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牢狱再逢刺杀(1/2)

对于杀气,支狩真的三杀种机剑胎最为敏感,当即生出反应。

“呛”的一声,支狩真毫不迟疑地展动身形,长剑出鞘,在小蜂虫尚未动作之际,凌厉的剑光一闪破空,将小蜂虫切成两半。

出乎他的意料,两小截蜂虫的尸体并非血肉形成,而是两团黄黑色的浓稠汁液,随后向外喷溅,点点腥臭的汁水飞射出去,化作千百只人面虫身的怪虫。

萌萌哒从支狩真肩头跃起,探爪捞住一只怪虫,使劲一捏。怪虫硬如铁石,捏之不碎,口器内还吐出蓝汪汪的毒针,针尖排出一粒粒肉眼难察的白色虫卵,试图扎破猴精的皮肉,寄生虫卵。

蛊虫!支狩真心头微凛,蛊虫类的术法唯有大燕的几家魔门擅长,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大魔头蛊真人。

此人昔日横行大燕的苗疆一带,自称蛊祖,创立九转春秋门。他前半生杀人盈野,满手血腥,后来归顺大燕,执掌秘密机构绣衣司,摇身变为权势彪炳的一国重臣。

蛊真人独创的蛊术阴狠歹毒,论奇诡之处,并不比巫咒逊色多少。

半空中,蛊虫开始膨胀,身躯大如鸡卵,闪烁着彩光的双翅急速振动,从四面八法扑向支狩真,尖锐的口器急剧摩擦,发出“桀桀桀桀”的可怖笑声。

牢狱狭小,避无可避,正是蛊虫群大肆发威的绝佳战场。换作他人,多半难以应付。但支狩真最不怕的便是群攻,长剑轻盈一振,划出一个完美的光环,剑胎如活物般呼吸起伏,一圈圈无声的剑鸣犹如涟漪向外层层扩展,形成旋转的漩涡,正是从天河界学得的音剑流绝学。

蛊虫一触及剑圈? 立即被漩涡卷入,不受控制地震颤不休,无法停下来? 直至将自己活活振荡成碎末。

转瞬间? 千百只蛊虫被扫荡一空? 碎屑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成一缕缕色彩斑斓的轻烟,满室流动。

支狩真挥剑不停? 剑势全面展开? 三杀种机剑炁喷薄而出,摧枯拉朽般将彩烟撕碎,只余一缕逃窜出去? 在角落里凝成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魔门?还是绣衣司?”支狩真手腕一抖? 长剑笔直指向彩烟晃动的脸? 剑气如同一张无形大网? 悄然覆盖整座牢房。

“小兔崽子? 知道得倒是不少!”彩烟脸色厉内荏地喝道? “识相点,赶紧放老子出去,不然老子搞死你全家!”

“魔门修士多由世家出身,言语不会如此粗鄙,你是绣衣司的人?”支狩真不理会对方的叫嚣? 奇道? “我自问从未开罪过大燕? 绣衣司为什么潜入诏狱刺杀我?难道大燕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彩烟脸倏地窜起? 向上急促掠去,忽地又发出一声惨叫,彩烟触及无形无色的剑网? 被反撞回去,彩烟脸急剧扭曲,差点溃散。

支狩真略一沉思,恍然道:“听说大燕举兵侵入楚境,而晋、楚世代交好,你们担心大楚向大晋求援,所以奉命在晋国境内搅局,好令朝廷无暇他顾?”

萌萌哒在边上补充道:“杀了你,晋地马上内乱,当然没功夫去管楚国的闲事了。我明白啦,大燕这次伐楚一定不简单啊!”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