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谢氏女儿(1/1)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亲人都是哪怕远隔万水千山,一颗心却也息息相连的。

那大都是故事里才有的情节。

而现实,往往是被很多事物蒙蔽的。

比如谢老太太。

三十多年前,找她认亲的不计其数,却个个都是骗子,时间久了她一颗心早就麻木了。

更何况

前不久老夫妻俩听到阿城娶妻的第一时间便不解的问戴遇城:“阿城,你要娶妻了怎么没跟我们老两口说一声,无论如何我们都算是你的长辈,那姑娘是那家的?酒席在哪儿办?”

没想到戴遇城不置一笑的说:“娶她只是为了要稳定馨儿的情绪,馨儿今年该考大学了,我不想毁了她的前程。”

谢老夫人当场就很不解:“这样,被你娶回家的姑娘岂不是太无辜了?”

“无辜?”戴遇城冷笑。

粗略的将苏焕如何想要挂上楚慕寒,而且跟蓝忆荞关系不一般,以及蓝忆荞如何害楚家人不得安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如此以来,尽管谢老董事长和谢老太太尚未见过戴遇城这个名誉上的新婚妻子。心底里却已经对苏焕产生了一种厌恶之情。

原本还将信将疑,这乍一见到苏焕,苏焕开场就认亲的的行为,则完全打消了老两口子的疑惑。

这女人!

妈都叫上了!

居心为何!

“我只有一个儿子,如今在国外定居!而且我那儿子经近五十岁了!我老太婆也已经七十六岁将近八十岁的人了!你这小女子看你年龄顶多不过二十多岁罢了!你觉得我老太婆五十多岁的年龄还能不顾老脸生个孩子出来,然后扔了?!”

一番话说的苏焕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离开也不是,握老太太的手也不是。

她像被人火里烤一般。

一双闪烁不定的眼神像是做贼心虚,其实她是特别羡慕特别向往有钱人,看到有钱人就想多看一眼。

一抬目,她对上了谢老太太锐利的眼神。

老太太年近八十,一头银白色的发丝没有一丝凌乱,皮肤虽然松弛,却保养的非常好,肤色莹白中透着一种老年人特有的精神矍铄,她眉目清晰,眼神锐利,妆容得体。

虽老,却处处彰显苍华气质。

尽管她眉心皱成了深深的一道沟,锐利的目光嫌弃至极的看着苏焕。

可苏焕仍然觉得她像谁?

总觉得认识她。

难道是自己上一世认识她?

难道这世上真有前世今生这一学说?

“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戴遇城呵斥她就跟呵斥一个下人的语气是一样的。

“呃……”苏焕很没脸,双手交握着,眼眸舍不得离开老太太,却又不得不离开。

临走,她问戴遇城道:“我……我可以出去一下吗?”

“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牢笼,你有行动的自由。”戴遇城看都不看她。

我是你的丈夫。

这句话让苏焕心里升腾了一种无比美好的希望,她脸上露出一种期熠的笑容看着戴遇城:“我今天想出去买点东西,你可以给我点钱吗?”

“你在孕期吗?”男人问。

“啊?”

苏焕脸一红:“没,没有。”

昨天才刚要了,怎么可能马上就怀孕?

“你有手有脚吗?”戴遇城又问。

“……”苏焕。

“不在孕期,不在待产期,不用哺乳婴儿,你又有手有脚,你告诉我,我凭什么给你钱?”戴遇城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说话的语气也很平淡。

却透着一种比冰窖里出来的冷气还要冷。

“对……对不起,我开玩笑的。”苏焕垂着头脸红到脖子根。

“我从不跟人开玩笑!”

“那……我走了。”

“不用向我汇报,我不限制你的自由!”戴遇城压根就不看她一眼。

“呃……”苏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戴遇城的‘沁园’别墅的。

只觉得自己真的比个跳梁小丑也不如。

她走远了,身后谢老董事长和谢老太太两人齐齐看向戴遇城。

谢老太爷开口了:“阿城,你这么对她,不怕她走了不回来?”

“她要是真的不回来我反而佩服她,并且给予她一千万补偿我都不在话下,然而她甘心不回来吗?”

戴遇城看着谢衡春:“伯父您是不知道,现在的女人,就像她这样的,想攀龙附凤的女人,个个都是消尖了脑袋想尽一切办法,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你看看我刚才连一点尊严都不给她留,到了晚上她还是会回来,这就是……女人至贱则无敌。”

语毕。

戴遇城轻笑,喟叹,感慨。

他不是十恶不赦的男人,他从不毁坏良家妇女,但,想要觊觎他戴遇城,想要毁害谢家,想要毁害馨儿的话。

他戴遇城有的是冷硬的方法让对方服服帖帖。

谢衡春看着戴遇城的表情若有所思:“阿城,你有没有无意中在她面前说过你在寻找你梅群姐的下落?”

“从未提过。”戴遇城肯定的说道。

谢衡春:“……”心中很是奇怪。

讲句心里话,他看到小姑娘的时候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小姑娘脸皮实在是厚。

实在是不要尊严。

他也反感,他的反感代替了他对苏焕的那一抹似曾相识。

他苦笑对自己老伴说道:“老太婆,我们有三十年没有遇到这样找上门认亲的女人了吧?”

三十年前,他们的先天残疾斜眼子女儿谢梅群刚离家出走的那几年,谢氏门槛每天都有不下十几名斜眼子女人前来认亲。

到最后,谢衡春夫妇的一颗心都被认麻木了。

以至于后来,他们干脆将女儿离家出走的消息完全封锁,反正女儿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以后想开了自然会回来。

所以后来他们官宣:女儿暴病而亡。

却没想到自官宣之后到现在,女儿已经整整三十年没有再进谢氏的家门。

女儿是死是活?

老夫妻俩到现在都是一块天大的心病。

每一年他们都曾花大量的财力人力,到全国各地秘密寻找女儿的下落,但凡有一点点特征类似者,他们都不放过。

然而,直到现在仍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老两口双双都年近八十了,还能活在这世上多久?

想起那苦命的女儿,谢老夫人就老泪纵横:“梅群我的儿啊,难道你就一点点道歉的机会都不给爸爸妈妈?都不能给我们一个忏悔的机会?你这是存了心让我们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直到老死吗?”

看到老夫人触景生情,戴遇城心情沉重,他坐到老夫人面前问道:“梅群姐也应该有五十岁了吧?”

“今年五十整。”老太太垂泪说道。

“伯母,阿城一直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跟伯父伯母您详说。”戴遇城看着谢老董事长夫妇说道。

这几年里,他每年都斥资上亿元在暗地里搜寻谢梅群的下落,无奈老董事长夫妇一再安排他,这事不能声张,因为一旦声张就会有铺天盖地的茂名顶替者前来相认。

就如今天的苏焕。

所以戴遇城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寻找。

但是,谢老董事长夫妇是他戴遇城一生之中最大的恩人,老夫妻俩对他有知遇之恩栽培之恩再造之恩。

他无论花费多大的力气,穷其一生,也想在老夫妻两人命归黄泉之前,找到他们唯一的女儿。

然后将两位老人的继承权,交到女儿手中。

寻找谢梅群,便是戴遇城今生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苦思冥想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但又不知道老董事长夫妇二人愿不愿意采用。

“阿城,你就等于是我们的亲儿子一样,还有什么话不能对我们说?”谢衡春一脸期待的看着戴遇城。

“伯父伯母也曾经设想过,梅群姐大概在和你们赌气,一辈子不愿意露面,这说明什么?说名父母和女儿之间存在误会。”戴遇城分析着情况。

“哎……”

老太太叹息:“也不是什么误会,当年的确就是我和你伯父对不起她,将她的心伤透了,她才逼不得已离开的,这么多年以来,我和你伯父几乎每天都活在愧疚之中。”

“伯父伯母,你们也别难过,这世上哪有不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您当年也是一念只差,现在也忏悔了这么多年了,我想,可不可以以谢氏集团寻找女儿这样的一个故事原型改编成一部电视剧,我来做投资人。无论斥资多少,一个亿也好,哪怕十个亿!只要电视剧制作精良,电视剧的结尾是父母诚恳的向女儿道歉,女儿也原谅了父母然后回归家庭。只要制作精良,演员班底扎实,一定会成为覆盖全国的热播剧……”

听到这里,谢衡春夫妇两人眼前都顿时一亮。

“阿城,这是个好方法!”

“阿城!”老太太更是惊喜的一把握住戴遇城的手:“阿城,我们老夫妻两此生遇到你,也算我们没白活,如果万一还能找到你姐,谢氏集团的财产就你姐和你五五分。”

戴遇城淡然一笑:“伯母,阿城承蒙您二老看得起,能够在谢氏施展,借着谢氏集团的名头,阿城手底下也不下二三十亿资产了,至于谢氏集团,只要能找到梅群姐,谢氏集团自然是她的。阿城从不觊觎。”

“阿城,你是个好孩子。你放心吧,我们老夫妻两个会把馨儿当亲生的亲孙女一样看待,过几天不是馨儿十八岁的成人礼了吗?我们老夫妻俩出面给她承办,绝对让她成为整个青山市的公主。”谢衡春高兴的承诺道。

老太太也一改愁容,满脸含笑:“馨儿那孩子,我也喜欢的不得了,我膝下又没什么人,她可不就是我们亲孙女嘛!”

“谢谢伯父伯母。”戴遇城道谢,然后看看腕表上的时间说道:“伯父伯母,我得赶去公司了。”

“你看看,被那个苏焕耽误的,都忘了今天来此的正事了,给佟博翰送行的时间,韶川是怎么安排的?有没有安排你和我们老夫妻?”这是谢氏夫妇今天来此的主要目的。

戴遇城坦然一笑:“放心吧伯父伯母,谭少总现在青山市的身份和地位可谓是无人能替代,阿城一定会紧跟着他的步伐,目前来看我跟他的关系还不错,这次给佟博翰佟老先生的送行酒,他是主,我是辅。您二老也在应邀行列,就在明天。”

“那太好了!”老夫妻俩都欣慰不已,谭家的少辈之中,老夫妻俩最欣赏的就是韶川,如果阿城能和韶川走的近,他们老夫妻自然是十分放心的。

两人离开之后,戴遇城也驱车去了公司,一整个上午将公事处理完,吃了午饭,他给谭氏集团总经办去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宋卓。

“宋小姐,我是谢氏集团总裁戴遇城,我想问一下谭总今天下午有时间吗,我想见一见他。”戴遇城是个十分有分寸又有礼貌的男人。

从不会像楚慕寒那般,偏偏妄想。

“戴总您稍等,我看看谭总的行程表。”宋卓一边对着电话,一边翻阅,过了一分钟,她电话里回道:“有的戴总,您来吧。”

“好,谢谢!”收了线,戴遇城便驱车去了海川大厦。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蓝忆荞找工作又找了一个上午,又是无果,一个人独自在外面吃了个麻辣烫,中午已过,她找工作的劲头都被一次次的被人拒绝磨的,没了信心。

即便如此,她还是去了一家公司应聘,结果人事专员问她的话的时候,她答非所问。

“小姐,你大学没读完?”

“嗯,我昨天太累了。”

人事专员:“……”

又问她:“你是学时装设计的?”

“我今早起晚了,没盖大印。”

人事专员:“小姐,你从那里来?”

“我好担心,我没盖大印怎么办?”

“小姐!请问你哪个精神病院里偷跑出来的病人!”人事专员猛然一拍桌子。

蓝忆荞吓的灰溜溜向外窜。

窜出那家公司之后,她没再去找工作,她知道她心不在焉,找了也没用。

她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

他吃午饭了吗?

他今天穿的哪双鞋啊?

他的脚舒服不舒服啊?

给他打个电话,问他晚上回来吃吗?

还是不要了,他忙。

蓝忆荞你不要这样好吗!

我求求你了行吗!

你他妈就是个花痴!

你个花痴!

掏出手机,快速的拨通,焦急等待:“喂……”

“嗯。”男人在审阅文件。

“你吃午饭了吗?”

“没。”

“你在办公室啊?”

“不然你以为我在哪里?”

“那个……”

“我自己刚自检过,大印完好无损。”

“拜拜。”蓝忆荞‘啪’挂断电话。

半小时后

谭韶川的专用电梯里走出来一个倩丽的身影,这身影手中拎着一份外卖盒饭。

她走出来的时候,电梯外面正好有两名谭韶川的心腹大将刚从谭韶川的办公室里出来,乍一看到谭总的专用电梯里竟然走出来一个大活人。

俩高管吓愣了。

“你……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蓝忆荞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两位高管。

“你怎么进来的?”两高管严肃的问道。

“走进来的啊。”蓝忆荞莫名其妙。

“谭……一定是谭总的电梯坏了!对,谭总的电梯坏了!”高管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是吧?”蓝忆荞吓出一身的冷汗,他的电梯坏了她竟然浑浑噩噩的上来了,这里是第六十八层!

六十八层哎!

差点要没命吗?

她提着一颗‘砰砰砰’的心,连门都没敲就直接闯入了谭韶川的办公室。

正在审批文件的男人乍一看到她,却没有太多的惊奇:“你怎来了?”

蓝忆荞一脸苍白的来到他面前,抱住他的头,无限珍惜的喃喃自语道:“幸亏不是你,幸亏不是你,幸亏不是你。”

“怎了了?”男人问道。

------题外话------

十二点之前,还有二更,我先把闺女弄睡哈。么么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