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甜蜜相处(1/2)

“啊?”她歪头看着他,表情极为不可置信。

给她做饭吃?

她睡了他,他还给她做饭吃?

男人对她的表情只当没看见,而是玄关处脱了西装挂在衣架上,她也很有眼力见,他脱西装的时候,她已蹲下身去拿了他的拖鞋,帮他换鞋。

男人也不客气。

反正是自己的小女人,她做什么他都视作和他的一种夫妻间的小恩爱,小互动。

将鞋子换好西装脱了,男人径直朝厨房内走。

她跟在他的后面,像条小尾巴。

一边跟着,一边偷偷打量男人。

男人穿白衬衫黑西裤的样子比穿西装时候少了一份庄冷,多了一种随意,清爽中不失帅气。

一路跟他到厨房,他停下脚步转身,她跟的紧,直接撞他怀中。

男人就势将她拥抱在怀。

啊?

伏在他怀中,脸颊紧贴着他的胸,整个人是一种美滋滋的眩晕感。

不是吧?

一言不合就搂她?

那她以后岂不是要甜死!

齁死?

还没等她闻够她最喜欢闻的他身上特有的带着淡烟草气息的男人味的时候,他已经双手解了她的围裙,松开她,围裙套在自己身上。

哦!

是她想多了。

她站在他身后注视他。

男人身形高大修挺,从背后看他背脊很直,宽肩窄臀呈倒三角形,腰间的黑色皮带彰显着男人特有的积威。

然而,围裙系在他身上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反而更加体现了他的坦然强大。

他怎么可以有这么多个面?

坐在办公室内,一边享受着她的跨间拱一边镇定应对楚慕寒兄妹的他。

搂着她应对他的父亲以及董事局老家伙时候的他。

昨天疯狂掠夺她时候的他。

以及现在,温馨做饭的他。

是一个人吗?

忽然间,她有一种想要在背后圈紧他,贴在他的背上,一直贴着,直到他一顿饭做完的冲动。

不过她却克制了自己。

她双手交握在前,带了一些局促,带了一些甜蜜,带了很多满足的表情,站在他旁侧。

看着他做饭,是她心灵的一种极大享受。

男人当她的观摩是空气,只利索的洗菜做饭。

她心里暗自下决心,一定一定一定要学会做饭,学精!一定一定一定要做他身边最合格的保姆。

暗自下决心的时候,男人饭菜做好。

肉米炖茄芯。

清炒苦瓜。

玉米糊。

还给她炖了个嫩滑嫩滑的蛋。

都是一些易消化的。

“好香啊,你怎么这么会做饭?”蓝忆荞哪哪儿都好,讲卫生,不邋遢,做事情勤快做家务有条理。

唯独不会做饭。

这也不怪她。

上初中之前,她的衣食住行都是妈妈梅小斜打理。梅小斜虽然是个斜眼子白内障残疾人,可她心却很灵俏,她能把蓝忆荞打理的穿的干净吃的滋润。

以至于蓝忆荞自小都比一般农村小孩爱干净讲卫生,在吃方面嘴也刁,可是入了高中上了大学寄读之后,她虽然学会了像妈妈梅小斜那般会打理自己。

可她没地儿学做饭。

学校里都吃食堂。

大牢里更是如此。

然而她自小被妈妈养刁的那张嘴,却是每每一遇到好吃的,就忍不住。

她虽然再三克制自己不要把难堪的吃相带出来,可她还是三下两下把他炖的蛋羹巴拉光,苦瓜吃完,茄子肉米拌在米饭里她干了两碗大米饭。

自从做了他的保姆,她好几天没吃过一顿像样的家常饭菜了。

风卷残云后,她撑的直打嗝。

她十分歉意的堆了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向他赔不是:“对……对不起,昨天那个,很耗费体力,我饿了……”

“嗝,我好撑。”

男人起身走了。

蓝忆荞一个人在餐厅里有点小尴尬,她歪着身子看向门边,他干什么去了?

没过一分钟,他又回来了。

手上多了两个黑乎乎的塑封袋。

一袋大约二三百毫升。

第一感觉她觉得像药。

“你拿的什么?”她又打了个嗝。

“药。”

果然。

他将药拆开倒碗里,有半碗。

像咖啡的颜色。

却比咖啡刺鼻,味腥。

“给我喝的?”她问。

“嗯。”碗放在了微波炉里。

“避孕药?”她很聪明。

男人:“……”

转头看向她:“对!”

真够大言不惭的,还避孕药!你能生育吗?能怀孕吗?

避孕药给你岂不是浪费!

“我……”她其实能接受他给她吃避孕药,她特别清楚自己的身份,也不会自怨自艾。

她就是有点撑的难受,要是再把这半碗避孕药喝下去,她得撑死。

“那个,我不骗你,我……没有生育能力的,无……无论你怎么搞我,一天十次八次的我都不会怀上你的孩子,你不用担心的,真的!我……可不可以不喝药啊?”

或者明天再喝?

撑的难受啊。

男人听了她这番话心中一揪。

搞她?

她不会怀孕,所以可以尽情搞她?

不用在意后果?

她不是个自轻的人,怎么这样说话?

还这么真诚的语气?

他想到了她艰难的给自己上药的样子。

她一直不懂得依靠别人。

不,她其实没有依靠。

“撑的难受怪你自己不注意饥饱!”男人轻叱说道。

配药方子的时候,老中医就跟他说了,老姜母虽然对身体发汗发暖有非常好的效果,可也不能空腹喝。

因为老姜母辛辣,对胃的刺激性大,必得饭后,趁着胃里有食物的时候喝。

微波炉温好,他打开。

将药碗端出来到她身边,不由分便捏住她下巴:“别品味,一口气喝完。”

他怕她一品味道在呕出来。

毕竟里面有几味成分腥味蛮重的。

他却没想到,喝完了她砸吧砸吧嘴笑道:“哇,好辛辣,好甜,好暖啊。这是姜糖茶吧?”

这中药的味道她尝过。

她第一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给她喝过类似的饮料。

她就是再傻在大牢里蹲了两年没见过世面,她也知道姜糖茶是暖女人身体的。

不是避孕药。

“你怎么那么坏!还骗我。”她笑的甜极了。

他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她嘴角的药汁,一个打横抱起她上楼了。

直接进入他的卧室。

她不敢吭声,心里有点慌。

说实话,她不是不想睡他,很想。

那样会让她觉得她和他靠的很近,不分彼此的一种温暖感。

但她……

伤还没好。

可她没有拒绝,只要他要的,她都愿意给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