,兄弟姐妹,一群人对我谩骂,尤其是我爸,骂我畜生不如,人性不通。这个八字我能记一辈子。”

宋卓+小阎:“……”

“我一个人,出了大牢,身上只有一万块钱,连个落脚的方向都没有,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只能寻找一下这个城市里哪里能租到最便宜的房子。”

“结果,我在城中村那个被称为破败不堪垃圾场的地方认识了苏焕,我们两人同住在一间屋子里,你知道她每天下班回来给我做饭吃,她做的饭可好吃了,都是那种家常菜,虽然她偷穿我衣服,当时我挺生气的,可现在我想想,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她给我做饭吃,还帮我捏脚,教我怎么做饭,我没有家,我亲生父母都不要我了……”

“我知道,我知道,荞荞,我知道,别说了。”宋卓红了眼圈。

“我这么做就是告诉戴遇城,苏焕不是一个人,我不希望戴遇城把事情做绝。”撸了一把自己的脸,蓝忆荞又说道:“到现在我在这里睡了一天多,我还不知道苏焕怎么样了呢?”

“打给电话给她。”她到处找自己的手机,却没找到。

“你手机被谭总给你拿走了,她不希望有谁影响到你的休息。”宋卓对蓝忆荞说道:“你有她号码吗?我帮你打一个给她。”

“知道。”

宋卓掏出手机,蓝忆荞报电话号码,宋卓拨出去,电话那一段却是关机状态。

“关机。”宋卓对蓝忆荞耸耸肩。

“算了。大概她有事吧。”蓝忆荞说道。

这个上午,宋卓和小阎一直都在病房里陪蓝忆荞聊天说笑,退了烧,又睡了个好觉,蓝忆荞的精神其实挺好的。

只是早餐她吃的太淡,又加上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她肚子里空空的就想大吃一顿。

“我烧已经退了,能不能给我整点好吃的?”她央求两位闺蜜。

“行,你说想吃什么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小阎答应的很快。

“嗯,一大盘红烧牛肉,一盘虾,一盘炖肘子,一盘……”

真是个猪。

像饿了八天八夜似的。

正甜滋滋儿报着自己想吃的大鱼大肉,小阎的手机响了。

他立即接通电话:“妈……”

“……”

“嗯,您没记错,今天是周六。”

“……”

“啊?现在啊?不行,我……”

“……”

“我跟医院照顾病人呢!挂了妈!”小阎立即挂断电话。

“怎么了?”蓝忆荞问道。

“是呀,什么情况?”宋卓也关心的问道。

“没事。”小阎笑笑:“你们两个在留在这人,我出去饭店里订餐。”

正要出去,手机又响了。

小阎接通:“妈……”

“……”

“啊?”

隔了半晌,他挂点电话,难为情的看着宋卓和蓝忆荞:“……”

“没事,你回去吧,别让你妈等急了,宋卓一个人在这儿陪我就行了。”蓝忆荞催促小阎回去。

“老太太想见的不是我……”小阎耸肩。

宋卓指了指自己,然后看着小阎。

小阎点头:“主要我奶奶,她是我大伯家和我家轮流一年的,这不我奶奶该去我大伯家了,她想见见孙媳妇。”

“去吧。”蓝忆荞比较善解人意:“毕竟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见一次都不容易。”

宋卓:“那你怎么办?”

“我一会儿跟医院里吃就行了呀。”蓝忆荞笑道:“本来今天就是星期天,你们俩上班上了一周了,都挺累的,这不陪了我一上午了吗,我能走,能动,又没什么大病,发个烧而已。那那么娇贵呢。”

尽管蓝忆荞很想吃一餐大鱼大肉,可她还是把两闺蜜给劝走了。

小阎和宋卓走了以后,一个人在奢侈的跟酒店似的病房里也怪无聊的,而且这个时候还不到十一点,距离医院吃饭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呢,闲来无聊她便穿着一身病号服出了病房在长廊里晃悠。

这所医院是谭氏集团投资的私立医院,来此就医或者疗养的病人大都是有钱有身份的,所以这所医院不似寻常医院那般的吵闹。

整个长廊挺幽静的,她站在靠窗的地方扶着栏杆向外看。

外面的景色十分优美。

“嗨!小姐,你好啊。”一道男声在跟她打招呼,蓝忆荞寻声望去,是一个手臂上缠了绷带的年轻男人。

男人很帅,身形高大,至少一米八多,看气度也像个有钱人。

男人的年龄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嗯?”蓝忆荞看着男人,回应了一下。

“你是这个病房里的?”男人问道。

“对呀。”蓝忆荞礼貌的回应。

“你什么病啊,我来这里住院一个星期了,好像没看见你?”男人指了指旁边的长椅示意蓝忆荞:“坐啊。”

“我昨天刚住进来的。”蓝忆荞也坐在了长椅子上,和男人聊起天来。

男人的长相很阳光,属于一说话就笑的那种。蓝忆荞问他:“你的胳膊怎么了?”

“开车的时候,一不小心我的车亲了前面那辆车的屁股一下,结果胳膊就成这样了。”男人幽默说道。

“哈哈!”蓝忆荞被逗乐了。

她不是个善谈的女孩,但这也不妨碍她交朋友,她本身就是个朋友很少的人,所以有人和她交谈,她还是感到蛮快乐的。

更何况这个和她交谈的男人聊起天来又幽默又风趣。

两个病友坐在长椅子聊了十来分钟,倒也挺投机的。

“可以留个手机号码么,美女?”男人适当的问她。

“啊?”蓝忆荞可没想到就聊了会天儿,男人会问她要手机号码。

“加个微信,交个朋友,以后我有朋友聚会啊一起外出游玩什么的,也都带上你。都是年轻人嘛,朋友多了在一起玩的才更嗨。”

“好啊。”

蓝忆荞其实挺喜欢交朋友的:“就是我手机没带在身边,你先记我一个手机号码吧。”蓝忆荞一边说,一边正要报自己手机号码。

男人这边掏出手机,点开,按输入键。

“一三八……”

“一三八……”

“对,然后一六……”正报了一半,蓝忆荞的唇突然被人堵上,然后腰间被一双健臂一搂再一提,然后她整个人便被提了。

“你……你怎了来了?”蓝忆荞颇为意外。

搂着她的人也不说话,只肃穆了一张脸搂着他前行。

“你谁呀!”身后用白纱布拖着半边胳膊的帅男人在身后猛然呵斥谭韶川道。

谭韶川也不理,只搂着蓝忆荞继续前行。

“你给我站住!你谁呀你,一上来就搂着人姑娘往前走!这是医院,到处都是报警装置!你给我站住!”白纱布男心里挺窝火的。

这姑娘长这么漂亮,一张素颜的小脸白白净净的十分的惹人恋爱,跟她聊会天稍微说点逗乐子的话,就能惹的她开怀大笑。

这样的女孩谁不喜欢!

他要了个手机号码才要一半呢!

谭韶川被帅男的一生叱呵果然站住了,他搂着蓝忆荞缓缓的转身,看着带着白色绷带的帅男。

然后看了看蓝忆荞,蓝忆荞无辜的窝在他怀中,不解释。

她就是坏!

谭韶川带着一股子火药味的语气对对面的帅男说道:“我是她老公!”

帅男人一愣。

继而他质疑又行侠仗义的语气:“不对!早上那个从她病房里出来的明明是个胡子拉碴的丑男!我看到他从这病房里出去,他出去的时候跟护士说他是这位姑娘的男人!那明明是个丑男!你到底是谁!”

谭韶川:“……”

------题外话------

还有一更,不会食言

推荐潇湘微雨甜爽文《彪悍农女病娇夫》

养猪场工作的韩一楠,被猪蹄子绊倒魂飞异世

重生异世,变成了一个奶厌爹恶的小傻子

祖母要丢她喂狼,爹要打死她,畜生不如的亲人要来干嘛!

打猎果腹换银钱,顺手在小树林里拾得病娇美人儿一枚:长得让人犯罪!

病娇美人轩辕玉晟除了那张脸能看,五谷不分,生活更是不能自理

怎么办?就当一只好看的猪养着呗!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看女主牵着美男的手,一路发家致富,收获甜美的爱情,美满的婚姻!

新文正在2P中,活动请看文内48章题外,奖励丰厚哦!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