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傻逼店长(1/1)

楚桥梁没想到他又没见到谭韶川。

不是谭韶川不见他。

而是谭韶川陪刚从帝都云京回来的父亲去西亚拜佛去了。

老谭总信佛,每年都会去西亚佛教浓郁的地方虔拜一次。

楚桥梁无功而返,怪只怪他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其实是他不敢打,怕被谭韶川拒绝。

没有急着去公司,他开车来到了蓝忆荞工作的这家快餐店。

自从蓝忆荞看守所出来,每每都是楚慕寒来见她,他这个当爹的一次都没见过。

不想见。

烦。

只想眼不见为净。

而今再烦,他也得来见她。

有些话谁说都不可信,只有他这个当爹的说出来最有信服力。

楚桥梁把自己当做诱饵。

来到店外时,蓝忆荞正站在大锅前一碗一碗的给人盛粥。

她热的劈头流汗,却也畅快淋漓。

牢狱里什么活儿没干过?

干活最能让人踏实。

一两个小时忙下来,累的腰都直不起来。

刚想坐下来歇一歇,抬头一看楚桥梁就站在她面前。

她愣了。

不见他时,她能狠下心。

乍一见他,她百感交集。

她的心中没有恨。

只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骨气。

“荞荞。”楚桥梁强忍着对她的恶心,较为语重心长的喊了一声:“爸爸有话要和你谈谈,我们出来说好么?”

爸爸?

她心中涩涩。

想到的是那个在煤窑里没日没夜扛煤供她读大学的蓝留根。

“我爸……矿难被砸死了,他下窑的时候舍不得花钱买保险,砸死了也白死,没有得到赔偿。”蓝忆荞云淡风轻的对楚桥梁说。

“谢谢您花了一百万把我刑期从四年减到两年,我一直都没机会谢您。”

楚桥梁:“……”

顿了顿,他才说道:“他不是你爸,你妈也不是你妈,我和洪宝玲才是你亲爸妈,当年你养母从医院里把你偷走,我跟你妈伤心了很久。”

“我替我养母谢谢您哈,她都把您的亲孩子偷走了,您也知道是她偷的了,可您既没报警也没要回来,您大人大量了。谢谢!”蓝忆荞给楚桥梁深鞠躬。

“荞荞!”楚桥梁脸上一阵热胀。

“要没事,我就进去干活了。”蓝忆荞转身想走。

“等等。爸爸有事找你。”楚桥梁叫住她:“爸爸既然给你了这个机会,今天来就是特意来告诉你,你要好好的抓住机会,好好的珍惜。”

“什么机会?”蓝忆荞明知故问。

“这是一家老牌早餐铺子,谭先生很小的时候他妈妈在这里工作,他也经常跟妈妈在这里吃早餐,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一个习惯,一个星期至少有一次是来这里吃早餐。爸爸不能直接把你送到他怀中,只能间接给你制造机会,剩余的要靠你自己,这些事本来该你妈教你,可你和你妈一见面就仇人,只能由我这个父亲来教化你,既然你喜欢谭先生,在他面前你就要尽量的投其所好。”

“你……教错了人了吧?”蓝忆荞明知道楚桥梁是来干什么的,却依然这样反问道:“你不该教一教楚心栀吗?”

“心栀和你一样喜欢谭先生,可相比之下,谭先生更喜欢你。所以荞荞,以后你自己的幸福都抓在你自己手中。”楚桥梁颇为关心的语气。

“还有事吗?”蓝忆荞问道。

“不是爸爸不把你接回家,你和你大姐,和你妈,和你三姐,现在你又把你二姐的男人抢走了,那个家……”

不等她说完,蓝忆荞已经进了店。

身后楚桥梁立即变成了一张冷酷无情近乎于仇恨的脸。

他和她是父女。

可,父女间的那种血浓和亲情,已经在这一次次的冲突之中,磨损的荡然无存了。

有的只是楚桥梁深深的抱恨:“我花了一百万捞你,我也算对得起你了!这世上再没有我这样的爸爸对你这么好!你却不知足!”

转身走了。

进了店内的蓝忆荞刚走进她的工作处,店长便跟过来了,看看没人,她嚣张的道:“你个女囚犯,正工作期间,你跑出去干嘛了!”

“你喊我什么?”蓝忆荞问道。

“难道你不是女囚?”店长阴阳怪气的冷笑:“要不是你爸有钱,你几个哥姐宠着你让着你,就你这样无法无天的,差点把你三姐害死的女人,你还不得把牢底给坐穿啊!你不是囚犯是什么?”

蓝忆荞眯着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店长:“……”

心里其实是在想点子对付她。

“呦呦呦,这样看着我我就怕你了?”店长很讽刺的语气:“你为什么会来我们店里工作,你知,我也知,有骨气你现在就走,立马滚蛋,你舍得吗?我就问你你舍得吗?你不说话是吧,那我来替你回答哈,你舍不得!”

说完,店长挑衅的看着蓝忆荞。

她心里笃定,蓝忆荞一定不舍得走。

走了还怎么接近谭先生?

店长在心里笑死这个蠢货女囚了:谭先生会看上你这样的?你死了再托生一回吧!

“我真舍不得走。”蓝忆荞笑了,笑的很甜。

“你要没事,我干活了,店长?”

“等等!”店长歪着嘴角冷笑看着她:“你在这里一分钱工资都不会给你,你白干!”

她是个离异女人,平生最恨的就是抢人老公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

她跟洪宝玲有过几面之交,从洪宝玲口中她得知这个女囚破坏了大姐婚礼,破坏了三姐的婚礼还害得三姐不孕,现在又想抢二姐的男人。

她就不信了,女囚很彪悍吗?

治不了她!

嘁!

“我不要工资可以的。”蓝忆荞依然甜甜的笑。

“你可真贱!”店长服了。

“我干活了?”蓝忆荞乖乖的问道。

“我还真想看看你这么白净的皮肤,要悟出痱子来,是什么鬼样子,还能不能勾引男人!”

蓝忆荞没搭话,径直站上了她的大锅台。

一整天她工作的比昨天更卖力,店长看她勤快,踏实,又能干。

竟然找不出理由继续找茬她。

心想,白捡一个干活的,还这么卖力,真是赚了。

早知道店里多招几个女囚来,多好。

下了班,蓝忆荞没急着回家,而是转了一圈来到这家早餐店间隔不足五十米的另一家店里。

开门见山的对老板说:“一个星期之后,我让你们竞争力最大的那家早餐店生意都拉你们这边来,你可不可以给我百分之五的利润分成?”

“疯子吧你是?”老板呵斥道。

------题外话------

明天一更在中午一点钟。

一周后,我荞成功的将一家老牌早餐店的生意给毁干净了。

那么,谭先生去哪里吃早餐呢?

多重原因推波助澜,再加上那一百二十万的债务。嗯……女仆的女皇生涯,到来了。

小提问:明天,作者会把谭先生放出来给你们调戏调戏吗?答对的,18潇湘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