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恶整佟桐(1/1)

谭韶川一愣。

小狐狸精难不成是个千里眼顺风耳?他刚答应和佟桐一起共进晚餐才两小时,小阎和宋卓还不知道呢,小狐狸精已经知道了?

看来自己以后几十年的岁月里,要是真学了别的男人那般在外面偷腥的话,还不分分钟就得被狐狸精逮个正着?

“是的。”他没打算隐瞒她,本来就是出于礼节而答应的一场纯商业性质的晚餐而已。

他也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那边一副至交好哥们的语气对他说:“我都跟你说了,佟桐不适合你。”

“哪方面不适合?”他毫不避讳陪同人员,只驻足问道。

她说:“她鼻梁骨太挺了,像整形整出来的。”

他说:“这种现象很普遍,算不上大缺点。”

她又说:“她颧骨太高,整个就是一克夫相。”

他也说:“我命硬。”

她再说:“她眼睛又圆又大!”

他跟着说:“这不是缺点,是优点。”

她:“她皮肤她细嫩,一掐就是水,喷你一脸!”

他:“还也不是缺点,是优点。”

最后她干脆:“她……长得比我丑!脾气没我悍!”

男人更干脆:“嗯!这个理由总算充分了。”

语毕。

挂断电话。

蓝忆荞盯着自己的手机自顾自的咕哝:“怎么就挂了?到底有没有听取我的意见啊?”

她站在礼服店的门口。

心里一直在想前几天佟桐让她在酒店前台支两千块钱的情景,以及她把楚心栀的脸掴的跟烂熟的西红柿似的,却把自己放了。

其实佟桐挺好的。

她跟谭韶川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这样想着,她犹豫要不要进去。

“小保姆。”这个时候,佟桐却从礼服店里出来了,她站在门边选款,一转头看到了小保姆站在门外。

小保姆今天穿的可不一般。

上身是一套孔雀蓝的宽松真丝长袖上衣,袖口是灯笼形,腰身也是灯笼形,将小保姆整个人衬托的又显腰肢又纤瘦。

很有一种飘逸感。

下身是一条浅烟色铅笔牛仔裤,将蓝忆荞一双本就修长笔直的双腿修衬的越发显得笔直修长。

脚上是一双和上衣同色系的浅口纯羊皮的平跟鞋。浅口处露出脚背的肤色莹白玉润,十分有骨相美。

这身衣服是昨天谭韶川才给她买回来的。

他本就给她买过两次衣服,再加上这段时间他和她有了肉体关系,每夜里他搂着她同床共眠,对她的腰肢尺寸,胸部围度,体长肩宽都摸的十分精准。

以至于,给她买回来的时装也是恰到好处十分合体。

其实在家料理家务的时候,她也不穿。

舍不得。

他送给她的任何一份礼物她都想好好的珍藏。

直到永久。

今天之所以穿这身衣服是为了想在应聘的时候能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希望被录用。

然而,没卵用。

但,这身衣服穿在蓝忆荞身上却着实提升了她的气质。

同样是前额没有刘海的中分发型,她上次见楚心栀和佟桐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个怯怯清纯的乡小土妞。

而今,她依然给人一种纯纯的感觉,却多了一份高贵和干练,以及轻熟知性的味道。

很干净,很青春,很知性,很美。

美的让佟桐一下子便对她起了嫉妒心。

先前可怜她,心疼她,对她内疚,完全是因为她没有杀伤力。

这乍一看到蓝忆荞如此漂亮,佟桐的攻击心立即涌出来,她怎么可能容忍谭韶川的身边留有如此好看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佟桐再没了那天可怜同情蓝忆荞的语气,而是一种审问甚至逼问的语气。

“佟桐姐,好巧啊。”蓝忆荞很惊喜的看着佟桐。

“原来那天你真的是装的?”佟桐咬牙眯眼,一副立马准备战斗的语气:“原来楚心栀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勾引谭韶川的那个女人?亏我还那么可怜你,心疼你!还让前台支给你两千块钱!原来你是个心机婊!”

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女人。

尤其还是有财有势的女人。

在面对比自己丑的,对自己没有威胁的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可能会散发出自己的善心和同情心。

然而一旦发现对方比自己更漂亮,更具有威胁性,女人往往会立马变得尖酸又刻薄。

“佟桐姐,你……你大概误会我了。”蓝忆荞也不气恼,只怯怯的解释道:“是谭先生说,以后可能不会在雇佣我当保姆了,他建议我自己出去找工作,然后他看我可怜所以给我买了漂亮衣服,让我出来找工作的时候能够被录用的机遇大一点。”

“这样啊……”佟桐悻悻的语气。

看待蓝忆荞的眼神不似前两天那般的热络,说白了她就是不能容忍谭韶川的身边有女人比她长得更漂亮!

“尽快离开谭韶川,不然下一个楚心栀就是你。”她毫不留情面的威胁蓝忆荞。

“嗯,知道的佟桐姐。”蓝忆荞点头,随后问道:“佟桐姐,你选小礼服吗?”

“问这个干吗?”佟桐问道。

“我蹲大牢之前,大学里学过时装设计,而且主攻礼服类别,我感激佟桐姐前几天支给我的两千块钱,佟桐姐如果不嫌弃我,你试衣服,我帮你参考啊。”蓝忆荞说的很诚恳。

“你?”佟桐轻叱反问。

“不过算了,佟桐姐长这么漂亮,穿什么礼服都好看的,根本也不需要我来帮你参考。”蓝忆荞自卑一笑,转身走人。

“回来!”佟桐叫住她。

“佟桐姐。”蓝忆荞真诚的看着佟桐。

“给我参考参考也好,我今晚正好是赴韶川的约,你进来吧!”佟桐心想,反正自己也是要试穿礼服的,身边多一个女人也不算什么,正好让这个女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试穿漂亮礼服,顺便还能伺候自己一把。

就这么着,佟桐在里间试穿各式礼服,蓝忆荞便在外面等候,每穿上一款出来照镜子的时候,蓝忆荞都不太满意的摇摇头。

佟桐自己也不满意。

主要她从小生活在东南亚沿海地区,受日照时间长,皮肤偏小麦色,她却要每件挑选明艳的颜色加身。

如此以来,更加衬出她的皮肤黝黑,再加上有个皮肤白皙又穿衣十分得当的蓝忆荞站在身边比的,更显得佟桐皮肤的缺陷性。

所以,穿什么都丑。

又拿了四五款进去试穿,蓝忆荞估摸着佟桐一时半会出不来,便来到店长面前问道:“你们店里有没有那种,整体款式略显大方,颜色偏淡灰色,腰结用宽橡筋收腰,然后前领口开低V领,深V处用风纪钩固定的那种款式,类似就行。”

“倒是真的有一款和你形容的差不多的款式,只是那个款式造价高不说,还特别滞销,我们一直都没拿出来卖。”店长略可惜的语气对蓝忆荞说道。

她以为蓝忆荞是跟随佟桐来试衣服的伙伴,又看蓝忆荞穿的时尚精炼很有气质,以至于不敢怠慢蓝忆荞。

“你拿出来给我看看行么?”蓝忆荞礼貌的问道。

“好啊。”要是能推销出去,自然更好。

“我要比试衣间的女士小一码的尺寸,一定要小一码哦。”蓝忆荞嘱咐。

“没问题。”小一码更难卖,店长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将蓝忆荞形容类似款式拿了出来给蓝忆荞看。

蓝忆荞看了很满意。

“这款衣服造价多少?”她又店长。

“我们进价就是三万八,原价售价应该是九万八的,但是现在有人给我三万八我也卖。”店长看着蓝忆荞的眼神,有些期待。

她以为蓝忆荞要买。

看蓝忆荞的气质和肤色,应该能驾驭了这样的款式。

“我帮你卖九千八,你给我提成三万怎样?反正你本来也打算只卖三万八的嘛,对吧。”蓝忆荞开门见山的问道。

店长:“……”

隔了几秒,她点头:“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达成协议,佟桐正好换了礼服出来。

“挺好看的,佟桐姐。”蓝忆荞拍手夸奖道。

“好看什么,偏黑。”其实是真的还不错,只是佟桐太在意和谭韶川这次的约会了,总想将自己打扮到最好看,以至于挑衣服也挑花眼了。

“我……真的觉得佟桐姐挺看的。”蓝忆荞一面腼腆的笑,一边将手里拎着的袋子向身后掖了掖。

“你拿的什么?”佟桐问。

“呃……谭先生说了,他会在我离开的时候送我一款我喜欢的礼服。”蓝忆荞咬着下唇看着佟桐。

“给我看看!”

“佟桐姐……”

“拿过来!”佟桐不由分从她手中抢过袋子。

“这是一款打折的款式,一点都不好看,还缺码数,不好看的,佟桐姐……”蓝忆荞挤着笑容,牵强的说道。

“哟!我看就很好看的嘛!”佟桐立即拿出那款礼服朝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突然发现,这款服装的颜色立即将自己皮肤衬白了很多。

“佟桐姐,我已经付过钱了,是他们打折的,你知道的我没钱买原价,他们店里只有这一款打折的,你……成全我好吗?再说了,这码数小,我穿正好,你穿不进。”

“你是在说我比你胖吗?”佟桐脸色怒看蓝忆荞问道。

“我……我是怕你穿不进。”

“不试怎么知道!”佟桐拿了衣服就进了试衣间。

蓝忆荞:“……”

十五分钟之久,佟桐乍一出来,立即惊呆了全场。

那腰身收的!

那胸部高耸的!

那臀部翘挺的!

性感迷人又不失高贵优雅,而且她的小麦肤色在陡然间提亮了好几个度。

“佟桐姐,我……真没想到你穿上会这么漂亮,可是我……我已经花钱买下了这款礼服,这是我的……”蓝忆荞一边夸佟桐的同时,一边小小声的据理力争。

“你有穿出去的机会吗!”

蓝忆荞小脸通红:“……”垂首摇头,很难过的样子。

“你打几折买的?”佟桐又问道。

“两点五折,只有这一款打折,我只买得起这一款。”

“我原价买你的。让你不出门就赚百分之七十五的钱,别啰嗦了。”佟桐一边说,一边从旁随身的包里掏手机:“我微信转给你。”

“呃……好,好吧。”蓝忆荞面上是一种见钱眼开,人穷志短的表情。

佟桐轻蔑的笑。

转了钱,她让销售小姐将她本来穿进来的衣服包好,身上的小礼服就不脱了。

她要穿着它去赴谭韶川的约会。

销售员给她包好之后,佟桐拎着袋子扬长而去。

没有人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受。

小保姆的眼光真准,这个尺码对她来说的确太小了,礼服不同于其她宽松版的衣服,小一个码大一个码无所谓。

礼服本身就是可丁可卯,有的定制礼服,连胸部的高耸度都得测量的正正好好,以至于如果穿着小一码的话,会很勒。

尤其是腰节最细的局部,还是松紧带的,松紧带看上去有伸缩性,穿的时候有个好处就是勉强能穿的进,可穿上之后就知道那滋味真不好受,那将近十公分的宽橡筋能把腰一周的皮肤勒出血来。

越穿越紧,时间越长越无法喘息。

但话又说回来了,小一码穿在身上就是好看,因为腰部勒的死紧死紧的原因,她的胸部都被衬托的高耸入云,沟缝极深。

而且,她在店里选了十几款了都没有这一款衣服最是将她的小麦肤色衬的很白。

所以勒死她,她要穿这款。

佟桐忍受着被勒的滋味坐车远走,蓝忆荞在身后无邪的笑。

她所学专业就是时装设计,对于色彩的搭配更是她特长中的特长,她自然明白,越是肤色偏小麦黄的那种颜色,越是不能搭配暖色调亮色调的衣服,须得搭配淡淡的,略灰暗的颜色,才能将小麦黄的肤质衬托出一种错觉差,看上去像奶白色。

这款小礼服就是蓝忆荞特意为佟桐选的。

“小姐,谢谢您把我们店里积压的呆款都卖出去了。”店长在身后对蓝忆荞道谢。

“你不是也让我赚钱了嘛,你给我账号,我转账给你六万八,我留三万哈,说好的。”蓝忆荞喜滋滋的说道。

“好的,以后常来啊。”店长对她客气的要命。

蓝忆荞晕晕乎乎的走出了礼服店。

天有点点擦黑了,她在街上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算账:“一天赚三万,十天赚三十万,一百天就是三百万,那我欠冤大头的二百万块钱岂不是半年之内就能还清了?还是不要还清的好吧?还清以后就没什么理由再赖在他的家里。”

这个傍晚蓝忆荞前所未有的奢侈一回,用自己赚来的钱,买了一份价值六十八块钱的日本豚骨拉面吃了。

吃饱喝足她又掏出手机给谭韶川打了电话。

电话那一端,谭韶川已经来到了江边海景餐厅,临江落地玻璃房雅间内,谭韶川无意欣赏江中的灯火璀璨,他只想等待要等的人快点来,然后快速结束这场极为无聊的约会。

要等的人尚未等到他接到蓝忆荞的来电。

“喂……”蓝忆荞压抑着自己的兴奋。

“你自己出去买点吃,或者打电话让小阎和宋卓陪你一起吃饭,我会尽快回家。”他的语气像在和妻子交代行踪一般。

“我已经吃过啦,就是想问问你,对于我今天帮你的大房媳妇设计的造型,你满意吗?”蓝忆荞问道。

“什么?”他没听懂。

“就是你大房媳妇佟桐,她今天的礼服是我专门为她打造的啊……”这边正说着,那边谭韶川已经看到了款款而来的佟桐。

他愣的忘记回答蓝忆荞。

眼前走来的女人像个蛇精。

那被勒的快要蹦出来的蜂腰,那被硬生生挤在一起高耸入云极为突出和腰结很不协调的硕大胸部,那紧吧的都把大腿根印出来的裙身……

“怎么样啊?你是不是看呆了?美吧?”蓝忆荞问道。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么么哒

推荐好友鱼家小胖的新文《枭爷蜜宠:萌妻有点甜》

“未婚妻与狗”

一则新闻将低调的新晋影后推至风口浪尖。

传言傅家小三姐为人谦和、颜值爆表,演技精湛,行事低调。

不想却在遇到神秘太子爷程昊天后现了原型。

某日傅家三小姐霸气的将高抬左腿,左脚轻踏在某人身前的茶几上,高举握在左手中的手机,右手摩擦着手中的板砖,痞痞地轻抬下颚,“选一个吧!”

“……”

某人无语向晴天,得~自己选的媳妇,就算是个傻子也得宠着。

轻叹一声,默默地将某人的漫画年费又续上了。

这是一只纯情大灰狼和心机小白兔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主女主身心干净,只宠不虐,喜欢虐文的小可爱请慎重点阅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