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果汁真好好(1/1)

“谭先生!”曹瑜猛然站起身来,冷冷的语调说道:“请你自重!”

“你……”老头没想到驴脸呱嗒的女人突然之间腰板挺的这么直!

“以曾老弟。”这个时候,楼梯处传来一声苍老低沉的声音。

谭以曾姚淑佩以及其他人都顺着楼梯向上望。

谢氏老董事长谢衡春正在缓缓下楼。

老头算下来比谭以曾年长了七八岁,如今七十有五,再加上常年的思女心切,老头儿看上去更像个耄耋老人。

“老哥哥。”谭以曾上前两步喊道。

“以曾老弟。我们兄弟俩这十年来都鲜少见面,今天打电话让你过来,就是想和你好好的唠嗑唠嗑,你这急脾气也该改一改了,要不然对心血管都不好不是?你瞧瞧你比我还年轻了七八岁,可你每个月都得去做血管透析,你说你图什么?以后啊,少动怒。”谢衡春比谢老太太太要委婉的多。

在看待苏焕这件事上,他也相对中立一些,老头不喜苏焕是不喜,但也不会像老太太那般讨厌的鼻子眼里都是。

至于曹瑜,老太太非要认亲。

老头心里不太情愿。

因为他对曹瑜实在是没有一点亲人的直觉,有时候他心里会生出奇思怪想的念头,就拿曹瑜和苏焕相比,他会一忽儿间觉得曹瑜不如苏焕更让他有亲人的直觉。

但也只是转念之间。

这个念头一旦过去,他还是挺讨厌苏焕的。

主要苏焕太虚荣!

太寒酸!

太上赶着!

一点都不矜持,一点都不高贵!

苏焕要真是他们的亲孙女,他们谢氏一门可真就成了家门不幸了!谢老爷子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生活在淤泥之中的苏焕。

反观曹瑜则不然。

她有傲骨,性子冷清,从不讨好奉承人。

老太太最喜欢这样性格的女孩,说要认孙女老头也就随了她了。

无论如何,算是给老太太一个安慰。

人之将死了的年龄却依然膝下空空,没有人能体会他们老两口子在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中的时候,是怎样凄慌慌心境。

要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虽然明知道曹瑜有可能会是他们的亲外孙,但他们老两口子也不能承认,三十年前,斜眼子女儿走失的时候,那段时间因为前来登门认亲的太多,老两口子便宣布,他们的女儿已经去世了。

这个时候再对外宣布,曹瑜是他们的亲外孙,这怎么说得通?

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认曹瑜为干孙女。

既认了干孙女,也正好趁着馨儿生日这个机会。老夫妻俩想要和谭以曾说道说道,解除谭以曾对瑜儿的误会。

“老哥哥,您慢着点下。”谭以曾脾气是暴躁,但是该有交情他却懂得维护的。

将谢衡春从楼梯上扶下来,谢衡春径直走向曹瑜,坐在她身边,看着谭以曾和姚淑佩说道:“以曾老弟,淑佩弟妹,跟你们解释一下啊,这是我们老两口刚认的干孙女,曹瑜。”

谭以曾:“……”

姚淑佩的面上没有任何浮动。

别说谢衡春认曹瑜为干孙女了,就是他们现在宣布将谢氏集团的资产划给曹瑜一半,姚淑佩也相信。

她不经意和自己外甥女姚茵茵互对了一眼,在心里轻蔑的笑了。

终究她的猜测是对的。

韶川儿表面上看着对曹瑜挺漫不经心的,就连自己老头子都几次三番对曹瑜下狠手。

可实际呢?

这个曹瑜还不是得到了谢老太爷子的庇护?

既然能明确了目标,以后的事情自然好办多了,什么谢老太爷庇护,什么戴遇城亲自为她保驾护航?

还不都是韶川的安排!

她姚淑佩也一身的匪性!

该出手时绝不手软!

决不会顾及什么谢老爷子谢老太太!

不过,表面上却已经笑吟吟的来到了曹瑜的跟前:“瑜儿啊,你别跟个老头子一般见识,啊,孩子!老头子就是个驴脾气。”

谭以曾:“……”

自家老太婆到什么时候都知道给自己找台阶下,如此以来他倒不用难为情又违心的去跟驴脸道歉了。

“认干孙女自然是好的呀,以后老哥哥老嫂子你们两个膝下也就不那么落寞了。”谭以曾坐在沙发的对面,形色自然的恭维谢氏老两口子。

他就是骂曹瑜驴脸了怎么滴?

反正都骂过了!

还赶他走不成?

语毕

他又转过头来看向蓝忆荞,姚丽莉以及姚茵茵:“你们三个人也坐这里吧,和馨儿好好玩一玩,今天馨儿是小寿星呢。”

姚丽莉:“……”

傅馨儿:“……”

蓝忆荞是个比较有眼力见的小姑娘:“老谭总您就别为难我了,这是我的一份工作,我既然来了就要努力把这份工作做好,所谓工作不分贵贱吗,无论任何工作半途而废总不好吧。您说对吧?”

谭以曾看着蓝忆荞。

心疼又心酸。

这孩子,再可怜她都能在人前做到不让人可怜。

“去吧,别太累。”他点头道。

“好的,那我先去忙了。”语毕,蓝忆荞和苏焕两个人同时被秦嫂带了下去。

客厅内四位老人在谈论一些什么蓝忆荞和苏焕自然是听不到,但是有一点蓝忆荞能确定。

那就是曹瑜的身份会增长。

虽说是亲秦嫂将她和分发下去了,但实际上两人就是打杂的,谁忙了就呼呵一声,后厨忙去去后厨,酒杯需要洗了就洗酒杯。

蓝忆荞一边忙着干活一边对苏焕打趣:“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这个家的主人,我发现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尚不如秦嫂。”

苏焕倒是承认的坦然:“是呀。”

继而,缓淡一笑。

“荞荞,隔了两个月我才明白你当时在大院里,我们两个人合租那时候你跟我说的那些话。”

“可惜!晚了。”蓝忆荞轻叱。

“我太爱他了不能离开他。”苏焕抿了唇,垂首说道:“只要能在他身边,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能看到他……”苏焕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爱的人是傅馨儿,他在等傅馨儿长大,到时候你怎么办?蠢猪!”

“所以……你今天准备的怎么样?你两手空空的进来了?”苏焕期待的眼神看着蓝忆荞。

蓝忆荞朝她鬼机灵一笑:“我要让你们都看出来了,我不成了傻逼么?不过我事先告诉你苏焕,如果她不先对我动手,我不会对她动手的,因为我不想我的男人天天给我收拾烂摊子。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补清。”

苏焕点头:“嗯嗯。”

两个人在这边一边擦酒杯,一边窃窃私语的时候,另一端,傅馨儿的卧室里,傅馨儿也正在和姚丽莉秘密筹谋。

“你承诺给我带来的东西带了么?”傅馨儿居高临下的问姚丽莉,不等姚丽莉回答,她便说道:“如果你没带来,我今天请她来家里岂不是白请了!”

“馨儿小姐,你就放心吧!那东西非常难弄,市面上根本买不到,黑市里卖的纯度又不高,我这个,烈的很!我保证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嘻嘻。”

姚丽莉一想到自己在商场被蓝忆荞骗去穿情趣内裤,差点把她的嫩肉夹烂。差点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骚叫连连。

她对蓝忆荞就有一股冲天的恨意。

“你姑父不是说了么,让她和我们在一起玩儿,就让她跟我在一起好了,这样更容易下手,姚丽莉,你去喊她,我懒得理她,更懒得沾染她,反正除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都是你和她扯不清楚,不关我事的哦!”傅馨儿在学校里是个品学兼优十分清洁的好学生。

而姚丽莉则不同,姚丽莉是个小太妹。

傅馨儿一边看不起姚丽莉,一边要利用她,一边还得不能和自己沾上边。

她就是要躲在最清白的地方,看好戏。

“你呢?”姚丽莉的心中有点怵,她是知道蓝忆荞的厉害的。

“我?管我什么事?”

傅馨儿耸肩:“不是你要收拾她吗?我给你个收拾她的平台啊,在我家,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要是惨不忍睹了,多好玩啊?但我自己是不屑于干这种低级下流事的。”

姚丽莉:“……”

“不愿意做?”

傅馨儿丝毫没有把姚丽莉当同学的表情:“不愿意做就赶紧我从家父滚,如果被阿城知道了我邀请个小太妹到家里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阿城肯定会打我!”

“没,没有不愿意。我……只是想你能稍微掩护我一下……”姚丽莉恳求道。

“掩护你?”傅馨儿笑了。

继而转身走了:“怎么可能!”

走了两步,她又停顿了,回头看看姚丽莉:“好吧,我给你提供个方便,但,你得向我保证,一定要戏码足够精彩,最好她能像个母狗似的,翘着尾巴趴在大庭广众之下爬来爬去,那样更有意思,诶对了。你不是小太妹吗?你有认识社会上不三不四的长得特别丑陋的那种猥琐男吗?你这种人应该认识的哦?如果认识的话,找几个,找到的越多越好。”

姚丽莉:“……”

她觉得自己足够狠辣,在自己几个玩得好的铁哥们铁姐们面前,他们都叫她小辣椒。

但她没想到,这个不吭不响的一脸纯然的傅馨儿比她狠心多了。

隔了半晌,她才机械性的回答道:“哎,我……我试试找一下。”

“我现在负责把她喊过来。”

傅馨儿若无其事的笑着对姚丽莉说道:“你负责药效的猛烈程度,如何?”

姚丽莉点点头:“药效方面你放心。”

“好!”傅馨儿推开门下楼。

来到后院处的后厨,便看到了正认真的刷酒杯,擦酒杯的蓝忆荞。

傅馨儿来到她跟前,蛮横的语气指使蓝忆荞:“你!给我过来!”

“诶!”蓝忆荞起身,恭敬的说道。

“荞荞……你不这儿安心的擦酒杯,洗酒杯,你干嘛去?”苏焕比较担心蓝忆荞的语气。

“没事,我答应馨儿小姐的,她有权利随时叫我,而我要随叫随到。”蓝忆荞淡笑着回答苏焕

苏焕心有担心,但也插不上手。

只能暗含心事的看着傅馨儿带着蓝忆荞回她卧室。

半道上傅馨儿还平和的对蓝忆荞说道:“我谭以曾爷爷和我说了,让我们几个年龄相仿的在一起玩儿的时候带上你,这不,我出来喊你来我的卧室玩。”

“哦,谢谢馨儿小姐。”蓝忆荞很显得毕恭毕敬。一路上跟着傅馨儿来到楼上她的卧室,蓝忆荞笑着问道:“馨儿小姐,是让我帮你一起穿今天的礼服么?”

“把这杯果汁喝了。”傅馨儿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厌恶情绪,只直接逼蓝忆荞喝果汁。

“喝了这杯果汁!”

傅馨儿又命令式的口吻,语毕他脸上带着一种很是轻蔑的笑容:“哟!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囚也有怕的时候?难道你怕我在你的果汁杯里下药不成?”

她似有若无的激将法,对蓝忆荞真管用。

蓝忆荞立即说道:“怕你给我的果汁下药?怎么可能!”

语毕,她端起傅馨儿指的那杯果汁,送到嘴边,一扬脖子,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完,喝完之后,她还砸吧嘴说道:“这果汁真好喝。”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