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她的大印,她的颜色(1/1)

听到他这样问她,她浑身颤栗了一下。

和他有了肉体关系这些日子,她多少摸清了他专属于成熟男人的那种苍劲闷骚,厚积薄发的路数,他的语调看似低沉浑厚不动声色,可从他的口中出来的话语,却最厮磨人心。

偎在他胸口,她小脸缓缓热烫。

她觉得她的脸几乎烫到了他的胸肌。

尤其这个时候,他的大掌还似有若无的轻触了一下她柔软的腰窝。

她周身甚至包括头发丝都在颤栗。抬起眸看他的神色也是莹莹润润中带着一种不知所措。

她在男人面前就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男人能看透她,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但,男人不语。

男人最能沉得住气,他最爱看她这样不知所措心肝儿颤颤的小模样,看着她一天到晚妖娆妩媚的跟个狐狸精似的,其实真正的论调弄,她还太嫩。

男人一本正肃又问了一次:“是不是怀了我的种?嗯?”

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捏着她,声音在她头顶回旋,她没有更多的思绪回他问题,而且她没有经验,她并不知道怀孕初期要多少天才能检查出来,她对这样的专业知识一无所知。

所以,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本是想告诉他,她找到自己喜爱的工作了,月薪六千块呢,可这一时刻,她的心绪被她纷扰的,她只会摇头。

“不是怀上了,那是什么喜事儿?”男人又问道。

“我找到工作了……”她垂了首,略甜蜜的笑:“一个月六千块钱呢。”

六千块!

六千块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男人看着她:“不愿意被自己的男人养着?”

“不是……”她更羞了。

男人却一把搂了她,朝车跟前走过去。

她有些些的失落。

他不为她高兴吗?

是她太急了?

他出差三四天,刚一回来家都没回又在公司里忙活一天,她却要把自己这点小小的喜悦告诉他。

自己不应该。

垂了头窝在他怀中,任由他搂着朝停车处走。

走了两步,他突然放慢了脚步。

回想起前几天在宴会厅里,她为了跟上他大步流星的步伐,竟然把鞋甩了,光着脚丫子跟他跑。

他知道她肯定有高兴的事儿。

他也为她高兴。

但这一刻,他就是不让她发出来,他晒着她,晾着她,就让她一颗心七上八下。

她以为她自己坏。

其实男人的坏她从来都是不知道,在坏这一方面她更不是男人的对手。

来到车旁的时候,她有些小局促的推开男人,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不坐车了,我开了电瓶车来的。”

她心里的小失落不敢使出来。

“小阎。”男人敲了车窗。

小阎立即下车:“谭总。”

“你开荞荞电瓶车回去。”男人对小阎说话的同时,垂眸问蓝忆荞:“钥匙。”

蓝忆荞没有矫情的不答应什么的,只乖乖的从包里掏出钥匙给了男人,男人又扔给了小阎。

小阎走了,男人开了车门对她说道:“上车。”

“哦……”她乖乖的坐上了车。

一路无话。

他怎么了?

出了趟差他就不要我了吗?

她无措的坐在他的旁边,手不由自主的搓着自己的衣襟,在这一刻,她骤然意识到,他纵着她她可以胡作非为。

但凡他肃穆正经起来,她在他面前便什么也不敢做。

只有一颗心在‘噗通,噗通’的跳。

直到下了车,和他并肩回了别墅,开门,进门。

她还是十分勤快又快速的小跑步来到鞋柜出,拿出他的鞋给他换上。

退一万步,她只是他的保姆。

换好鞋,她绞着手指,甚至不敢抬眸看他了,甚至嗓子眼里都有些干咳。

男人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告诉我,是想冤大头了,还是想冤小头了?”

“嗯?”她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他。

却发现他已经逼近了自己,然后展开双臂将自己圈起来,控制在了玄关处的辅助墙上。

她一颗心缩成了一团。

继而忽然意识到他所谓的冤大头冤小头。

小脸骤然胀红。

“两个都想?嗯?”男人又逼近了几分,口中清新的带着烟草味的热气息扑面而来,是一种她熟悉的厮磨感觉。

她不知道该回应还是不该?

以前都是她主动,而他后来者居上。

而今天

他突然不期的一垂首,温热的唇覆了上来,不似以往的蜻蜓点水,也不似悠久绵长。

而是,呼啸而至,风卷狂沙,疾风骤雨。

这一刻,她明白。

他刚才一路上都骗她,他在压着她,也在压着自己,他就是要这样让她摸不透他,让她七上八下,然后突如其来对她一次狂卷风的袭击。

“嗯!”她抬起手臂胡乱的砸向他的胸。

前所未有的,从未有过的,她自己都不自知的一种撒娇的语气:“你好坏,你好坏,你怎么可以这么坏,我不要理你了,不理你……”

与此同时,眼眸里噙了两汪泪水,一点点的滑落在腮颊上。

他吮干净。

依然肃穆不动声色不含笑意的表情:“想我?”

“想死了。”她不敢不承认,她知道她不是他的对手。

男人一个俯冲,将她整个人直立抱起,粗悍的分开她的腿盘在自己腰腹处,一个转身,快速的走出玄关,客厅的灯都没开,直接上楼了。

一边上楼一边说道:“小东西!竟然敢喊我冤大头!你是想让我怎么弄死你!嗯?”

语毕,他狂放的唇啄住了她的唇。

她气他一路上晾着她,害她心中忐忑,所以将头颅扭在了一边,他一个转身便将她置于他和墙壁之间挤住,腾出一只手来扼住了她的后脖颈,将她控制在了自己掌心之中。

如此

她躲哪儿去?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他主动的狂放,根本不是她所能企及的,她招架的功夫都没有了。

一点点都没有。

她只有一颗心被他揉碎了,又捧起来,捏一捏,再揉碎。

如此三番五次。

她不知道自己何时沉沉睡去。

再醒来,已经是夜里两点钟了。

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腋窝下,一动也不想动,浑身像散了架。

他一直都没睡。

就这么一边抽烟,一边静静的看着她。

这是自从要了她之后,和她分别最长时间的一次,他自己也没曾想到自己几欲失控。

而她,更是承载不了更多。

他今天听到了她不同以往的声音。

那是她全部热情的释放。

自然,她也前所未有的累极,累到蜷缩在他旁侧睡觉的样子,像个乖乖的小可怜。

粗粝的指腹为她拢了拢湿漉漉黏贴在腮颊的蓬乱短发。

她小脸却转过去,悄悄的埋在了枕下。

“抱你去洗澡。”他磁哑的问道。

“不要。”她将头埋的更深,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他了:“我觉得我天生就浪。”

叫的真难听!

自己想想觉得可以去死了。

“这是自然反应,说明你对我很满意。嗯。”他将枕头拿掉,容不得她躲来躲去,一个俯身将她捞起,径自抱了她去洗浴。

全程她都不敢看他。

洗了浴,为她擦干,又为她吹了头发。

她都忸忸怩怩。

直到再次睡去。

翌日一早,她比他醒得早。

终究是出差三四天,回来又因为湿地公园的项目而开了一天的会议,回到家没吃晚饭,又不遗余力的服务与她。

能不累嘛!

而她则不同她今天要去和录用她的那家公司办理入职手续。以至于她五点半就起床了。

看他睡的香,她没有打扰他。

自己起床,红着脸将散落一地的衣物捡起来。

这才发现自己的贴身衣物都被他撕烂了。

真彪悍!比我一个悍匪还彪悍。

她笑,心里很甜很满足。

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小媳妇儿。

下楼洗了他的贴身衣物,收拾了客厅之后,才去厨房做了饭。

男人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支起光裸的上身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立即面带恭敬的表情的接通:“闵老?您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了?”

闵家山是四季如春酒店的股东之一,也是谭韶川游学在外那几年的良师益友,当年谭韶川在法国留学的时候,闵家山正在举办一次巡回画展。

和楚桥梁有所不同的是,楚桥梁在青山市颇负盛名,而年逾八十的闵老闵家山却不一样,青城很少有人知道他。

但,真正的内行行家却视他为泰山北斗。

闵家山自己称自己为画匠,从不以画家自居,他擅长油画,喜欢用浓墨重彩描绘着人生故事。

谭韶川的私人博物馆里的一些世界名品都曾经过闵老的过目。他是谭韶川为数不多的十分尊重的一位老者。

“韶川。小丫头不错很有灵性。你的眼光很好。”闵家山开门见山的就对谭韶川说道。

“能入的了闵老眼也是她的荣幸,多谢闵老夸奖。”

“怎么样,你那个湿地公园的项目签的还算顺利?”老者的语调有一股苍劲,有一股祥和。

“承蒙闵老关照,还给我从中撮合这种有关公益方面名利双收的项目,改天韶川一定要单独登门致谢。”谭韶川毕恭毕敬的说道。

“我等着你,不过你得把你的小姑娘带过来,我喜欢她,你不知道你宴会那天,小姑娘一双眼睛由始至终都没离开过你。那是个很纯的孩子。”八十岁的老头,提到蓝忆荞的时候满口的喜悦之色。

“韶川代她谢谢闵老。我一定带她来见见您。”谭韶川心情很舒畅。

“我跟她交谈过,那天她把你的宴会给搞砸了,其中也有我一份功劳。”老头儿倒是个心直口快的人。

谭韶川:“……”

这才想到,小丫头那天捣乱宴会现场,是有神助攻的。

收了线,他身着浴袍下楼,来到餐厅门口看到她正在手忙脚乱的做饭。

大约也没梳头,一头短发乱蓬蓬的。

她做了早餐粥,正往下端砂锅,大概烫手了,她唇内发出:“嘶嘶嘶”声音,将砂锅放在餐桌上,她立即双手捏着自己的耳朵。

那么样,特别有小女孩的纯真可爱。

这和昨天床上的她,尤为不一样。

男人看楞了一秒,终究她不是自己的对手,如若不然怎能不会懂得收放自如。昨天的她连招架的功夫都没有,有的只是最为绽放的声音。

她自己觉得丢脸。

却是他认为最好听的声音。

女孩捏了一会儿自己的耳朵,一抬眸便看到了餐厅外穿着睡袍的男人。

“早啊。”她已经退却里夜晚的羞涩和忸怩,她不是个娇柔造作的女孩,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是早上,一天里最开始的时候。

她始终遵循她曾经的那句话,她是毛姆笔下的那个女佣。

晚上可以肆无忌惮的疯狂。

白天,她是个很踏实很会做事的女佣。

只是,女佣做的早餐粥有点糊味儿。

她垂下头,略微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和你一样一样的熬的,放的东西,熬的时间,开的火都一样,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就糊了。”

他来到她跟前,理了理她略显凌乱的短发,温宽的看着她:“我不挑食……”

他握着她手腕,带她来到餐椅旁,他坐下,长腿一展,将她拉至腿间,目光缓和的看着她:“你不擅长做饭,就比如你只适合女囚型短发,而不适合留长发是一样的,如果你留了长发每天花时间梳理头发很费事不说,你还比你短发时候丑,你说你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噗……”她笑着趴在他怀中:“你怎么可以这么比喻。”

“昨天说你找到了工作了,月薪六千块,什么工作?让你这么高兴?”他这个时候才想起问道。

“高兴的你昨天都吃醋了!”她垂了目,沾沾自喜的看着他,笑。

晨起的时光,他很平静,她也很平静,两个平静的人坐在餐椅上,早晨熹微的斜阳招进来,洒在两人身上。

不晒,暖暖的。

彼此感觉都很好。

是一种我的世界只有你,你的世界也只有我,我们两个人的心彼此相拥便是足够温暖成洋的感觉。

温甜温甜的,一点都不腻。

尤其是蓝忆荞,她特别希望这一刻静止,永远也不要改变。

“时装方面的?”他将她的手抬起来,送到唇间吻了一下,问道。

他知道这是她喜欢的专业,他也希望她在这方面有所进步,以待不久的将她能接管整个楚双实业以及非洲的项目。

将来那只是她一个人的产业。

和楚家没有半分关系。

“嗯。”她倚靠在她怀里,有点羞涩的点点头。其实她有一点小成绩就特别想让他知道,想让他和自己分享喜悦。

略忸怩了一下,她说道:“我画了图稿,你想不想看一下?”

他点点头。

“等我,我上去拿。”她离开他的怀抱向外走,走了两步突然又回来,他不解她要干什么?只见她来到他跟前,猛然掀开他的浴袍。

看到了里面的天蓝彩条的男士短裤。

满意的笑了。

然后,又手指头勾一勾,趴近了看一下。

她的大印赫赫在目。

更满意的笑了。

男人:“……”

她蹦跳着上楼去拿自己绘制的图稿。

男人看了,心里震惊。

也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这么有才的一个女孩,硬生生被关进监牢里两年。

到底是谁的孽?

展臂将她搂在怀中,在她额头深深一吻:“需要我送你上班吗?”

“拉倒吧你,堂堂谭氏集团总裁给我一个月薪六千的小白领当司机?你干脆弄死我算了!我自己骑电瓶车去。”小姑娘爱惜的将自己的宝贝整理好,放进包里。

早饭过后,两人同时换衣,一起出门。

男人坐专车。

小姑娘骑电驴。

今天也算不上上班,就是办一些入职手续什么的,不过她一直勤快惯了,她到岗的时间和上班的职员一样,她给人事总监留了个好印象。

小姑娘是坐过牢,但现在不是已经刑满释放了么,她和寻常人没任何区别,甚至于比寻常人更懂得努力和珍惜。

入职手续办理的很顺利。

人事专员给她弄好工作牌,录好了打卡指纹等一切工作之后,让她坐在前台大厅里等一会儿,因为设计部总监在开会,得开完会才能带她进去。

坐在兰溪时装有限公司的前台大厅旁边的接待处等候设计总监开会,一等就等了一个小时。

百无聊赖她不经意间抬眸,看到了玻璃门外的一抹身影。

蓝忆荞蓦地站起身,推开玻璃门了冷而厌恶的语气喊道:“苏瑾延?”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

推荐好友文文:《穿回七零小媳妇》

穿到七零年代克父克母,祖上显赫,如今落魄的农家女身上。

苏悠拍胸,不怕,我有空间,我有思想,发家分分钟的事情。

缺衣少粮的年代,看我自过的悠闲。

进城,买房,买车,上大学。

顺带拐个大黑熊糙哥哥,过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

谁知她眼光太好,看中的大黑熊,家世显赫,看不起她这个小孤女。

苏悠再拍拍胸,不怕,姐有钱,我砸,我砸,我再砸……

肤白貌美极品美女与威武雄壮糙哥哥,优哉游哉的七零幸福生活。

本文甜甜甜,苏苏苏,炸炸炸!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