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白忙一场(1/1)

蓝忆荞来不及分辨声音是谁,就觉得这胸膛紧实劲峭。伏在这胸膛内,让她有种置入一方安全天地中的感觉。

一股熟悉的男人的体味呼啸间侵入她的口鼻中,就算男人什么都不做,仅这成熟中夹杂烟草味的气息,都足够惑软女人。

蓝忆荞的身体敏感的发紧。

伏在他胸前的手不由自主的蜷曲起来。

这么一蜷曲,就似有若无的挠住了男人薄衬衫下的腹肌。

感受到男人的肌肉震颤了一下。

抬眸,她看到男人不苟言笑极为紧肃的面容。

心头更紧张了。

她陡然想起就在前天,他差点在他办公室内将她据为己有,如果不是他抑制力好的话,正如他所说,她已经被他摧残过了。

犹记得他前天告诫她的防狼语录。

好像她今天又……自投怀抱?

她心脏突突的跳,然而他却不似前天那般浑身都充斥着暧昧的气息。

今天的他完全在公事状态中。

对待她,也是让她根本猜不透的一种内敛表情。

见她不回答他,他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蓝忆荞。

一时间真不好开口说她是来要票据想去退货赚点现钱花。

男人说话间已经将她扶正。

她的一张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西红柿。

“哟!”

身后的林韬不冷不热的开了口:“我说呢,这好好的大晴天,怎么突然间就变的光线暗了不少,原来是飞来一只黑乌鸦。”

蓝忆荞抬起眼皮子看着林韬。

本来是红扑扑一张脸,这下更加青红不定了,她暗暗的在心里稳住自己的情绪,开口道:“我欠的是他的律师代理费,不是你的。你一个这么有身份的大律师,你不觉得你这样针对我,你很恃强凌弱吗?”

林韬:“……”一下子被她说的没词儿了。

他本来和谭韶川一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更因为常年浸润在工作中,使得他一本正经,甚至是‘川字眉’紧锁。

除了谭韶川以及谭韶川特别亲近的人以为,他从不跟人乱开玩笑。

但,蓝忆荞却是个例外。

这个他才见过两三次面的被他从监狱里捞出来的小女孩,他见她一次,就想挤兑她一次。

他把挤兑她当做乐趣。

他甚至想看看,他要是把小姑娘挤兑哭了,小姑娘会不会趴老谭怀里撒娇?

绝对是一出好戏。

谁让她是唯一一个让谭韶川甘愿做赔本买卖的人呢?

还是个小女生。

他特别期待小女生到底能把一向自控力极好的老谭撩拨成什么德性。

他比刚才缓和多了:“小姑娘人不大,小嘴吧啦吧啦还挺能说。”

语气里颇有一种我不挤兑你了,放了你的意思。

但,蓝忆荞却没放过林韬。

小阎叫她黑乌鸦,宋卓叫她黑乌鸦。到底还有多少人背后叫她黑乌鸦她还不知道呢!

她哑嗓子那几天,她就见过林韬和谭韶川。

她不去怀疑谭韶川。

“请问你!我是黑乌鸦你是什么?你那一头看上去像半个月没洗的不长不短的头发,说是像文艺青年吧,可你一脸苍老劲儿你已经不年轻了,你明明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是个金领白富帅,可你这头发再配上你油腻的粗壮身材,你就跟个监狱里的劳改犯似的!”

林韬:“……”大律师被怼的,一时间都忘了监狱的劳改犯是不能留长发的。

张口结舌了半晌。

他笑了:“合着这是从在看守所里就恨上我了,一直憋着气,今天终于爆了?”

蓝忆荞不语。

的确是,自打监狱里面,他就挤兑她。

不过现在火气发出来了,她也收敛了。

不在跟林韬计较,她便言归正传,一脸乖纯无害的表情看着谭韶川:“……我这几天吃胖了。”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这几天被苏焕天天好吃好喝的塞得,跟猪似的了。

“噗!”林韬又开始挤兑了:“吃胖了也来跟你汇报一下,老谭?”

她不挤兑蓝忆荞了。

他改挤兑谭韶川了。

“嗯。”谭韶川不愠也不怒,只喉咙里发出一个字儿,然后笃定的看着蓝忆荞。

知道她有下文。

“我那个衣服,穿着有点紧吧。”

“可以换大码大的。”他知道,她一定还有下文。

“人家要我出示购物票据。”终于说了重点。

男人二话不说,只伸手从内兜里掏出两天前她还给他的皮夹子。票据就在贵宾卡的背面塞着呢,她拿了他皮夹子两天,都没想起来把票据拿在手上。

真蠢!

却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把票据拿到手。

“谢谢。”她略垂头,微微含笑礼貌的说道。

“嗯。”

“我去调尺码了。”

“嗯。”

蓝忆荞转身就走,快速的步伐难掩她的激动之情。

“你不觉得她这是要去退衣服吗?”身后,林韬担心的问谭韶川,他不知道谭韶川是刷卡而不是付现金的。

“衣服属于她,她想怎么处置是她的事情。”男人是一种胸有成竹的语气:“如果她能退掉的话。”

蓝忆荞听到了这句话,脚步却不敢放慢。

尚未整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又听到了男人问林韬:“别忘了后天,鼎尊会所。”

“放心吧,我难得出来放松,有人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听说戴遇城的那个会所搞的有声有色的?里里外外的保全人员都是军事化管理?”林韬饶边走边饶有兴趣的问谭韶川道。

却看到谭韶川的眼眸直视前方。

都已经快到电梯口的蓝忆荞又快速回来了。

“想好了,衣服不退了?”林韬笑看蓝忆荞。

蓝忆荞也不理,只看着谭韶川:“你刚才说什么会所?是不是鼎尊?”

“你想去?”林韬前半句问的是蓝忆荞,后半句他笑看着谭韶川:“你不正缺个女伴吗?”

“怎么?”谭韶川不明白她为什么回来这么问,但绝不是想做他女伴。

“没什么,谢谢。”蓝忆荞笑了,笑容里带着一种难以察觉的凄楚。

她终于想起她到底在哪里听到过‘鼎尊’了。是那天在他办公室内,楚慕寒邀请他去的地方就叫‘鼎尊’。

这么巧?

蓝忆荞呵呵。

转身原路返回。

下到她要退货的那一层时候,她需要走过一条长长的专柜过道,来时候不注意,现在她无意中看到,一家少女奢侈品单品的专柜在内部理货员。

蓝忆荞停下,仔细看了一遍。

心中大为喜悦,这招聘条件,她很符合啊!

今天她没带证件,改天一定来应聘。

将上面店长的联系方式记下之后,她轻快的来到‘缪缪·普拉达’的专柜处。

将票据递给营业员:“麻烦你帮我退货。”

“好的小姐,顺便跟您说一下,贵宾卡里千分之三的手续费是要扣掉的,到账时间大约五个工作日内。”专柜小姐一边说,一边开始核对票据。

“什么?”蓝忆荞一惊:“我不能拿到现金?”

“您是刷购买,我们自然是要把钱退到您贵宾卡里,小姐您有疑问吗?”

“……”蓝忆荞。

“噗!”身后,是林韬的一声闷笑。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