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精疲力尽(1/2)

自从谭夫人来了家里对她的身份进行一番肯定之后,楚家全家人以及楚心栀便有了底气。

本来就是嘛,她自身条件也不差。

父亲是大画家,母亲曾是大学校花。

自己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点底气和傲气。

母亲告诉了她关于鱼市的事情。

母亲说这是个机会,趁着蓝忆荞一身腥臭,特别丑陋的时候,她正好可以彰显自己的美貌和知性。

顺便来打探一下,谭韶川对蓝忆荞是个什么态度。

来的路上,楚心栀一直在想老谭总谭以曾说的话,他说蓝忆荞在谭韶川的家里跪地爬头打扫卫生。

可想而知,蓝忆荞的地位在谭韶川的面前得是多么低下?

“谭……韶川,我可以进来吗?”她鼓起胆量直呼谭韶川的名字。

也觉得自己本来就应该称呼其名。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越是小心翼翼的称呼他为谭总,反而会惹的他心烦嫌弃,致使他和自己有了距离感。

楼上,斜倚在床头上的谭韶川在听电话,旁侧的小狐狸枕在他的腰腹处,一听到电话里传来楚心栀的那声:“韶川。”

狐狸很不厚道的笑了。

一边笑,一边双手掐他。

又掐又扯。

“嗷……”谭韶川立即挂断电话,满眼喷火的看着趴在自己腰侧的妖精。

“坏蛋,你要谋杀亲夫吗?”他咬着牙拎她耳朵。

她眼眸朝上看着他,甜甜的笑:“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伸缩性有多大。”

谭韶川:“……”

“楚心栀在叫你的名字。”她又用力的拉扯了一下。

“吃醋了?”男人问道。

“嗯。”她点头。

继而笑道:“我就是说出了我的真实心里反应,反正……我听到她叫你的名字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她是真的实话实说。

她很想说她有什么资格吃醋呢?

她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求他什么。

她只是想把自己奉献给他而已,不要求回报,不计较他以后会娶谁。

更不会,绝对不会纠缠他!

一定不!

想是这么想,可事摆在面前的时候,她却做不到潇洒洒脱。

做不到就做不到吧,她不勉强自己。

自己真的只是把想法说给他听。

她的笑容甜甜的,很放得开。

手上摆弄着,很是爱不释手。

很想看一看。

她又不敢。

别说看了,想一想就心跳加速狂咽口水。

又很满足。

因为自己实实在在拥有了他。

多甜蜜。

“把她轰走,敢不敢?”男人磁哑着嗓子含着一种极浓的情趣戏弄的语气问她。

“你想把她轰走吗,你想的话,我就轰她走!”她说道。

她听他的。

他不喜欢的事情她会为他出头摆平。

即便是他要她的命,她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来送给他。

无怨无悔。

“不愧是个悍匪。”男人也不管门外等着的女人了,突然有一种炽热的情绪,越是有人来打扰他和她的时候。

他的兴致越是旺盛无比。

粗粝的大手从另一侧掏进去,极为精准的找到了她。

“啊!”猛然间她像触电了,整个人坐了起来。

“好啊你……偷袭我!”她不甘示弱,一挺身爬起来,长腿跨他腰上,两只手臂一左一后,伸手扯住了他的耳朵。

“我让你偷袭我,我让你偷袭我!偷袭我!偷袭我!”她跟打拍子喊号子似的,手上揪扯一下他的耳朵,身子就左右摇晃一下。

她从小在平原上长大,没骑过马。

她不知道骑马驰骋在大草原上是什么感觉。她很想那样英姿飒爽的在草原驰骋一回。

可她,三年都不能出这个城市。

即便是以后能出去,她也没有钱去到处游玩。

她得攒钱寻找母亲和姐姐。

那是她这一生最亲最亲的亲人。

“驾!驾!驾!喔!喔!喔!”她回想着电视镜头里,女匪首潇洒干练骑着高头大马的样子,双手扯着他的耳朵就当是缰绳了,双腿卖力夹住马腹。

“马儿,跑快点,快跑,吁……”

她骑马的样子惟妙惟肖,身体力行,十分有韵味。

不是真的马都能被她骑出真马的味道,她的演技水平足可以做演员了。

男人两侧的双手攥成拳。

整条手臂的青筋根根暴起。

小妖精一点不矫情,不扭妮,不羞涩。

更不哭哭啼啼。

她的火辣,竟然令他有些招架不住呢。

一个鲤鱼打挺。

他带她从床上下来。

“啊!”她差点从马上翻下来。

为了保命,她双臂勒住马脖子。

心里吓得呼哧呼哧。

“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上午败的那么惨,你还嫌不够?”

“不够不够就不够嘛,我要继续骑马!”发觉自己安全了之,她劲儿更大。

“你想让我怎么弄死你!嗯?”男人咬牙。

电话铃又响了。

楚心栀还在门外。

怎么说着话说着话电话挂断了?

是没信号了还是怎么回事?

她压根就没想过这会儿,她心里美滋滋儿认定了的老公,她的未婚夫,正在不遗余力的帮她照顾她的亲妹妹。

照顾的特别周到。

她在想,不会是这会儿谭韶川正在让蓝忆荞罚跪呢吧?

毕竟在鱼市里丢了那么大的人。

要她她也得气死,别说是谭韶川了。

楚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恶心人的东西呢?该死也死,死了全家人也就安心了!

那个祸害就会坑害家里人。

就会在家里人面前充大尾巴狼!

以为自己在谭韶川这儿多得宠似的,其不知就是最下等的货色!

罚跪,跪死你活该!

你要死了家里也就清静了!

她一边期待的心境等待着谭韶川再次接她的门铃电话,一边在心里诅咒蓝忆荞。

电话接通了,谭韶川还没说话,楚心栀就吧啦上了:“韶川,你不要为了我那个该死不要脸的妹妹动气,她不值当你这么做,韶川。”

马儿:“……”

骑马人:“……”

“她在我们全家人的眼里,就是个祸根,祸害,刚生下来她就把我弟弟勒死了,那是我唯一的弟弟,我妈妈唯一的儿子,你说她狠毒不狠?”

“我跟你说啊韶川,她是我们居家恨之入骨的坏女人,从小就不学好,全家人特别希望天上能掉个雷劈死她,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我也不知道我们家怎么就出了这样一个祸害,我爸是文化人,我妈也是艺术类大学毕业的,就不明白她怎么跟个土匪似的。都是用抢的。”楚心栀可算逮到了机会。

全家人都认定的祸害如果能在谭韶川这里被谭韶川除掉话。

也算是了了家里人一桩大心事。

为什么别人家都和和睦睦什么事儿没有,为什么他们家里会出这样一个祸害?

要不是因为有个蓝忆荞,楚家人该多幸福?

她这样数落着蓝忆荞。

楼上的蓝忆荞和谭韶川正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我到底是有多坏呢?”她狐媚的笑着问他。

“坏透了!”他咬牙切齿。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