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挑拨老谭总(1/2)

“你,跟那个女人在里面约会?”谢老太太盯着蓝忆荞的眼神犀利至极,犀利到在她眼里蓝忆荞偷鸡摸狗了似的。

别看她年岁大。

有时候人的年岁越大,眼眸里那股子眼神越是可以当做利剑,谢老太太现在眼神就是这样,带着一股子断定人好坏的神色。

幸亏蓝忆荞监狱里混过两年。

又一路走来被人骂做小三,色诱,盗窃,各种坏女人的名头。

她脸皮也厚了。

在她看到谢老太太这样审视,这样压根就已经断定她是一个污浊不堪角色的时候,蓝忆荞并没有丝毫的自卑感。

她只淡淡的回答谢老太太一个字:“是。”

她总觉好像在哪儿见过老太太似的,总觉和她似曾相识,但蓝忆荞确定二十二岁的年龄里,从未见过这个老太太。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感觉。

难道是前世认识的?

因了这种感觉,她不想对年逾八十的老太太不客气。

所以,她回答了一个字完毕,继续走人。

“穷不可怕!”老太太在她身后骤然说道。

蓝忆荞停步,没转头。

“这世上穷人多着呢,可你得穷的有骨气,你穷的吃糠咽菜你的眼睛都不瞄一眼富人碗里的山珍海味,这样富人才能够看得起你!说不定会施舍给你一点点让你尝尝,你懂这个道理吗小姑娘?如果你吃糠咽菜的同时,你时不时的瞄一眼富人碗里的肉,你不仅仅吃不到肉,你只会引得富人更讨厌你,更恶心你。”老太太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

蓝忆荞回头,浅浅的笑意看着谢老太太:“多谢您的教诲。我也告诉您,您恶心我,关我什么事?”

谢老太太:“……”

“告辞!”

“站住!”搀扶着谢老太太胳膊的曹瑜又叫住了蓝忆荞。

蓝忆荞冷笑一声,转身又看着曹瑜。

“你只会说这一句‘关你什么事’吗?”曹瑜的表情又高冷又平静,她天生有着一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淡定气质。

“什么意思?”蓝忆荞问道。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恶心你?”曹瑜问道。

“我昨天问你了啊,你也回答我了,你说你恶心我不需要任何理由,你就是恶心我。”蓝忆荞将昨天曹瑜说的话又还给了曹瑜。

曹瑜:“……”

隔离几秒,她面无表情的对蓝忆荞说道:“卷起你铺盖,立即从他身边滚蛋!”

“如果我不呢?”蓝忆荞问道。

“我忘了告诉你,我现在让你滚蛋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你滚也得滚,不滚也得滚!”曹瑜一改昨天商量的语气。

今天的语气极为的坚决。

这源于她已经用不到蓝忆荞了。

自昨天蓝忆荞告诉她谭韶川私底下其实是喜欢撒娇的女人,说完之后立马闪人的时候,曹瑜也没那么傻。

开机仪式结束,她偷偷的来到了谭韶川所在的‘汀兰首府’,原本的目的是想看看偷偷看看谭韶川的日常是什么样?

尚未到‘汀兰首府’的时候,她在菜市场拐角遇到了两位提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在谈话。

“你们家主人好伺候吧?”其中一个问道。

“你说韶川啊?他一点都不挑,特别好相处。能够给韶川做家佣,也真的是我们老两口子的福气。”另一个中年妇女幸福的感慨道。

曹瑜不傻。

一听就听出来这位妇女是谭韶川家的女佣。

堂堂谭氏集团总裁,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几乎等同于一个商业帝国的王,家里的女佣竟然都直呼他的名字。

足见小保姆说的对,谭韶川私底下就是不喜欢绷着,他喜欢随意,更喜欢女人对他撒娇。

他喜欢吴侬软语小女人。

既然已经确定小保姆说的是真的,那她还留着小保姆干什么?

她这段时间所受的窝囊气,她在大宴会上被人泼了一脸酒,在谭韶川的办公室里被老谭总破口大骂,她受的窝囊气还少吗?

她要发泄给谁?

这个小保姆就是她的发泄口,她就是恶心她。

就是要让她滚蛋!

立马滚蛋!

蓝忆荞看着曹瑜一脸平静,却说着极为不讲理的话,其实大约在曹瑜的心理,她也算不上不讲理吧。她高冷惯了,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想到什么说什么。

也从来不与人废话。

所以她就是让你滚啊,不想多啰嗦。

是啊。

高冷的人,冰清玉洁的人,哪怕突然间口吐脏话呢!也是一种可爱。

蓝忆荞依然面不改色的浅笑:“曹小姐,我是个女囚我要钱干什么?我就喜欢待在谭总的身边,怎样呢?”

曹瑜的语气说的幽幽淡淡:“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曹瑜姐,你先别赶她走啊。”身旁的傅馨儿终究才十八岁,和混迹娱乐圈的曹瑜相比,她实在是太嫩了。

她看到曹瑜驱赶蓝忆荞的时候,心里一直都很捉急,她和姚丽莉制定好的计划啊,要是这个时候把这个女囚赶走,那她还怎么让女囚出丑啊?

“女囚!”傅馨儿一张莹润无暇的脸看着蓝忆荞:“你现在马上向我曹瑜姐道歉!”

“你们俩是朋友?”蓝忆荞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傅馨儿立即怼了回来。

“也对,也是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两个都是属于那种傲骨高冷一尘不染的公主般的美女。”蓝忆荞分析道。

继而,她果然听了傅馨儿的话,极为服软的语气对曹瑜说道:“曹小姐,我知道您要是让我离开谭总的身边,我肯定在他身边待不下去,我只是想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为您服务的机会,我会让你知道我留下来,对你以后有多多的好处。”

语毕

不等曹瑜说什么,蓝忆荞便转身快步走了。

余下咖啡店老少三个女人看着蓝忆荞的背影好一会儿。

“瑜儿啊,你也不必为了这样一个穷酸泥腿子置气,韶川那个孩子我还是很了解的,在女人这一方面,他从不乱来。”谢老太太是经过戴遇城的介绍才认识曹瑜的。

她一见到曹瑜就跟她很投缘。

总觉得这姑娘又高洁,又高雅,又不阿谀奉承,有着自己的原则,这样的人品在娱乐圈实属难得。

“谢谢谢奶奶。”曹瑜对谢老太太客气的说道,既然谢老太太这样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和傅馨儿两人一边一个搀着谢老太太进入咖啡厅。

来这里喝咖啡原本是曹瑜约的傅馨儿。

是出门的时候碰巧遇上了谢老太太,老太太非要跟着两个年轻人来这里凑热闹。

也是因为她一直以来膝下空空。

到了这把年纪,总想身边有孙子辈的小辈陪着,也属正常。

三个人进去的时候,苏焕还坐在原来的桌子上没有离开。

她在数钱。

倒不是觉得蓝忆荞给她的钱有什么误差,她是心有不甘,前不久刚给家里寄了十八万,这还没过了两个星期呢,十八弯就全打水漂了。

蓝忆荞说的对。

家里人就是觉得她嫁了个富豪老公,把她当成全家的摇钱树了,以至于肆无忌惮的在家里胡作非为。

想起自己的那个家……

苏焕觉得那是个无底深渊。

可,如果不回那个家里,不把那个家当做是自己的家,她又该何去何从?

这样想着,她将五万块钱数出来一万另外放在了自己的包了,不打算给家里全部寄走了。

一起身,她看到了站在她对面三位衣着光鲜的女人。

“老……老妇人。馨儿小姐,曹小姐,你……你们也来了?”在她们三个人面前,苏焕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子。

三个人都懒得理她。

当她不存在一般。

“服务员,给我们三杯不加糖的浓咖啡。”傅馨儿一边喊着服务员,一边对老太太说道:“奶奶,您能喝浓咖的对吧,不加糖的。我跟你说那苦味回味无穷呢,可刺激了。”

“嗨哟……你个小东西,好好好,奶奶今天就跟你们年轻人学一学,奶奶也喝个浓郁的苦咖啡尝尝……”老太太笑呵呵的看着傅馨儿说到。

她年岁大了,爱吃甜,一点苦都不能吃,但她特别宠着傅馨儿。

傅馨儿说什么,苦的也是甜的了。

“老……老妇人,您年岁大了,像您这个年龄段的老年人,夜间本来就睡眠少,您这个时候要是再喝浓咖,您夜里还怎么能睡得着觉?”

几乎不加考虑的,苏焕走上前去就厚着脸皮去劝慰谢老太太,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心理作用,总觉的想要心疼老人一番似的。

谢老太太看着苏焕,冷笑了:“小苏!你要点自尊行吗?”

苏焕:“……”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没有骨气,这么卑躬屈膝的让我老太太很恶心,你知道吗?人活着,无论穷还是富,要有骨气!你没骨气谁都看不起你!尤其是我,我最不喜欢谁没骨气!你要是能有馨儿和瑜儿这俩孩子千分之一的傲骨,你都不会留在阿城身边,你懂吗!听我老太太一句劝,给你自己留点脸,别让恶心你的人,更恶心你!”

这样的一番话。

讲真格的,谁听了都受不了。

谁听了都得颜面扫地。

纵然虚荣如苏焕,她也是受不了。

“好!”

苏焕当场掉下两滴清泪:“对不起!我不该提醒您!我不该对您卑躬屈膝,我马上去‘沁园别墅’收拾我的东西,马上走人!”

语毕

她抓了包便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

她在心里嘲笑自己:“苏焕你为什么去关心那个老太婆?”

为什么?

你怎么跟荞荞一样?

荞荞每次都说不关心你了,不关心你了,可还是第一时间把钱给你送过来了。

荞荞是犯贱,你对老太婆也是犯贱!

“荞荞……”

她对着空气喊了一声说道:“我以后听你的,我从那个家里离开,我重新去找一份工作,以后好好的谈个男朋友。我都听你的,我以后就把你当做我的亲人了。”

拎着钱,她没有急着回‘沁园别墅’,而是先给家里汇了四万块钱,从银行里出来之后才又回了‘沁园别墅’。

彼时,天已经黑透了。

傅馨儿和谢老太太以及曹瑜三人在咖啡厅里聊天儿,家里就剩下秦嫂一个人。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