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和你一样(1/1)

她说的一点都不错。

一个监狱里放出来的囚犯,还怕这些么?

“姑娘,这房子你租吗?”房东老太太已经七十来岁了,满头银发,面相十分的慈祥可亲:“姑娘,你别看我们这院子大,住的人杂,其实都是一些穷苦人,有外地来的民工,有做保姆的,虽然也有做那种事情的,可,没闹过事儿啊?你放心,这里很安全,小偷小摸手脚不干净惹是生非的人,奶奶都给挡在外面了,住在这里,就跟家一样……”

蓝忆荞:“……”

突然转身要走。

“孩子,你……”老太太有些失望,小姑娘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模样,做房东的,都喜欢这样的。

蓝忆荞掏出五百块钱:“奶奶,定金先给您,我去外面买些东西,一会回来。”

“诶,好,好。”奶奶高兴的老眼浑浊。

“你干嘛去?”小阎跟在身后,不解的看着蓝忆荞,问道。

“你还觉得我住在这里不安全?”蓝忆荞问道。

“那当然!”

蓝忆荞却笑了。

从一进入这个胡同遇到的老大爷,再到卖早点摊子的胖大婶,再到现在的房东老太太,这些人让蓝忆荞突然做了个决定。

“其实我才是那个让这整个院子都感觉到不安全的人,这个院子里的人要是知道有个曾经卖色,盗窃,杀人未遂,又挟持人质的女悍匪住在这里,那这个院子还不得空了?”

小阎:“……”

心头莫名蒙上一层酸楚。

“何必打扰别人呢?”

小阎骤然一喜:“不打算在这里租房子了?”

“你想多了,我去办个假身份证。”她虽然人已经出来了,却依然要在两年内每个月都得去分局汇报一次自己行踪。

所以,用自己真实身份证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过往。

小阎:“……”

过了半晌,他才道:“我带你去吧,这样能快点。”

身为谭韶川的保镖,他本人又是散打出身,说白了,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物他也认识一些。

只是,那些人从事的不光彩,而他走的是正道罢了。

身份证时中午吃饭时间办好的。

蓝忆荞化名:乔荞

姓乔,名荞。

两人在胡同口的小吃摊上吃了碗小混沌,她又凑了小阎的车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这样就算是安家了。

“不觉得简陋吗?”小阎问道。

做了她一上午的司机,又和她吃了一顿五块钱一碗的小混沌,小阎仿佛和她很熟了一般。

像……哥们的感觉。

“和大牢里比,太奢华了!”蓝忆荞说的很正色:“就是有点大,房租也贵了点,一个月六百块钱呢!要是能有个人合租……”

“哥们!你够了!”小阎呵斥道。

蓝忆荞眨眨眼:“你刚才叫我什么?”

“哥们!”

“我除了头发短点,那是因为我在里面,我必须剪头发,我哪点像男的了?你叫我哥们?闺蜜还差不多!”

小阎:“我一个大老爷们,你叫我闺蜜?我哪点像女人了?”

“男闺蜜你懂么?”

小阎“……”

他确实不懂,他是个标准的男人。

“你该走了。”蓝忆荞标准过河拆桥的嘴脸。

小阎好笑的问道:“什么意思?”

“我得拾掇拾掇我的窝,累了一天了我得早点休息,明儿我就得去找工作!而你呢,跟了我一天了,你不觉得你应该去跟你的boss复命去了吗?”

就这么被人白白当司机兼杂工用了一天,小阎苦哈哈的被蓝忆荞赶回了汀兰首府,谭韶川的别墅内。

“boss我跟你说啊!”

在和boss做了蓝忆荞从出狱到找到住所的一份详细的汇报之后,小阎从李嫂手中接过一杯开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才又着重提醒道:“那个城中村居住区,又脏又乱又差,不过有几是几,她的小房间收拾的挺干净的。”

顿了顿,他又夸张的补了一句:“可,那也不是人住的地儿呀!”

“嗯。”男人平淡的一句:“你可以回去了。”

“啥?”小阎以为boss听了他的汇报之后,会立即和他一起直接把那小百灵鸟擒回汀兰首府来。

他现在心里越来越向着那小百灵鸟了。

他可是她的男闺蜜呢!

一想起闺蜜这两个字,小阎就直掉鸡皮疙瘩。

“你已经知道她的固定住处了,所以你的工作完成了,你下班了,可以回家了。”男人详细说明道。

“不,不留我在这儿吃顿饭?”小阎期盼的眼神看着李嫂,跟了那小百灵鸟儿一整天,她自己个倒是抠门的,连瓶好一点的水都舍不得买给他喝。

他买给她,她又不要。

“我吃过了。”男人语毕便自顾自上楼去了,他正在查看关于女子监狱的资料。那有空跟一个司机掰扯。

李嫂也对小阎耸耸肩。

从没有这一刻,小阎委屈的想哭,真有点觉得自己女里女气了。

无奈,哭也没用。

这世上的男人都一样,重色轻友。

Boss也不例外。

Boss一点都不冤枉,这个夜他一直都再看关于监狱内部,久久不能成眠。

反而是新出狱的蓝忆荞,这个夜,她虽然换了个陌生的地方,可她睡得香甜安稳。

这一觉,蓝忆荞睡到太阳晒屁股了。

起床来到院子里刷牙洗脸,她看着明媚的阳光,心情很好。

打算出去吃个早点然后就去找工作。

她不挑工作。

只要先稳住脚跟就行。

因为昨天卖油条的胖大婶给了蓝忆荞很亲和的印象,所以她一出大院便直接来到胖大婶的油条店。

“阿姨,帮我两根油条一碗豆汁儿。”蓝忆荞轻快的说。

“哟,闺女,你真在这一带住下了?”胖大婶问。

“嗯。”

胖大婶立即很是为难的表情:“孩子,你看你今儿来的太早,阿姨的油条都还炸不够卖,所以不能给你打折……”

“不打折阿姨。”蓝忆荞笑的很甜,一边笑,一边在边角人少的位子坐了下来。

“给我也买一份。”一道浑厚低沉的嗓音像似从天而降。

蓝一条猛然抬头,极为惊讶:“你……”

“给我也买一份和你一样的。”男人容淡然的坐下来,对蓝忆荞说道。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