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推给谭总(1/1)

“亲姐?”戴遇城眉头蹙的更紧了。

“应该是。”楚慕寒也不敢确定,他只是从苏焕死乞白赖跟他搭话那天他分辨出来的,再看现在她一会儿给蓝忆荞擦嘴,一会儿给蓝忆荞烤肉,对蓝忆荞关心的动作无异于亲姐。

“要真是这样,女囚这次出狱等于是有备而来?”戴遇城满脸担心的看着楚慕寒。

他对楚慕寒有种不一样的兄弟情,他本人是穷苦出身,自小孤儿跟着叔父婶母长大,叔父婶母将他原本该有的田地占完,还经常对他非打即骂。

要不是他意志力坚强,又聪明好学,他或许很小就死在叔父婶母家中了。

大学毕业三年后,他有了点积蓄便急于创业,结果一败涂地,还欠了十几万的外债,那时候,是楚慕寒这个高中生富二代子弟接济他。

并且给了他最大的尊严。

虽然戴遇城现在身份地位远远超过了楚家。

但在他心中,他最要感激的人除了谢老董事长夫妇之外,便是楚家了。

楚家出事,只要他戴遇城能帮上的忙,他都会帮。

蓝忆荞被谭韶川抱出‘鼎尊’,他便着手处理梁胖子以及金盈盈,然后对二人做了最为丰厚的善后处理。

做完这些,他连家都没回又和楚慕寒一起来到了这贫民窟盯梢。目的就是想看看谭韶川对蓝忆荞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包养她?

如果真是那样,蓝忆荞晚上不可能回来,或者以后都不会再回来。

然而

当天晚上他们盯到深夜十一点正要驱车回去,两人竟然看到蓝忆荞被送回来了。

这说明蓝忆荞还不够资格爬上谭韶川的龙床。

楚慕寒心里稍微放松。

出于谨慎,今晚夜幕刚降,两人又一同前来盯梢,开的杂牌车,所以很难引人注意。

“要不说他狠毒呢阿城哥,入狱前她就勾引我大妹夫,差点把蔷蔷的婚姻破坏掉,刚出狱她就到心樱的婚礼上极尽破坏,心樱……以后很难再生育了,二次出狱那天她听心栀说起做过谭总女伴,她第三天就跑去海川大厦门前晃悠一整天,要不是她处处做绝,非要楚家家破人亡,我怎可能会把她引到你的‘鼎尊’来设计她?没想到阿诚哥这次竟然连累你了。”楚慕寒的语气中不无歉意。

老梁是戴遇城多年的合作伙伴,金盈盈也是戴遇城的一把手,这下两个人都折在了蓝忆荞手中。

“说白了还是女囚心毒!”戴遇城一丝冷笑:“她还打了馨儿两巴掌,馨儿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一想到馨儿,我就想把婊子碎尸万段!”楚慕寒恶毒的眼神看着车窗外正吃的欢畅的蓝忆荞:“你瞧瞧她那个贱样!跟她那个斜眼子母亲如出一辙!”

咬牙过后,他又困惑的说道:“谭总把她从‘鼎尊’抱走,为的是什么?”

“维持和楚家关系的平衡,为了牵制楚家,南非那个项目楚家出了百分之九十八的财力物资人力,而谭氏只出了百分之二他们却要拿大头,蓝忆荞便是他用来牵制你们的一枚棋子。你别忘了蓝忆荞是以你们楚家家里人的身份被从监狱里捞出来了,而且会所里蓝忆荞也口口声声喊谭总姐夫,你和心栀两个又都齐齐拜托谭总照顾蓝忆荞,他岂有不顺水推舟的道理?一来可以继续牵制楚家,二来你们又欠了他的人情。”

“要没有这个婊子,什么事都没有!楚家不会出资巨大却没有利润,馨儿也不会挨打!心樱也不会不孕!”楚慕寒猛然捶打方向盘。

“由楚家推波助澜,把女囚推给谭总。”戴遇城淡然看着前方。

“阿诚哥?”楚慕寒极为费解的看着戴遇城。

------题外话------

嗯,两个傻逼哈。

二更在下午六点。

求免费五星评价票。

扣扣读者求免费的,动动手指头就行哒,五、星、力、荐。么么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