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镜两相观照(1/2)

英招站起身,她足足比支狩真高出一个头,双腿尤其修长,起伏的肌肉曲线犹如水银流泻,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我这里出了意外。”支狩真抬起头,像真罗睺般紧紧盯着英招,眼神里隐藏着一丝炽热。

英招位高权重,执掌魔里寿将军府的密谍系统,负责对外作战的潜伏、暗杀、情报收集等要务。真罗睺追随英招整整十四年,一起出生入死,交情早已不止单纯的上下属关系。

“我已经知道了。”英招平静答道,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你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支狩真楞了一下,骂骂咧咧地道,“魔里青的人发了疯地追杀我,还口口声声逼我交出密钥,将军府已经待不下去了。真它妈的活见鬼了!密钥那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怎么可能落到我手里?”

他搓了搓手指,这是真罗睺烦躁时的习惯动作。通常他还会拿出一种碧绿的螺桑叶,卷起来,用火点着,深深地吸上几口。在魔躯的记忆里,螺桑叶燃烧时的烟气又苦又呛,但能缓解暴戾躁动的魔性,回味时还有点凉丝丝的甜。

和大多数魔人不同,真罗睺不会放纵自己的魔性,反会刻意压制,以此打磨自己的魔念。在魔狱界,强大的肉身仅仅是厮杀的保障,魔念的滋长和纯化才是进化的关键。

相比人间道的人类,魔人更追究精神力量的修炼。

“不止是魔里青的人……”英招深深地看了支狩真一眼,“你得到密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南瞻洲,现在所有的势力都在找你。”

“怎么可能?这太荒谬了!就算魔里青认为密钥在我手上,也不可能透出风声,泄漏给其余势力!这件事不对劲,我明白了,有人要搞死我,这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支狩真目眦欲裂,惊怒交加,完全进入了真罗睺的角色。

面对整个南瞻洲的追杀,他即便长剑在手,也是死路一条。以支狩真自己的性子,纵然心中惊悸,也会冷静处之。但此刻他以真罗睺入戏,不再刻意压抑性情,恐惧、不甘、愤怒等负面情绪倏而放大,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

这同样是他内心的真实感受,是他不为己知的另一面。正如他平静接受了支氏一族的使命,却将恐惧、不甘、愤怒埋藏于心。

“我要马上走,回东胜洲!”支狩真神色变幻片刻,急急喝道,“都司大人,尽快帮我安排一条稳妥的路线。”

英招微微摇头:“边界暂时被封死了。南瞻洲所有的势力都已出动,你去不了其它洲。”

“这么快就封锁了边界?”支狩真失声喊道,旋即恍然,“该死的,这摆明是个局啊!谁它妈的处心积虑要害我?”他心里疑惑不解,真罗睺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怎会遭此刻意针对?幕后黑手究竟目的何在?

英招没有说话,目光越过支狩真,沉默地望着湖中翻滚的岩浆,不知在想些什么。

“逃不掉的话,我只能先躲一躲,避避风头再说。”支狩真焦躁不安地搓搓手指,“就这样吧,你先给我安排一个隐秘的藏身之所,再给我弄个新的身份。”

英招收回目光,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仍然没有开口。

支狩真心头骤然下沉,生出一丝不详的预兆:“都司大人?英招?”

“现在我没办法帮你。”英招无声叹了口气,“或许有人查出了你的身份,故意设局,想把魔里寿将军府卷入这场轩然大波。我们一旦出手,就会和密钥牵扯不清,沦为众矢之的。”

支狩真面色大变:“都司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我们会切断和你的联系。所有安插在南瞻洲的秘密据点都已转移,你不会得到任何援助。”英招的声音越来越冷冽,熔岩湖跃动的火焰映在她冰灰色的眸子里,像是被冻住了。

“这算什么?”支狩真呆了半晌,嘶声问道,“我被将军府抛弃了吗?”

英招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冷然道:“你做这一行很久了,应该知道规矩。”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