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抱她去洗个澡(一更)(1/1)

曹瑜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整个头垂下去,任由围了她一圈子的路人对她又指点又骂,还对她吐口水。

她就是不动弹,也不反驳。

一个女人被围攻成这样,看着也着实挺可怜的。

“你为什么不走?甘愿坐在这里被人骂?”宋卓蹲下身去,极为不解的看着曹瑜。

她是恨曹瑜。

因为明明都说好的就演一场戏,而且谭总给她的报酬也高的离谱。

一个亿!

那是足够曹瑜好好生活两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谭总是个有良心的人,他不愿意为了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而去毁了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所以才会给她提供如此高额的报酬。

以及保证她以后的人身安全。

然而

是谭总的仁厚滋生了曹瑜的贪?

她只知道谭总的钱这么好钓,轻而易举一个亿到手了,却不知,谭总是个多精明多狠厉多决绝的商人。

曹瑜不知道。

所以她只一味的去贪了心的想要得到他这个人!

宋卓就是恨曹瑜的这种贪。

有了钱,还想要人。

但宋卓终究不是一个坏心眼儿女人,相反她平日里一向都是知轻重懂分寸,在公司里尽管是谭韶川身边的人,她却从不多嘴撩舌,从不仗势欺人,从不道人是非。

她是个很能包容别人的女孩。

这一时刻,同为女人,宋卓看到曹瑜坐在地上跟待宰的羔羊一般,让她一下子涌起了一种女人最基本的同情心。

曹瑜抬起头。

也顾不得她曾经多么恶心宋卓,更是顾不得的宋卓是不是看她笑话了。她只极为尴尬的说道:“我裤子……臀部裂缝了,我不能站起来,一站起来就走光……”

“噗!”宋卓差点点就笑出来。

曹瑜说完便又垂了头。

她在谭韶川办公室内被谭韶川冰凉的羞辱了一顿,又被谭以曾带着两个安保将她轰出谭韶川的办公室的时候,整个谭氏集团的职员都能看到她。

当时她从八十八层高的楼上跳下去的心都有。

然而,两名安保太彪悍。

她挣脱不了。

而且,身旁还跟着暴躁怒骂的谭以曾。

“保洁,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把这个驴脸浪骚货从这里轰走之后,立即整个过道给我打扫一遍!”

曹瑜:“……”

屈辱的泪汇流成河。

就这样跟个犯人似的她被安保强拉硬拽的拖出了海川大厦。

到了大门外就是主干道大街了,曹瑜虽然不是一线大明星,或许站在光天化日下没人认识她,可她也不想自己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她暗暗的攒住劲儿,猛一向外挣扎。

还真被她挣脱了。

她飞跑出去好几米远。

终于脱离了安保控制的同时,她发觉她的裤裆裂开了。

大庭广众之下,她一个成年女人,不能够穿着开裆裤乱跑吧?

她只能席地而坐,紧紧抱住膝头。

幸好安保没再来驱赶她。

而是任由她被一群人围住,各种谩骂,各种口水,各种指点。

她曹瑜一向自恃清高,就连公司里为了要给她一些资源让她去陪大老板吃饭她都从来不同意,一直一直,她都保持着自己的清高和傲骨。

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当街被人当成小三给群起围攻。

还被她的仇人看到了。

这一刻,她把宋卓当仇人的。

却又对宋卓抱有一丝希望。

希望宋卓能解她尴尬之围。

宋卓没说什么,她不是一个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人。

她虽然冷着一张脸,却也将自己穿在外面的长款外套脱了穿在曹瑜身上,拉起她。

然后对围观者说:“都散了,都散了吧!”

人群看到宋卓衣着不凡,说话又沉稳不慌,也就不再继续看热闹了。

而远远的,却有一双眼眸在宋卓和曹瑜的身上停驻了许久。

宋卓将曹瑜拉到一处僻静的角落里问她:“你一个人能回去吧?”

曹瑜:“……”

宋卓也不想等曹瑜的回答,反正已经解了她的尴尬,帮了她一次也算自己仁至义尽了。自己一转身准备去对面的商场给荞荞买衣服去。

“等等!”曹瑜在身后叫住她。

“什么?”宋卓冷了一张脸回头看着她。

“为什么谭总,你,你们那么讨厌我?”曹瑜不甘心。

宋卓被气笑了:“我们为什么要喜欢你?”

真是的!

难道高冷孤傲就是自恋?

你自己高冷孤傲别人就必须喜欢你巴着你仰视你?

真奇了怪了!

还高冷!

蠢!

曹瑜:“……”

宋卓对她不耐烦一笑:“好自为之。”

“那……我的佣金?”

“在商言商,谭总只按合同办事。你的佣金已经被你自己作没了,不好意思。”语毕,宋卓再也不理曹瑜,转身走了。

曹瑜看了宋卓背影很久。

另一边,远远关注她们两个人身影的女人也进入了海川大厦,一路来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姨妈。”

姚茵茵一手捂住唇,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跟你说啊,那个曹瑜不是被当着公司所有的人面儿被轰出去了嘛,你让我出去盯着点,我果然盯出端倪来了。”

“怎么说?”那一端,姚淑佩陡然从沙发上坐起,问道。

“曹瑜被轰出去了却一直不离开大厦的门口,没过半小时宋卓出去了,她来到曹瑜的身边脱了自己的衣服给曹瑜穿上,送她走了。”姚茵茵将自己肉眼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报告给了自己的亲姨母。

末了,她添了一句:“那分明是一副关心主子的殷切态度。”

“哼!”姚淑佩一声冷哼。

继而说道:“川儿那个人太过于狡猾,他之所以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儿把曹瑜轰出去,其实就是想让你,让我,想让姚家人看看,他并不在乎曹瑜!他那是保护曹瑜呢!”

姚茵茵:“韶川哥这么爱她?”

姚淑佩感慨:“川儿是个长情的男人,他那个人不爱则已,一旦爱上一个女人,就是一辈子……”

“姨妈,我……我能不能现在去找一下韶川哥?我来了这里工作韶川哥就出差了,这一去就是一个星期,我都还没见着他人呢。”姚茵茵有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

“不去!”被姚淑佩立即阻止了。

“姨妈……”姚茵茵撒娇。

姨妈和姨夫两人都疼她,从小把她当谭家的女儿一样的抚养,她也在姚淑佩面前撒娇撒惯了:“你就眼睁睁看着韶川哥被那个曹瑜抢走?”

“不是我看着他被别的女人抢走,川儿我还是很了解的,他这个人冷静,心狠,做事情向来都是不动声色,城府深厚,他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女人,但,一旦喜欢上了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姨妈是觉得你已经没有机会。”

“是这个原因吗姨妈?”姚茵茵冷哼一声反问道。

“当然不完全是。”

姚淑佩算是较为坦白的老太太:“在你三哥亲表哥和他的斗争之中,姨妈会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势必把韶川扳倒。然后从他手中夺回谭氏集团的主宰权,到时候,他可就没有现在这么风光无限了,而仅仅只是你姨夫一个外室所生的不被承认的私生子罢了。到那时候,你还想嫁给川儿吗?如果你想嫁给川儿,姨妈向你保证不伤害川儿的性命,只要你们不参与谭氏集团的事务,姨妈保你们小夫妻俩一辈子生活无忧,你愿意嫁给韶川吗?”

姚茵茵:“……”

她没想过这样的问题,她没想过有一天姨妈能扳倒韶川哥。

她不敢想。

“愿意嫁给一无所有的韶川吗?”姨妈又逼问了姚茵茵一面。

“……”姚茵茵不语。

“这不就对了。”姚淑佩看透了外甥女似的,她不是个大公无私的老太婆,相比自己的亲外甥女,又是自己一手带大的,等同于亲闺女一般,另一个是情敌和自己老公生的儿子,她自然是向着自己的亲外甥女的。

姚茵茵还想问姨母,你斗得过韶川哥么?

但她没敢说。

她只将她这几天偷偷观察到的事情汇报给姨母:“姨妈,我还发现一个情况。”

“说!”

“谭氏虽然被韶川哥做的风风火火,可谭氏的股票却在下跌你知道吧?”姚茵茵问姨母。

“知道。”这个事情她也觉得奇怪。

“我发现韶川哥私底下在抛售他自己名下的股份哎。”姚茵茵的声音很小很小。

“什么!”姚淑佩始料不及。

“估计是怕您发现吧,他都是抛售给外地一些不知名的小公司的……”别看姚茵茵才来了一个星期,但她观察到的事情却不少:“他们本来都想瞒着我,可我机灵呀。”

姚茵茵在姨母面前沾沾自喜:“我上厕所的时候,跑到男厕所里蹲了一个上午偷听到的消息。谁能想到我一个女的会去男厕所呢。”

姚淑佩:“……”

她要对亲外甥女刮目相看了。

“知道了,等以后你三哥表哥攥紧了谭氏集团的大权,而咱们姚氏的企业也能东山再起的时候,我给你争取一份继承权。只会比姚丽莉母女两人加一起的多。”

“谢谢姨妈。”姚茵茵高兴的说道。

收了线,姚淑佩马不停蹄又拨通了一组电话:“马上把我们手中的股票抛售,尽快!不能拖!”

那一端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姚淑佩继续说道:“韶川这是要把谭氏集团掏空,然后中饱私囊!我们必须得在他掏空之前尽量套现,最起码钱先攥手里然后保住姚氏,姚氏现在和佟博翰合作以后翻身的机会很多,以后姚氏壮大了,回头他们三兄弟再来重拾谭氏也不晚。”

那一端:“明白了,夫人。”

收了线,姚淑佩自言自语的说道:“川儿啊川儿,我没想到你这么狠!为了对付大妈我,你竟然连祖上基业都敢毁!”

而另一端谭韶川的办公室内,谭韶川尚不知道大妈姚淑佩已经开始落入他布好的圈套内。

他依然端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对面一身乞丐服的女孩也趴着。

“你工作啊,我看着你。”女孩脸上灰扑扑的泥土丝毫不掩盖她的美貌。

被她这样一双满意,享受,又花痴的眼神的注视下,男人看似稳若泰山,实则已经没有心思再忙于公务了。

抬眸端详着她一副乖巧又堪怜的小模样,谁又能想到她却是个先下手为强,一路披荆斩棘极为彪悍的战败她的情敌们,然后将他牢牢的攥在手心里呢?

她竟然还能这么无辜的表情?

穿了一身脏不溜丢,大脚趾头都露在外面的破败不堪的服装。

她还能这么自信!

真成!

男人在心中无比感慨的笑。

索性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务,起身来到她的身边,一个俯身将她捞起。

“你……又想干了?”他刚才是一点准备都不给她留,一点都不哄她的情况下突然进来的。

她疼。

“去给你洗澡,你身上实在是太臭了,我忍受不了了。”男人丝毫不开玩笑的语气说着,便抱她进入了内室。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

推荐好友文《boss宠妻:家里有矿!》——月下梓汐著。

【本文1v1甜宠,无大虐,腹黑老公大战开挂小千金!】

她,华悠悠,盛家正牌千金却被人设计于大婚之日失去所有;

他,君峻屽,君家继承人却因继母诬陷而失去了继承资格;

“悠悠,我想娶你。”

“不好意思,我没看上你。”

“我家里有矿。”

“好的。民政局见!”

婚后。她恃宠而骄,他宠妻无度。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我知道。”

“那你娶我做什么。”

“疼你。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