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车内,两人同咬一只生煎包。(1/1)

手里抱着的生煎包打包盒呼啦啦全部掉在地上。

他把她竖直了抱起,挤在他与他的车中间,让她的脚不沾地。

她心揪的缩成一小团团。

这是停车场。

停车场好不啊!

很想四下张望看看有没有人,可她被他吻着,头动弹不得,双手也被他按在了车两旁也动不得。

就连双脚也被他抵住。

幸而他这个吻虽然来势汹汹,却也没有太过悠久。

终究是考虑到现在是大白天,他不想弄肿她。

“躲什么?”男人依然没有放下她,只带着刚硬胡茬的下巴蹭着她略垂的头颅,垂了目看着她。

他的语调低沉淡淡,带着一中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让人猜不透他心中到底想了什么。

但,他却将她看的透彻。

小丫头片子这是吃味了。

她抬头看着他,清浅笑:“没有啊,我……我也在上班,我该上班去了。”

上班去了还躲在我的车旁?

分明是舍不得!

不甘心!

所以在车旁边守株待兔。

男人的表情沉稳淡肃,一身合体的男士西装将他的身材修饰的峭拔劲挺,又是站在他的宾利添越的车旁。

一车一人。

均透露着一种霸气又低调内敛的王者之风。

偏偏这个男人与他的车中间,夹着一个一头蓬松乱糟糟头发的女人,她与他和他的车,形成着极为鲜明的对比。

谁又能想得到?

一个驾驭整个谭氏集团的最高掌权者,寻常之间都是不苟言笑,威肃赫然的男人,却在这一刻,在他专属的底下停车位上,在他的车旁,正在极尽专心的在调弄一个小女人?

有道是,越是成熟内敛积威甚重的男人,越最是调情高手。

因为他们天生懂的如何驭人。

以及驭商界,驭下属,驭女人。

“她是一个和我不相干的女人。”男人挤住她,不凄然间将她双腿顶开。

她思路有些晕晕乎乎的:“才不信!”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小嘴都已经撅起来了。

理性的时候,她其实从来不对他撒娇。

她是个最有自知自明最不会做那种讨人嫌的女孩。

可这时候,她做这样嘟嘴的动作,自己完全不自知。

她更不知道,她这样嘟嘟小嘴儿,带着一点点怨的表情,有多牵弄男人的心。

“她和你相关不相关,关我什么事?我是你的保姆,我说过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的。”

呵!

男人在心中笑。

“大宴会上她被泼了一脸红酒,你却把她身边的男人硬生生从她身边抢走了,刚才在上面,老头儿为什么一进门就脾气那么暴躁,感情你不知道?”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被自己攥了双手的小丫头。

陡然想到她皮子细嫩,最经不得粗重折腾,遂手上力道放缓了些。

她:“……”

有一种做了贼被人识破的感觉。

男人看了好笑。

小妮子蔫儿坏,他第一天认识她就知道。

别看她监狱里出来的悍匪,一天到晚的说什么我就是你的保姆,我绝不干涉你的私生活。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做出来的事,却比一般二般的悍妇抢男人的招数还高级。

她又是盖大印,又是每天回家检查,又是挑唆老头子。

在捍夫这一方便,十八般招数她样样精通。

“我这……”男人低沉嘶哑的语气中带着一种独到的厮磨:“大印也被你盖上了,你剪刀剪断我领带的招数应该称作为杀鸡儆猴吧?我每天下了班就回家,除了出差回不来了,你说我哪天晚上没搂着你睡?没伺候你?那天没给你做饭吃?嗯?你说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上班时间其她都归属于为你的私有物了,那个女人可不就是和我不相干吗?”

男人自己在心里的自嘲。

从大牢里弄回来的悍匪果真比寻常悍妇更悍。

悍妇只是悍,但不一定狡诈。

悍匪却狡诈诡计多端。

谭老头儿一天到晚可怜这丫头可怜的跟亲闺女似的,他要知道他今天被这丫头片子利用了一把。

岂不是要气成半身不遂了?

还有曹瑜。

想起这个女人谭韶川就心中鄙屑。

蠢!

她若能有悍匪一星半点的聪明和狡诈,她今天也不至于被老谭头骂的脸不是脸屁股不是屁股的。

还白白损失一千万。

试想一下,他谭韶川早已经被悍匪盖了大印的男人,怎么可能还再去多看她一眼?

女人啊!

贵在有自知之明。

但凡清冷高傲冰清玉洁的女人,都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而曹瑜,没有。

还自诩清冷傲骨?

即便真的请冷傲孤又如何,他可没兴趣,他只对眼前这个既不傲骨,也不清冷,一天到晚对他甜甜笑,动不动就勾引他的小妖精感兴趣。

“怎么不说话?”他语调更低沉,更嘶哑。

“你……抵着我……我,怎么说话……哎呀。”她猛然一收缩,双手不由自主的向外推开他。

男人单臂一勾,一把将她扯在自己怀中。右手拉开车门,将她送了进去。

她的呼哧呼哧快速跳动。

整个脸颊潮红一片。

男人正想关上车门进来,一垂眸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生煎包打包盒,一伸手拾起了起来。男人拿着生煎包一起坐进车里。

生煎包搁一旁,男人一个掐腰,将蓝忆荞抱起来跨在了自己腰上。

“给老公送吃的了?”男人双手托着她臀瓣,问道。

“嗯。”她心跳的厉害。

“喂我?”男人一边说,一边关了车门。

“啊?”她心里一揪揪,继而四处观望了一下。

幸好这四下里都没人。

“怎么,一直都是我做饭给你吃,就不能喂我一次?”男人掐住她腰肢儿,又靠近了自己几分。

“怎……怎么喂啊?”她一手掀开餐盒,从里面拿出一只生煎包,递给他。

“用嘴喂。”他道。

“不。”她羞死了,她是天天勾引他,可她还真没想出来这样的招数。

他却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她依在了车座椅上,他含着生煎包的嘴欺了上来。

呜……

一只生煎包两个人咬着。

你一半,我一半。

让她顿时间想到了小时候看农村结婚的新郎和新娘子。

闹洞房的人吊了一颗樱桃在中间,让新郎和新娘同时咬。

每咬一下,都咬不住。

而是不是新郎咬住了新娘的唇,就是新娘含住了新郎的舌。

羞的新娘每每伏在新郎的肩头,脸红犹如火烧。

现在想想那样的场景,多美好啊。

他的一半吃了,她也吃了。

就这么近距离的,他看着她,眼眸里尽是可以化柔她的深邃神色。

她似躲似闪。

终究是车厢内空间逼仄,她又能躲哪儿去?

男人一个欺身上来,按住了她的双手在两侧。

小阎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是他进来的十来分钟后。

她心里很害怕。

这不是在家里,她怕被看见。

但她又有一种从未曾有过的别样感觉。

她不敢出声。

偏偏手机铃声响了。

男人一把扯过她的手机强行按下关机。

“什么情况?”楼上,小阎站在宋卓的办公桌前,表情略严肃。

“还不是那个女人!”宋卓也气的半死。

吃饭都没心情了。

“你说她那是什么嘴脸?一天到晚装的高冷清高的,明明跟她说好的,是演戏。就演一场戏,给她的价格那么高,一个亿!她还想干什么?不想要钱,想要谭总!她也不照照镜镜子看她自己有多丑!德性!”

宋卓一向本分稳重,尤其是工作中更是不苟言笑,从不多言。

小阎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女票有这么泼妇牢骚的一面。

他忍住想笑的表情看着自己女票:“悍匪被曹瑜打败了?”

“怎么可能!”宋卓想想又想笑:“活该曹瑜倒霉咎由自取,以为自己清高孤傲的多招人疼呢,却被老谭总骂了个狗血淋头。把她骂的恐怕连自己妈都不认识了。最后灰溜溜的滚蛋,还得被boss扣掉一千万的违约金。”

“那荞荞还玩失踪啊?”小阎就不懂了。

“哎……”

宋卓心里一阵暗淡:“其实荞荞是最敏感的,她很爱boss,可她不敢说,她总觉得她没有资格,她觉得她这辈子已经欠boss太多了,多的她用命都还不了,所以她只愿意做boss的开心果,不想做他的累赘……”

小阎心疼蓝忆荞心疼的无以复加:“怎么就关机了呢?不会想不开吧?”

宋卓:“我们去找,马上去找!荞荞要是出事了,我弄死姓曹的。”

她已经工作不下去了,什么活儿都干不下去了:“走!去地下车库的boss的车那边找一找吧,荞荞是按boss的电梯下去的。”

“我俩一起去找。”

整个海川大厦非常的大,通常小阎要是从boss的办公室方位走向boss的专用停车位不坐boss的电梯而是走正门的话,说什么也得个五分钟才能绕过去。

车内的男人并没有慢工出细活,而是选择了速战速决。

只,女人在这方面先天性就比男人消退的要迟缓。

她趴在男人的怀中,偎着他,语调还延续着娇滴滴的嗓音:“刚才……我都吓死了。”

“怕什么?”男人轻笑,搂着她。

“怕有人来看到。”

“不会!”

“我就是觉得奇怪,你说老谭总,老夫人他们,明明是在你的办公室,可他们为什么不从这个电梯下来,却要绕那么大一个弯子去前台,然后下来,然后还要穿过一条大街,再来停车场这边呢?”蓝忆荞抬起眸,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们傻,他们哪有你精明?”男人轻叱。

要是人人都能从这个电梯里上去,这个电梯还能叫总裁专用电梯吗?

全公司上下,包括董事局的人,都无法从这个电梯里上来,这个电梯以前只有他一个人能随意开关随意进出。

现在是两个。

“荞荞,荞荞,你在不在这儿?”小阎无比焦急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

蓝忆荞猛然一惊。

刚刚还说没人来,这话音刚落,马上小阎就找过来了。

她忽滴坐起身来。整理了自己的衣衫。

然后问他:“我……嘴肿吗?”

他看着惊慌失措的她,一张小巧的唇肿胀莹润,水泽不堪,像一枚熟透了的红樱桃。

不仅唇,还有颈子,以及手臂。

她的皮肤太过于细嫩。

根本抓不的碰不得。

“又红又肿。”男人看着她,很满意。

“那……那怎么办?”她吓得,一把揪住了他衬衫的衣襟。

“他们会笑话死我的。我还……我还怎么见人呢?”

“这会知道丢人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嗤她:“刚才干嘛还咬的那么紧致。”

“我哪有咬你!”她脸颊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儿,通红通红的。看样子一时半会都极难消退。

“荞荞,你在不在?荞荞你别吓我好不好,我是宋卓,荞荞……”宋卓的嗓音更为焦急。

蓝忆荞脸上的红晕尚未消退,小嘴也肿胀不堪,前衣襟的纽扣被他私掉两粒,前面大片雪白肌肤被他啄的青紫不一。

这样的她,打死都不敢答应宋卓一声。

她只在心里默念:“别过来。别过来啊。”

可事与愿违。

女票和女票的男票都是极其有侦查能力的人,俩人一起来到boss的车旁,趴了玻璃向里看。

害的蓝忆荞大气儿也不敢喘的窝在boss怀中。双手下意识的揪住他衬衫。

以为这样就安全了。

却没想,boss在这个时候突然打开车门。

健臂猛一收紧,将窝在他怀中的她从车里搂了出来。

他没让她抬起头,只淡然寻常到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像他根本都没在车里做过任何事情一般从容淡定的语气对小阎开口了。

“小阎,你负责把荞荞的电瓶车送回家,然后再乘车回来,下班之前在车里等我送我和荞荞回家。”

他搂着女人,笔挺的西装没有一点褶皱,他步伐稳健沉稳,表情淡然寻常,一边吩咐小阎的同时,已经搂着蓝忆荞朝电梯处走过去了。

真的就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这就是boss。

泰山崩于前他都面不改色。

何况是和自己的媳妇儿在自己车里酱酱酿酿。

小阎和宋卓两人佩服她们俩boss佩服的五体投地。

同时,更佩服悍匪。

真悍!

竟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借刀杀人把曹瑜骂的怀疑人生的同时,还能大白天的把boss拿下。

就在boss的车里堂而皇之的把boss肉吃了。

boss的一世英名啊!

boss执掌集团公司五六年,何时做过这样孟浪至极的事情?

小阎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错觉幻想,那就是,不久的将来某一天,boss从冰冷boss变成一枚居家暖男的样子。

哈哈!

俩人各持心思的时候,谭韶川已经搂着荞荞上楼,出了电梯。

一路,她都埋在他怀中也不抬头看路,任凭他做带领着她一直走到他的办公室内。

他才将她放在沙发上,柔情无比的问她:“疼不疼?我刚才太粗鲁了。”

她摇摇头甜甜的笑:“一点都不疼。”

“去内室休息,下班了抱你回家,嗯?”他温缓的说道。

“不要!”

她舍不得去睡觉:“我要在你旁边看着你,你放心吧,我不会影响你工作哒!你去工作,快!”

男人没再管她。

只顾埋头审核,签字。

今天是周一,事务特别多,本来就很忙了,他还中午又给她加餐一顿。时间就更显得不够用。

她一个人半躺在沙发上,将自己手机开机。

原本是想看看图片搜搜资料什么的,却是刚一打开,就有电话打进来。

蓝忆荞看了一下号码,陡然愣住了。

“谁打的?”男人随口一问。

“打错了。”女孩合上手机。

没一分钟,电话又响了。

这一次蓝忆荞下意识看了看谭韶川。

一分钟后,电话又打进来。

“谁打的?”男人抬眸问道:“你怎么不接。”

“哦……我公司的一个同事。”

“连续打了三四个电话了,你怎么不接?”男人不解的问。

“是……男同事。”她支支吾吾道。

“男同事怎么了?男同事你也可以邀请他来咱们家吃饭交友,你能在工作中多认识朋友,是好事。”男人从不限制她的交友自由。

无论男女,他都不限制她。

“请他?到咱们家来吃饭?”蓝忆荞眼珠子瞪大了。

您确定,您要邀请您的情敌我的前男友,来家里吃饭?

你个冤大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