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看到妈了(1/2)

他进来的时候,她有种熟悉的贴合感。

她的心里甜的像每一根神经都泡在蜜糖里一般。

这一刻,就算死了她也别无所求。

她没有任何长远的想法。

甚至连明天也不想的。

她只占据这一刻,她和他那么近。

近到没有一丝障碍。

就像两颗灵魂搅拧在一起摩擦着使彼此得到温暖那般,仅此已足够。

她不要想他会怎么想她?

她只要他要她就够了。

她本来就是这样堕落的坏女人不是吗?

她被他置放在内室沙发帮上端,重心十分不稳,她牢牢抓住防盗窗的不锈钢柱子。

一颗心被他虐了哄哄了虐捏扁了揉圆成了一汪水。

任着他肆意狂放的掬起来,摔地上。

掬够了摔够了,她睡着了。

他将她放在沙发上盖好。

她梦见了他和她的一群孩子在大院子里跑来跑去,五六个,一边跑一边闹,还各种吵架。

让她评理。

她不闻不问,只看笑话。

哪怕吃亏的那个驴打滚一般的在地上嚎,她也还是挺着个大肚皮坐在躺椅上笑。

笑醒了。

从沙发上起来,蹑手蹑脚的看了看外面,没人。

她站在镜子面前整理整理自己的仪容,然后悄悄拉开他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大厅里空荡荡的,她没看见人,心里的紧张消除了些,往左拐不多远,便是宋卓的工作区域。

她来到宋卓跟前的时候,宋卓都没注意到她,宋卓太忙了。

她在填写一份申报单,刚固体胶贴好她发现又少贴了一个,到处找固体胶找不到,蓝忆荞将手一伸递给她:“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宋卓猛一抬头。

“荞荞!你想吓死我啊!”宋卓先是惊诧,后是惊喜,最后极小声的在蓝忆荞的耳朵边上说道:“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啊你个悍匪!”

“我今天闲着没事儿又去刻了个私章。”蓝忆荞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然后拿出今天自己刚刻的私章给宋卓看。

“好看吗?”

“嗯嗯,挺好看的,比上次那个还小巧,很秀气。话说荞荞,没看出来啊?你竟然有私章控?”宋卓一边工作,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也没有,我总共就刻仨。”蓝忆荞说道。

“仨也够多了。”宋卓嗤她一眼。

“来干嘛来了?是不是查你家老公的岗来了?”宋卓直言的跟蓝忆荞开玩笑:“我跟你说,你根本不用查,他本来就是个冤大头,在找女人方面没经验。再加上有我和小阎我们这两个你的亲闺蜜给你把守,哪个女人敢靠近他!”

曹瑜!

蓝忆荞想说,但没说。

只笑嘻嘻的问宋卓:“你累不累?”

“半下午了,你说累不累?”宋卓反问。

“走,厕所里休息一会儿。”蓝忆荞扯着她就往洗手间走,宋卓不解:“厕所是人休息的地儿吗?”

“去了就知道了。”蓝忆荞神秘兮兮的一路扯了宋卓来到洗手间,找了一个独立厕间,一把将宋卓按进去。

“干嘛!”宋卓没好气的看着蓝忆荞。

“我倒是想干你,可我不是缺了一样吗。”

“你个流氓!”

“我就是流氓啊。”蓝忆荞狰狞的笑,一把扒开宋卓的胸,拿出自己今天重新又刻的另一枚小巧玲珑的私章,从包里掏出一块印泥,按下去,拿起来。

然后朝宋卓胸上‘啪’!

“好了。”蓝忆荞满意的道。

“流氓!我要控告你个流氓。”宋卓一边穿衣一边吼道。

“你控告我什么?”蓝忆荞笑嘻嘻的问。

“我控告你给boss盖大印!”一直都不明白前几日蓝忆荞刻那个私章是干什么用的,今天看到她这么恶作剧的给自己盖了个私戳之时,聪明的宋卓立即想到了。

蓝忆荞:“……”简直愣了。

怪不得是boss的首席一秘,这聪明劲儿绝不是盖的。

“你别走,我也给你盖一个,我就盖你沟里。”宋卓一把抓住蓝忆荞。

“噗哈哈哈,你又没私章你怎么给我盖!”蓝忆荞耍赖。

“我按手印,手印同样具备法律效果。”宋卓一边手指头按印泥,一边扯住蓝忆荞。

两人在厕所里又叫又笑又闹。

丝毫没有发觉,另一件单厕内,后补秘书周彤听到两人笑闹声,她的心里十分不平衡:“总裁的一秘了不起吗!”

随即,走出洗手间。

蓝忆荞和宋卓闹了一会儿才从洗手间走出来,开心片刻的好处就是,接下来宋卓又精神抖擞起来,刚才都已经昏昏欲睡了。

她在忙工作,蓝忆荞就趴她的办公桌前看着她,时不时还给她帮个小忙。

有人问宋卓:“小姑娘谁呀?”

“谭总家的小保姆。”宋卓随口答道。

因为佟博翰的事件,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谭总家有个保姆替谭总顶锅,再加上大妈姚淑佩时不时的在场合上说起小保姆无辜,小保姆很可怜等等。

以至于,公司里也有一部分消息灵通的人知道关于小保姆的事情。而今终于亲眼看她这样乖乖模样坐在宋卓面前帮着宋卓干小活。

“荞荞,帮我把这个碎纸机里销毁一下。”宋卓吩咐道。

“恩恩。”

“荞荞,给我订书机订上,记得分类哈。”

“放心吧。”

“荞荞,给我倒杯水。”

“好哒!”

小姑娘小跑着去倒水,她看到宋卓的嘴巴干了,知道她忙的来不及喝水,所以跑快点去给她倒水喝。

乖得像个宋卓的小助理。

在很多谭氏集团高层的眼里,此时的蓝忆荞就是人畜无害又乖又懂事的小姑娘。

他们谁人也想不到,就这么个听话的,眼神纯净的让人生怜的小姑娘,在半小时之前,才和他们的总裁大干一场。

这场战役,则完全将她的私戳冲刷的没了颜色。

“这小保姆真乖。”

“又乖又可爱。”

“很纯。”

“特懂事。”

“又勤快。”

“挨在宋秘书跟前,跟个贴心小棉袄似的。”

“我倒是希望她真的能成为总裁的女人,这岂不是要把那些整天觊觎总裁的女人们碾碎?”

宋卓看着蓝忆荞,点哒她:“你真坏!”

“我是悍匪!”

“你就得意吧!别告诉我你今天是来听这些对你的评语的?是不是心里很满意?”宋卓戳了蓝忆荞一手指头说道。

“那个……”蓝忆荞吞吞吐吐。

“忸怩什么?”宋卓打她的手。

“佟博翰的欢送会……你去吗?”蓝忆荞问道。

“这不在我的工作范围,我只负责外围工作。”宋卓笑笑。

“你一boss的大秘,就不能作为boss的女伴出席活动?”

宋卓何其聪明。

她将文件并在一起往办公桌上顿了顿:“荞荞,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蓝忆荞:“……”

“快说!不说不帮你!”

“就是那个……三房,她明天和冤大头一起出席活动啊?”蓝忆荞终于酸溜溜问出了她今天最想问的问题。

宋卓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她看着蓝忆荞,伸手替她拂了拂了耳边的发丝:“荞荞,谭总其实……很自律,别看他这么大一个总裁,青山市举足轻重的男人,可他从来不跟女人乱来。”

蓝忆荞咬了咬唇:“我知道,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我才特别羡慕……那个女人。”

“荞荞,你才是boss唯一的女人。”宋卓看着她,认真的说。

蓝忆荞突然甜笑:“好吧。”

继而恳求道:“怎么样能去现场?有办法吗?”

她太想去看看了。

她告诉自己很多遍,不要去现场。

不要去。

但,她还是开口问了宋卓。

“真想去啊?”宋卓也想去,不为别的,就为了当场盯着那个曹瑜。

她太讨厌曹瑜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