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穿哪一条?(1/1)

戴遇城猛然抬头,十分意外的看着对面坐在大班椅上的谭韶川。谭韶川目无表情,正低头看合同,仿佛这是一件再举手之劳不过的事情。

而戴遇城则不然。

一向以孤傲冷厉,让人捉摸不透而著称的谢氏集团现任总裁戴遇城在这一时刻,在谭韶川面前,却是一副受宠若惊,有些激动,有些不知如何自处的表情。

他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谭韶川,就一个月前‘鼎尊’会所那件事,谭韶川到底有没有记恨他?

从现在谭韶川的表情以及肯定的答复来看,显然谭韶川早已放下了那件事。

当然了,那件事他处理的也比较利索。

废了梁胖子的双手。

废了金盈盈一只眼睛。

这些还不够,最主要,这次金融融资事件,他的积极度和配合度也非常好。

以至于由于他的带头集资,谭韶川在短短一星期内,融资五十亿。

五十亿对于谭氏集团,或者谢氏集团都不算钱。

可如果五十亿现金周转资金,却是极为难得,五十亿,足够谭韶川抵御佟博翰的资金抽离。

甚至于足够谭韶川将佟博翰从本土赶走,让他滚回东南亚,永远不要觊觎内陆这块肥肉。

而以后,有可能谭韶川便能一举开拓出内陆这一块的金融行业。

谭韶川这一石几鸟的计策,其中有他戴遇城出力不少。

当然了,大约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蓝忆荞压根在谭韶川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狗屁都不是。

心里这样想着,又和谭韶川聊了一些以后的合作意向之后,戴遇城起身告辞了。

谭韶川看了看腕表,正好是下班时间。

自己这段时间因为陪同佟博翰的原因一直都早出晚归,大约一周都没在家吃过饭了。

想到此,他拎了公文包下班回家了。

这么早就回家,他并没有打电话通知家里的保姆。

反正也是个不会做饭的,只能当摆设的保姆,通知了也没用。

临近家里的超市附近,谭韶川吩咐小阎停一下。

他要去超市买菜。

小阎没听错吧?

Boss还是boss吗?

他穿梭在蔬菜区买菜的样子,颇像个居家男人,却又丝毫不油腻,形象极佳,很有一番叱咤商界和叱咤厨房融合一起的魅力滋味。

小阎禁不住在心里嫉妒起亲闺蜜来。

一个悍匪,你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时候也不觉得悍匪是亲闺蜜了。

男人拎着菜到家时,蓝忆荞正狗一样趴在地上卖力擦地。

她今天在外面浪了一天,钱倒是花了好大几千块,就是家里的卫生被拖到了现在才打扫,原本以为他今天也和前几天一样,晚上要很晚很晚才回来。

谁知道他怎么搞突然袭击似的,下班这么早?

她坐在玄关处的地面上,半身长的围裙被她兜起来系在前身,长袖的T恤衫撸在胳膊以上,膝盖下面垫着一块海绵垫子,她抬着头,抿在耳后的头发有一丝凌乱,额间是密密麻麻的细汗珠子。

她就这么坐在地上的姿势,仰望着一身西装,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提拎着菜的男人。

“你怎么也不跟我打个电话就回来?”小保姆以居家女主人的语气自居:“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她说话轻轻的,语气里含着一种小确幸。

他好几天没在家吃晚饭了,乍一回来,她能不高兴嘛。

就跟小别胜新婚似的。

但,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她在恪守着一个做保姆的本分,不会过分黏住他,更不会约束他。

男人上了一天班,西装袖弯处略有褶皱,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挺拔高大,以及内敛成熟的男人气息。

她总也看不够他。

看到男人向鞋柜边挪步,她立即奔过去,弯腰将男拖拿出来,翻过来用软布擦一擦鞋底子,然后将拖鞋放在他脚边。

他换鞋,她将拖鞋放鞋柜里。

男人蹲身将她扶正,双臂合力一抱,双手就要去解她后背的围裙。

她笑了。

双手按住他手臂,眼神熠熠的看着他,神秘兮兮的道:“跟我来。”

他愣了一秒。

“来呀。”她走了两步,转身拽了拽他的袖子。

男人跟着她来到厨房。

第一眼就看到厨房里挂着一款男式围裙。

围裙是深蓝色的,显得内敛精致,又具有居家的味道。

“我今天刚给你买的,我已经知道你不太喜欢花哨东西了,所以我都是拣庄重一点的款式买的,怎么,喜欢这款围裙吗?”她问道。

一边问,一边拿了围裙,踮着脚尖给他套上。

她从前面勾套在他脖子上,肢体难免和他有所摩擦,她没有刻意回避,表情自然的不能在自然了。

她和他反正已经有了肉体关系,她不是矫情的人。

脖子套上去,她又双手从前面抱住他,为他系上了后背的带子。

“好了。”她满意的看着他。

他看了她一眼,眼眸里的内容平淡镇定却又深不可测,她不敢猜他,只翻了翻他拎回来的袋子看了一下。

“土豆,西蓝花?羊肉丝,还有烙馍卷儿?”我知道你嫌我炒的菜不好吃,我给你打下手,你先炒羊肉,弄西蓝花,我洗土豆切土豆。

她说着便动起手来。

男人也没阻止她。

两人配合着做饭就是快,既快又心情愉悦,三个菜一个西红柿蛋汤也才半小时就好了。

看着粗细不一,粗的犹如木材棒,细的土豆犹如牙签一般的一盘他土豆丝儿,蓝忆荞想笑。

她坐在他对面,笑嘻嘻说道:“我吃细的,你吃粗的。”

“为什么。”男人开口问道。

“我年龄比你小,个子比你小,体重比你轻,粗的我吃不下哎。”

男人:“……”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占了小便宜小得逞的小模样,一句话没说,专拣粗的吃。

两人同时吃完饭,她起身将他从餐桌上拉起来,推着他去了客厅:“你看新闻,看电视,看综艺节目,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将他安置客厅,她便美滋滋儿哼着小调在厨房里洗洗涮涮,直到厨房餐厅收拾的窗明几净。

她出来餐厅,他却已经不在客厅了。

她‘蹬蹬蹬’的跑上楼,来到他的卧室门边,看到他已经脱了鞋子,脱了袜子。

并且在她今天刚买的多功能小地毯上踩来踩去。

这款地毯是她找了很久才找到的,一片比床还小一点的面积同时有滚珠,有辫子搓,以及毛绒三个部位。

“这是一款懒人健身器形地毯,你只要每天上床之前和起床之后,在滚珠和辫子搓上搓搓你的脚掌,你就能起到健身和醒脑的作用,怎么样,喜欢吗?才两千块钱哎!”她献宝似的说道。

“不喜欢!太贵!”他斥她。

“嘿嘿嘿,里面还有个更贵的。”她才不管他斥不斥她,只拉着他直朝她的浴室内走,来到浴室的门边,她指着一个高级的洗脚盆对他说道:“你看!洗脚盆,你说你这个土老财,我在监狱呆了两年我都比你会享受,你坐拥几千亿资产,怎么就不给自己买个多功能洗脚盆呢?你知道人脚上的穴位有多多?照顾好你的脚,可以延年益寿。”

她介绍的很兴奋,介绍完毕便看着他。

他深邃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

“怎么啦?”她站在他面前,仰望着他,问道。

“怎么回家来的?”他突然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声音醇厚低沉的问道。

“什么呀?”她没听懂。

“我问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回家的?送货上门吗?”他觉得不太可能。

“不告诉你!”她很得意。

一个地毯那么大那么厚,跟个棉被似的,还有一个脚盆,还有内裤,还有围裙,其实还买了其他生活用品,虽然很多,可她愣是用一个大尼龙袋。绑在小电瓶车的后面驮回来了。

她是个生活能力很强的人哦。

他一个转身出了卧室。

她不解,跟在后面看他。

他去了书房,坐在电脑前。

他在书房的时候,她一般不打扰他。

因为怕影响他的工作。

他将监控系统打开,然后按着快进。

直到视频内出来一个骑着电瓶车的女孩,电瓶车的后端绑着一个大大的尼龙袋,女孩将电瓶车骑到别墅的门口,卸下来,又拖又拉又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一大袋子物品拖到了客厅内,倒出来。

楼上楼下,一一摆放好。

他还看到了她洗衣房内,用手小心的为他洗刚买来的那七条内裤。

镜头下的她累的气喘吁吁,毫不惜力。

他突然对着视频轻叱一笑:“真是个呆女囚!”

鼠标键一点,视频关上。

男人快速出了书房,女孩还站在他的卧房门口远远看着他,不知道他干什么。

男人两步便来到她的面前,毫无预示,极为快速的他一个拦腰将她抱起,直接甩在床上,双手按住了她的手腕,原本很使劲。

突然想到第一次时候将她的手腕按的青紫淤血,他又突然放松了。

随之,温热的唇覆上了她的额头。

轻轻一点。

他放开她,认真的看着她:“这一个星期我没在家吃饭,很想我?嗯?”

她立即欣喜过望。

使劲儿抿唇笑,然后双臂圈住他的颈子。

吻,雨点般落在他的脸,他的鼻子,他的带着刚硬胡茬的下巴上。

他若是不主动。

她也不会在主动。

她是女囚,他是高高在上的王。

她不想让他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她不要精神绑架他。

然而,他主动了。

她心里喜悦甜蜜。

她不要求更多,她只想就这样每天看着他,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等他下班,为他打扫卫生,为他做着一切。

她就已经觉得,生活还没有抛弃她。

她将他的颈子圈的很紧很紧。

她伏在他的耳边,呢呢喃喃道:“你知道吗,你就像一根羽毛的尖子,轻轻的在我的心脏上挠了一下,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反而是很舒服,整个心脏都抽缩在一起的感觉,特别想让你挠我更多……”

“你这个妖精!”

“嗯,我是个专门勾引你的妖精。”她很自然,很大方,很放得开。

她主动吻了他。

他一个横拖又将她抱起,用力往大床的中央甩了过去,继而她的鞋,她的衣服。

她身上的一切一切。

他没用一分钟便将她退却的一干二净。

大掌覆了上去。

“伤口好了?”

“没好我也愿意!”

“还没好?”他之所以一星期都早出晚归还有另一个原因,他怕在她没好之前他忍不住,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见她。

“早就好了,我没那么娇气。”她搂住笑的甜极了。

他整个人覆了上来。

这一夜,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睡去。

只知道翌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是不是起晚了?恍然睁开眼,便看到眼的上方,男人正看着她。

“早安。”她的嗓音有些粗哑。

他不语,光看着她。

“早安!”她一个翻身,骑在他身上。

男人为了保持她重心的平衡,双手掐住她的咯吱窝,任由她闹腾。

直到男人的手机响了。

男人双手掐住她咯吱窝,没手接电话,她便调皮的拿起来,看着男人:“我可不可以接听呢?”

她是开玩笑的话。

她当然不会接男人的电话,她知道自己的是见不得光的角色。

她和他的这种肉体关系,就连最亲的闺蜜小阎和宋卓,她也没打算让他们知道。

“接啊。”他的嗓音同样磁哑。

“啊?”她没想到。

“老婆接老公的电话,很正常。”他补充道。

她的小脸儿登时红了:“……”

他真的很会调情,尤其是彼此最为亲密的时候,他上次也是让她叫他:老公。

这样的调情手法真的很高超。

老公。

她多想这样叫他。

特别想。

可她,有什么资格?

他和她无私相见的时候,她都没有脸红,就是听到这句话,她脸红的。

在她脸红和犹豫接不接电话的时候,电话铃声挂了。

“一会打过来你再不接的话,看我今天怎么弄死你!”他双手用力一掐。

她立即笑的撑不住:“哈哈哈,呼呼呼,我接,我接,呵呵呵。”

“叫老公!”

“老……公。”她有一种晕晕乎乎梦幻的感觉,她真的有老公了?

她开玩笑的笑着问他:“你真的是我老公了?”

“废话!”

电话里铃声又响了。

“接电话。”他使劲掐住她。

“哦。”她咽了咽口水:“喂,你是哪位……”

“你是?”电话那一端传来一个冷清清的女人的声音。

“老公。”他用口型对她说道。

她看懂了,但她抿唇一笑:“你好,我是谭总家的保姆,谭总这会儿没再手机跟前,请问您有什么急事,一会儿谭总来了我转告他。”

“我叫曹瑜,橙光娱乐的艺人,昨天谭总有个东西忘在我这里了,我想还给他一下。”曹瑜的语气说的很生硬,很冰冷。带着一股子无形的傲气。

让蓝忆荞听了心里一缩。

“哦,知道了,我一会儿转告他。”

收了线,她看着男人:“叫曹瑜,大概是你的朋友?我接了没事吧?”

男人一怔。

他不想在再橙光娱乐找艺人配合他演戏了。

然而这个曹瑜似乎自己主动送上门来?

“嗯。”男人淡淡的答。

继而起身,将他按在被子里告诉她:“今天不要下床,知道吗?”

“我哪那么娇气呢!”她一个越身,下床。穿了他的衬衫,胡乱的扣上扣子,便转身去了阳台。

不一会儿,从阳台上拿回了昨天下午为他洗的,已经干了的,她为他买的七彩内裤。

问他:“你自己选一个颜色,你今天要穿哪一个?”

------题外话------

新年快乐亲爱的们,今天实在是更不出来了,实在太忙。又不行水字数,总是删删减减,改来改去。所以就晚了。

新的一年里,嘉嘉祝福所有的宝贝,猪年行大运!么么哒,爱泥萌。

明天恢复万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