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想掴死她(1/2)

蓝忆荞白了小阎一眼。

“我这个女囚是那么大公无私的女人吗!我好不容易盖个大印,我闲着没事我玩失踪?”

“什么大印?”小阎没听懂。

宋卓捂嘴笑。

“你也有。在这儿等着,我去拿。”语毕,蓝忆荞果真光着脚丫子爬上楼,没多会,从楼上拿了个小东西下来。

和boss的那一款不一样。

又没有宋卓的那一款小巧玲珑。

“荞荞,你果真刻了三个版本的印章哎?”宋卓不可思议的看着蓝忆荞。

“屁股撅起来!”蓝忆荞抬起脚丫子踹小阎。

“要脱裤子么?”小阎问道。

“你脱,我不介意!”悍匪就是悍匪。

“算了,你给我盖脸上吧。”小阎可没悍匪那么放得开。倒不是因为女票在跟前的原因,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经常拿boss开涮,可他这个人最不会的就是在女人面前耍二赖子。

他是个心特别正的男人。

“啪!”一个彪悍的私章盖在了小阎腮帮子上,就跟古时候的犯人似的。

“你说你,明明是盖屁股上的东西,你非要我给你盖脸上。”

小阎:“……”

“好啦好啦,不和你们逗啦,宋卓,boss真的没怪你?”蓝忆荞一本正经的问道。

“他要怪我了我还能来这里?”宋卓笑着反问。

“他真好。”蓝忆荞垂了目,感慨道。

“不好还能极力的撺掇你睡了他?”宋卓手指头戳了蓝忆荞一下。

继而看了看一包钱:“你不玩失踪,你抱那么多钱干嘛?你这架势让谁看都像你要携款出逃。”

宋卓和小阎都知道,蓝忆荞不是那样的人,他们就是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和我一起去吧?”蓝忆荞问道。

“干嘛?”

“给她送去。”蓝忆荞没说谁。

但小阎和宋卓都明白了。

“就是你那个室友?”宋卓问道。

“荞荞你这是为什么?”小阎十分不解的问道,其实他知道蓝忆荞心善,接触她的第一天他就知道,她在城中村找房子,为了不让周围的人看到她害怕,她执意要去办个假身份证。

就因为知道她心善,他才会撺掇女票两人一起护她左右。

可她也不是个烂好人傻白甜啊。

怎么一遇到苏焕的事,她就立马转变风格了呢?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

蓝忆荞说着说着突然哽咽了。

她不是爱哭的小姑娘。

她从来没在宋卓和小阎面前哭过。

可一提到苏焕,她立即声音哽咽:“我他妈挺烦她的!你们不知道她,她又不爱讲卫生,又邋遢,又虚荣,还三番五次害我,说真的我真的挺烦她的,可我……就是看不得她受苦,她一受苦了,我就心疼死。我不知道是怎么了。”

小阎:“……”

宋卓:“……”

隔了半晌,小阎才说道:“我们陪你去,你给她打给电话约时间吧。”

蓝忆荞点头。

当即掏出手机给苏焕打过去,结果电话那端关机。

怎么关机?

这个下午,蓝忆荞打了苏焕无数次电话苏焕都关机。

直到半下午,蓝忆荞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手机号码都没看就立即接通:“喂?”

“我大概这两三天都不回来,你一个人在家害怕的话我从老宅调李嫂回来陪你,或者让宋卓陪你。”电话那一端是男人的温缓的嗓音。

“呃……”她有些些的失落。

停了片刻她问道:“你……干嘛去?”

“去北方城市谈一个湿地公园的项目。”男人详尽的对她回答。

像似一个丈夫告诉妻子自己的行踪别无二致。

“没关系,你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家看好。”她对他笑道。

男人挂了电话。

一旁的林韬抬着眼皮子看着一脸平静的男人:“还不打算告诉她?”

“告诉她什么?迄今为止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她还病着,宫寒症都不一定能治得好,老中医一再叮嘱不要刺激她,尤其不要让她大伤大悲。”男人往车后座上一倚靠,掏出香烟抽起来。

表情倒是没有什么起伏。

她的病治好治不好对他来说他不在乎,实在治不好她要是想要孩子,可以抱养,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十来个对于他谭韶川来说也养得起。

只要她觉得不孤单就可以。

至于寻找她的母亲……

“先去看一看吧,反正也要去和那边谈湿地公园的项目。”男人掐灭烟头,对林韬说道。

“好。”林韬笑笑,吩咐司机:“开车吧。”

路上,一边前行,林韬又打趣式的问道:“听说昨天那小黑丫头又差点把你的局给搅了?”

男人不语:“……”等于默认了。

“我可告诉你一件事,佟博翰今天上午上了飞机回东南亚了,佟桐可没走。”林韬提醒谭韶川。

“知道。”

谭韶川语调平静,很显然,佟桐的留下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不出意外的话,将来的某一天她会嫁给姚亭润。”

林韬一拍大腿:“哟!那小黑丫头还真是你的神助攻,可不就是因为她在宴会上这么一闹,佟桐才下定最后决心跟了姚亭润的嘛!这不是也正是你所盼望的吗?你在心里盘算着将姚氏尽数收回,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如此以来你以后在吞并姚氏的同时,你还能顺带拐的把佟氏金融划拉喽。你这买卖做的可真够精的。”

“他们乖乖的,不出幺蛾子,我吞并他们干什么?”男人说的云淡风轻。

林韬语调突然黯然:“他们姚家,什么时候把阿姨当成姚家人了。”

林韬口中的阿姨是谭韶川的母亲姚淑娴。

车继续往前行驶。

夜也黑了。

这个晚上,宋卓和小阎都没回去,而是留在了‘汀兰首府’陪伴蓝忆荞。

已经好几年了,蓝忆荞鲜少有这样和同龄人在一起开心嗨皮,以前在大学校园里几个室友关系都不错。

然而,陡然有一天蓝忆荞被逮到大牢里,几个室友全部和她断了关系,她蹲牢期间的两年里,没有个一个大学同学来看望她。

她的朋友圈很匮乏。

看着她挺坏心眼儿一个小姑娘,玩起游戏来却每一局都被小阎和宋卓打的惨败。

然而,她依然玩的开心尖叫。

这不由得让宋卓和小阎更加心疼她,这姑娘长了二十二岁了,以前的生活该是多枯燥多单一?

就这么个孩子,竟然被人冠上坏女人,小三,囚犯,杀人犯,等等。

难为她一路就这么承受过来了。

翌日早上,蓝忆荞再一次拨打苏焕的手机。

这一次,苏焕倒是接通的很快。

“喂,找我什么事儿?”她的声音有气无力,但跟蓝忆荞说话的语气却依然很冲。

“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蓝忆荞也没好气的问她。

“没怎么,我睡觉呢,我现在阔太太了,还不能睡个懒觉?”苏焕在电话那一端反问蓝忆荞。

蓝忆荞:“……”

隔了半晌,她问道:“你有空吗,我想见你一下。”

“我不想见你。”苏焕直接拒绝。

“我以前讹你两万块钱,我现在还给你!”蓝忆荞索性说道。

钱?

苏焕:“……”她现在是真的缺钱。

十分缺钱。

前天,从那场商业宴会上散席之后,谢衡春夫妇回了自己家,戴遇城开车带着傅馨儿和曹瑜,先送了曹瑜回家,然后又带着傅馨儿回家。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苏焕身上没带钱。

一分钱都没带。

手机微信里恰巧也没钱。

她就这么花了三个小时时间,一路走回了‘沁园别墅’。

结果来到别墅外面,别墅内已经关了灯。

她打电话给戴遇城想让他开门。

一开始打了两三遍还能打通,两三遍之后再打戴遇城关机了。

苏焕欲哭无泪。

虽说这是马上就到夏季了,可还不至于太热的天气,而且夜间还是很冷的,她又没有别的地方去,又不好意思给以前的老同事或者蓝忆荞打电话。

就这么在别墅外面墙根底下坐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天亮戴遇城出门晨跑的时候才发现她。彼时,她已经冻的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竟然在外面蹲了一夜?”戴遇城站在她的面前问她。

苏焕牙齿打颤,点头。

以为这样会感动戴遇城,然而戴遇城却不置可否的笑了:“你情愿在我家门口待一夜,都不离开你够有恒心的。”

苏焕:“……”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