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砸了曹小姐的场子。(1/1)

女孩熬了一整夜,睡着一个多小时正是进入深睡眠区的时候,男人这样抱着她,她竟然也没有醒的迹象。

只沉睡的面容甜甜的呓语:“老公,快进来呀。”

男人捧住她臀瓣的力道都大了几分。

女孩似有感觉,一个翻转双腿盘住他的手腕,将男人温润又粗粝的大手死死卡住。

男人:“……”

他想她,等同于她想他那般。

四五天不见她,再看她时候仿佛觉得她瘦了一般。

她其实饭量不小,算是一个吃货。

只是她怎么吃也吃不胖的那种,再加上这几天里对他的日思夜想,导致她有些黑眼圈,就显得眼眶下陷了,看上去整个人像瘦了一样。

男人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出差了小一个星期,本就蓄存满满,此时此刻更是犹如一头备战已久的狼王一般。

然而,女孩睡得太熟,太香甜。

他不忍心弄醒她。

弄醒了她必得几个小时的厮磨,一早还要起来上班,她受不了。

而他,一个星期没在公司里主持大局了,他也得一早就去公司开每周例会。

强忍着一波高过一波的火势,男人轻轻的将女孩放入被窝中,为她盖好被子。

就这么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她。

女孩一头短发黑亮而浓密,枕在他的枕头也是铺满枕头,闭上眼睛的她的睫毛像两枚小刷子,精致,浓密,漂亮。

男人看不够她。

一转身,还是拎着公文包快速下楼了。

室外。

司机老钟还在等着他。

男人上了车,老钟很不解:“少总,您回来这一趟是干嘛的?都到这个时间点了,您不直接去公司,休息室里休息个三五小时,早上开会也不至于那么疲倦。您母亲不在了,没人关心您,您得自己个照顾好您自己,这么大的谭氏集团少了谁都成,唯独不能没有您……”

“谢谢您,钟叔。”谭韶川看着老司机,由衷的谢道。

“一会送你去公司,你好好休息,八点半的时候我准时来给你送早饭。”老钟又提醒了一句。

“好。”语毕,男人闭眼稍作休息。

老钟专注开车。

早上七点半,蓝忆荞被第三次闹铃吵醒。

说实在她后半夜睡的还是非常香的。

而且还做了美美的梦,醒来的时候她都有一种错觉,以为男人就在身边呢,转身看了一下,偌大的他的大床,依然只有她自己。

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略收拾了自己,她便匆匆忙忙下楼吃早饭,继而挎了包骑上电驴便去公司上班去了。

到公司的时候,距离上班还差两分钟。

点儿掐的真准,幸亏是骑电驴来的,要是乘车或者自己开车,铁定了得迟到。

这就是电驴的好处,无论何时都不堵车。

她调皮的吐了下舌头。

被公司里两名略微年长的同事看到了。

蓝忆荞从她们身边走过去之后,俩人开始窃窃私语。

“真没看出来,看着挺纯洁的,年龄也小,很是少不更事的样子,怎么就是个……三呢?”

“现如今有个名词叫绿茶婊听说过没?说的就是这种看表面一脸无害,实际专门利用自身的单纯无害的外表勾人男人的女人。”

“真是防不胜防哦。”

蓝忆荞是听到了的,但她并不觉得是在说她,人多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是非就多。无论哪个公司,一个公司里或多或少总会发生一些这样八卦的事情。

她只当是茶余饭后的闲言碎语压根不放心上。

作为一个刚进入公司工作不到一个月的新人,她不会参与这些八卦其中。

来到自己部门,将自己上一周的收获绘制成的图稿交给自己的总监,这个上午她没有出去跑市场,而是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坐了一上午,录入电脑,看一些时尚资讯,看公司里一些成型的款式。

以及,偶尔空闲时候,她会十分想念谭韶川,甚至有忍不住要给他打电话的冲动。因为知道他今天回来本市了,知道他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知道他就近在咫尺。

恨不能一下子就飞到他身边去。

但,她也知道周一是他最忙的时候,她不能一点都不懂事的去打扰他。

就这么忍着,一个上午也就过去了。

下午,她和同部门的另一个设计小助理两人一起去了公司品牌所在的一家商场里去做市场分析。

一路上,小助理对她问东问西:“蓝忆荞,你的名字很有诗意很好听哎。”

“谢谢。”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蓝忆荞还是不太善于言辞,并且很能沉得住气的一个女孩子。

“你的名字和你一人一样漂亮。”

“漂亮么?”蓝忆荞问。她知道自己漂亮,但她极少数化妆,一直都是素颜,再加上她又剪了个女囚发型,以至于极少人能在第一眼就看出她出众的美貌。

“是不是男人都很喜欢你这样类型的啊?长相乖巧,柔顺,皮肤又好,看上去很纯的样子,无论未婚还是已婚的男人,都不讨厌你这样的嗷?”小助理是一种很羡慕的语气。

蓝忆荞:“……”

“哎,听说你跟苏瑾延认识?”小助理越说越来劲。

“苏瑾延是本市大时装企业楚双实业公司老板的女婿诶,他不仅人长得帅,业务也是一流的,听说他是他老婆倒追的他哎,我觉得他胆子挺大的,在他岳父的手底下谋生,竟然还敢……”小助理滔滔不绝的讲着讲着,突然发现蓝忆荞不见了。

一抬眼,看到蓝忆荞正在不远处接电话。

小助理跟了过去。

“哎,哎,现在是吧,行行行,我马上过去,大约四十分钟能到。好的,白白。”蓝忆荞收了线,一抬眸看到小助理一脸好奇又八卦的神色。

“不好意思小朱,我今天不能和你一起做市场分析了,下午有个事儿得请假,走了。”蓝忆荞匆匆跟朱助理说完之后,便挎着包走了。

这个电话是剧组打给她的,说是今天有一场曹瑜需要做替身的戏,让她马上过去。

毕竟收了人五万块钱,她务必得去。

她是个十分讲究个人信誉的女孩。

临开电瓶车之前,她打了个电话跟设计总监请了假。

设计总监欣然应允。

蓝忆荞一路开着电瓶车来到了西郊庄园的一处影视剧搭景处。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准备到位,曹瑜在经纪人和她贴身小助理的陪同下,正在自己的独立休息室休息。

和蓝忆荞交代戏份的是导演和副导演两人同时一起。

“小姑娘,今天下午要拍的这场戏是女主前期无家可归,穿的流浪儿的衣服混迹在天桥底下,和那些异性流浪儿住在一起,被几个不怀好意的叫花子看出了她的女儿身,便群起攻之想要强奸她,是这样一个场景。”

“我知道。”

蓝忆荞点头:“就是要换脏衣服,把自己弄得很脏很脏是吧?没关系,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一切按照你们的要求来。”

“乞丐服给你准备好了,你自己想法子带在黄土地上打滚,把自己里里外外包括鼻洼子里都弄脏,头发也是,脸上抹黑点,然后还有啊,几个男人要扒你的衣服,那场面有点过,你能接受吗?”导演有些担忧的问道。

“是演戏,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不是吗?”蓝忆荞问道。

“当然!这就是演戏。”导演肯定的说到。

“那我怕什么?不怕。”蓝忆荞笑了。

“好,你去准备准备换衣服去吧。”导演吩咐她,继而又补充了一句:“不是一条就能过的,有时候要拍一下个无,你有心理心理准备吧?”

“放心吧!”蓝忆荞爽落一笑,便跟着道具人员进去换衣服了。

衣服换好后,她没急着去黄土地上打滚把自己弄脏,而是打听着来到了曹瑜的休息室。

“滚出去!”曹瑜对她毫不客气。而且她赶人的水准特别高,她一点都不动怒,而是冰冷着一张面孔,话语也很平静。

“那个,曹小姐。”蓝忆荞露出一张诚惶诚恐的笑脸:“我就是跟你说一下,谭总他出差回来了,只是没回家而已,下了飞机就去公司了,他现在在公司里。”

“什么?你怎么知道?”曹瑜猛然一回头,问道。

“嗯,碰巧了他的法律顾问为了他女儿的事情打回来一个电话,我在旁边听到了。”蓝忆荞依然虔诚无比的语气,而且补充了一句:“我刚才打听到了,今天下午都是我这个替身的戏份,没有您的戏份啊。”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曹瑜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就是想让您知道啊,您不赶我离开谭总,会对您有好处的,我虽然是个小保姆,但我能起到大作用的呀。对不啦。”蓝忆荞穿着一身乞丐服,在曹瑜面前绘声绘色的说到。

曹瑜:“……”

一个快速起身,她走出了她的专用休息室。来到导演跟前打了声招呼便匆匆走了。

导演也无可奈何。

小明星一贯如此高冷,以前没人捧她的时候,她都是这么轴,现在有戴遇城这样的大金主给她撑腰,谁敢得罪她。

反正她今天下午也没戏。

爱去哪儿去那儿吧。

“小替身,你快去打滚,一会儿马上就开机了。”导演喊蓝忆荞道。

“好的导演。”蓝忆荞听话的去黄土地上打滚去了。

说实在的,这滚儿打的,她受得了,她以前在监狱里的时候,别说黄土地里,粪坑里都被人设陷过。

何况黄土地呢。

而且以前小的时候,她听妈妈说过,妈妈也曾要过饭,也曾无家可归过。

她现在就当是在品尝一下妈妈曾经的生活了。

半个小时下来,她在黏湿的黄土地上将自己捣鼓的,还真的很像个乞丐模样。

“还不错。”导演看着她,然后对其他工作人员说:“开始吧!”

这是一座阴暗潮湿的高架桥下面,高架桥的另一端是即将开工的工地,这一边距离住家户小区也很远,这样又脏又乱又差的高架桥下,却住着十几名流浪人员。

十几个犹如饿狼一般的流浪粗大汉,穿着几年都没有洗过的衣服,一身的脏臭味儿,头上生的都是又肥又大的虱子。

蓝忆荞被围困在中央。

这一刻,她看到围困她的这十几个饿狼们,一忽儿间她不觉得她是在演戏,她看着这些饿狼真的就跟丧心病狂的流氓饿狼似的。

“啊……”她吓得一声惨叫,紧忙抱紧了头颅。

“荞荞,荞荞在哪里?”突然,一身急促高亢的声音喊道。

“老先生,老先生你不能进来,我们这里是剧组,是拍戏的地方,这部剧是戴遇城戴总投资的,戴总您知道吧?”

“别说是戴遇城,就是谭韶川投资的,老子该进来也还是得进来!荞荞呢!把荞荞给我交出来!”一身西装两鬓斑白的六十多岁的老头儿身上带着一种毫不讲理的余威看着在场的人。

蓝忆荞就躺在地上,怯怯懦懦的喊道:“老,老谭总,您怎么来了?”

------题外话------

预告:下一章节,办公室内临幸谭少总。所以,求个月票,五星评价票,么么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