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传闻(1/2)

上门打探的人很多,大多数人在老总管这一关就被忽悠回去了,但也依然存在老总管打发不了的人,当中甚至有从礼法上而言连燕王都得称呼一声长辈的长者。

对待这样的客人,谢慕林就必须要出面了。

现在天都黑了,绝对不是一般人去亲戚家中作客的时辰,更别说是没有事先递帖子打招呼的那种不速之客。但顶着长辈的名头,还要上门去做不速之客,见不到主人家就不肯罢休,脸皮这么厚的人,用忽悠的手段是打发不掉的,谢慕林索性也跟对方打开天窗说亮话。

她非常直截了当地道:“叔祖母,您是明白人,我也不怕跟您说实话。这些事倘若是我能轻易泄露出去的,我早就跟您说了,别人来问我,我也没必要死死瞒着。之所以闭口不谈,顾左右而言它,还不是因为宫中有忌讳吗?!我今儿把事情告诉您又如何?改日太后娘娘与皇上怪罪下来,我固然是讨不了好,您不也同样要面临风险?这是何苦来呢?反正天塌不下来,您只管安安心心在家过年就是了。要是有什么顾虑,就暂时少跟亲戚朋友来往,反正宫里很快就会有说法了,到时候您府上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用不着我一个小辈操心。”

那位长辈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她非要连夜赶来探听消息,自然有自己的原因,而且还十分急迫要知道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原本觉得永安郡王妃是个好糊弄易说话的小辈,只需要挤兑几句,就会开口的,万万没想到反而被对方堵了回来。既然是宫中有旨意,她自然不能再用威胁逼迫的法子要求对方说出实情了,但要她放弃打探,就这么乖乖回家,那也是不能够的!

于是她换了一种方法:“好孩子,我也知道你为难。只是叔祖母心中不安,实在想知道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我们家跟宫里的贵人还有往来呢,就怕无缘无故就被牵扯进什么祸事里。倘若能提前得到些风声,我们也好想法子躲开去。好孩子,你看叔祖母待你一向不薄,你如何忍心看到叔祖母一把年纪了还受苦受罪呢?叔祖母也不多问你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宫里如今是哪位殿下占了上风,哪位又吃了大亏,就好了,如何?放心,叔祖母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说了什么,任谁来问,叔祖母都会说你什么都没讲的!”

谢慕林能上她这个当吗?大家又不是很熟。

谢慕林给她的回答就是:“叔祖母就别为难我了,我这人从来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在面上露出来,谁都瞒不过的。太后娘娘吩咐我替她老人家办些事,叫我明儿在家躲赤口,后天就进宫去干活呢。万一到时候我心虚,在太后娘娘面前露了馅,岂不是反而连累了叔祖母?”

那位“叔祖母”这回终于消停了。既然后天永安郡王妃就要进宫见太后,明摆着还十分得太后宠爱看重的样子,她就算逼得对方狠了,对方就不会告自己一状么?一旦太后怪罪下来,自己又哪里有好果子吃?

这位长辈终究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在燕王府外头观望的人们见状,也纷纷回报自家主人。众宗室皇亲们都确认了,永安郡王妃这里嘴很紧,多半是不可能从她这儿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永宁长公主那头也是见不着人,东原郡王妃从傍晚开始就称病了,大家无法从这三位贵妇人处有所收获,只得把主意打到别人身上去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