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精疲力尽(2/2)

手中的电话没挂,只无声的坠落了下去。

男人一边咬牙的同时一边推开了卧室的门。

正要下楼。

她惊了:“你……我……”

“怕?”他勾唇冷问。

“谁怕谁!”

就这么着,他和她下了楼来。

缓缓的,外门开启了一缝隙。

外面的楚心栀还在滔滔不绝的诉说的蓝忆荞的七宗罪。

一只白晃晃细软的胳膊突然从里面伸了出来,梦一推她,将她搡出了两步。

“啊!”楚心栀乍一看到这只胳膊,吓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鬼啊……”

她快速的向外跑出去好几步远。

突然又停住脚步。

回头看一眼,开了一条缝的房门已经被关上了。

毕竟哈佛商学院高材生,她从来不信鬼神那一说。

她捏手捏脚的再一次走近,越来越近,听到了房内有笑声。

有男有女。

男人笑低沉狂放,女人妖娆放荡。

不用推门进去看,光听这声音她都能听出来室内的场景该有多火辣。

等等。

男人的声音她认得,是谭韶川。

女人的声音她也认得。

蓝!忆!荞!

那个该死的女囚犯!

下贱!

大白天在家勾引自己亲姐夫!

简直十恶不赦!

“妈!你们今天上午为什么不把她打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回到家中,楚心栀的一张脸都哭花了,眼睛哭的肿成了一条缝。

眼皮铮亮铮亮的。

又滑稽又丑。

哪里还有一点点哈佛商学院高材生的样子。

全家人被他哭的目瞪口呆。

“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我,我三番两次亲眼看着我的未婚夫……看着我的未婚夫,啊!不是抱着别的女人,就是别的女人在他裤裆下服务他,前两次还好,是其他女人,他玩过也就算了!可这次呢?爸,妈?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活?这次竟然是我的亲妹妹!我亲妹妹睡了我的未婚夫,还大模大样的把我从我未婚夫家里推了出来,我真的没脸再活了。”楚心栀哭的凄楚至极。

哭的肝肠寸断。

哭的心烦气躁的楚心樱一伸手指着洪宝玲:“妈!都是你!你生下她的时候,明知道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你为什么不弄死她!为什么!为什么!你今天上午亲眼看见了的吧,她捏着瑾延的下巴光天化日下勾引他,一转头就去睡我二姐夫,妈,你怎么就生出这样一个不要脸的东西!你生了她不是你的错,你让她活着害死我们就是你的错!”

楚心樱也是恨到了极致。

自从苏瑾延从鱼市里走了之后,她再打他电话,他都不接。

她将这一切的罪过都归到蓝忆荞的头上。

“问你们的爸!”洪宝玲一声哭嚎。

伸手戳着楚桥梁。

“都是你……让你把她扔了,埋了,你偏不!你现在看看,这一家子人被他搅和的,还能不能过!楚桥梁你倒是给我想个办法啊!再不想办法,这个家迟早会被她搅零散……呜呜呜。我洪宝玲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哇……”洪宝玲哭的从沙发上掉在地上。

哭声把在楼上休息的老太太都给吵醒了。

“畜生!”楚桥梁抬手一锤,将木制的茶几子的角都给捶裂了。

“桥梁我儿啊……”老太太在楼上喊了一声。

“妈,您不休息,您下来干嘛?您的心脏好一点了吗?”楚桥梁一脸愤怒加无奈的看着母亲。

“儿啊,古语不是说吗,擒贼先擒王,前几日妈怎么跟你说的?”老太太人老但心却不瞎。

“哎……哪那么好找?”楚桥梁苦笑。

笑毕,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儿子:“慕寒,抓紧时间一定要找,但凡有一点希望都得找到。”

这边吩咐了儿子之后。

作为一家之主的楚桥梁这边还得回过头来安慰女儿。

其实是女儿心眼小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

不就是男人玩个女人吗?更何况这个女人,是他们楚家举家之力送给谭韶川的,既然送给人家了,不就是想让人家玩的开心的吗?

谭韶川已经算是节制的了。

想他父亲谭以曾当年,不也是姐妹通吃吗?

这在真正的豪门之内也不算个事。

那个东南亚的赌王,一生之中娶妻四五个,不也是彼此相处融洽?

“心栀,你得消消气,既然选择了要嫁给谭韶川,你就得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接受他在外面的那些女人,然后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为未来的谭少总夫人,你最主要的任务是和你的婆婆处理好关系,谭夫人那个人是个笑面虎,十分不好对付,你懂吗?”

“我知道爸,我什么都知道,我都懂,可我就是忍不下那个该死的女囚,是谁我心里都会好过一些,就是女囚不行!”楚心栀说的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是姚淑佩打来的。

“喂,阿姨……”她立即堆了一张笑脸。

“栀啊,妈问你,大周末的你约川儿了吗?”电话那一头,姚淑佩热络的问道。

“阿姨……”楚心栀心里甜滋滋的。

“叫妈……”

楚心栀脸红了,看看家里人,十分难为情的喊道:“妈……”

“川儿那个人我了解,他话少,从不主动,所以这事儿就得你主动,明白吗?妈支持你,给他打个电话,最好晚上在他那里过夜,要是早点怀上了,妈也好抱孙子……”

“哎呀,妈……”楚心栀脸更红了。

一颗心却跟爆米花儿似的。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挂了姚淑佩的电话,楚心栀脸红的看着父母亲:“谭夫人倒是很喜欢我,还让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不能再打了,你不能光听谭夫人的啊心栀,谭夫人不是谭韶川的亲妈。”楚桥梁毕竟活了五十多岁了,看人看事,阅历还是极为丰富的。

楚心栀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了手机。

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其实她打了也没用。

电话那一端男人关机。

这个下午,谁打他电话都打不进来。

这个下午,他哪儿也没去。

只搂着他的小女佣,小女囚,小悍匪从下午一直睡到天黑。

从天黑又睡到天亮。

连饭都没吃。

夜里十二点的时候,男人倒是饿醒了。

正要起身做点宵夜吃。

却发现自己的一条腿被小悍匪盘着。

她睡得很香。

很甜,很乖。

很满足的样子。

他不忍心叫醒她。

鉴于她的体力,她是真的无法做到和他势均力敌,她的的确确已经精疲力尽了。

男人就这样忍饥看着她,她睡着的样子显得乖巧无助,楚楚娇怜。

和她醒来完全判若两人。

“我们来玩过家家好不好?”女孩突然说了一句梦话。

“我就爱玩儿过家家,一大家子人多好。”她嘟小嘴。

“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家了。”睡梦中,她笑的很可怜。

“好,我们玩过家家。”男人重又躺下,将她搂紧。

许久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夜他睡得很安稳。

一觉醒来天大亮,伸手摸了摸怀里空空荡荡。

他猛一折身子坐起来,睁开眼看了一下。

偌大的床上只有他。

她呢?

------题外话------

是呀,她呢?狐狸精去哪儿了?猜一猜?

嘉嘉码子实在太慢,哈哈哈。

今天是一号,正版读者的后台都会有每个月赠送的月票。嘉嘉自然是想让你们月票给我,不过,你们喜爱哪个作者就投给哪个作者,只要不浪费就行哈。

晚一点,十点钟,还有二更。说好的万更,一定会兑现。

我就得从现在开始,除了吃饭一直到十点,五个小时,我能出来五千字就不错了。哈哈。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