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此局就此作罢(1/2)

突然间,后方探出两根修长洁净的手指,夹住酒坛的坛口,轻轻一转。谢玄还未反应过来,手上一空,酒坛轻巧滑出掌心。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叟斜靠在金莲上,峨冠博带,气宇浩然,正以双指夹着酒坛倒酒,对谢玄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这坛桃花春酿的确很适合老夫,有劳你了。”

谢玄不由一愣,随即心头微凛,以他的修为,竟察觉不出老头是如何冒出来的,夺取酒坛的手法更是高深莫测,令他无从拦阻。

老叟身后,跟着一个眼若桃花的俊美少年,神情颇为青涩,一板一眼地向众人拱手作礼。

谢玄的目光落到俊美少年脸上,迟疑着问道:“你可是孔家的九言?八年前会稽的元宵灯会上,我们见过,你那会儿扎了两个冲天小辫儿。”

“谢玄兄长真是过目不忘。”孔九言俊脸一红,再次行礼,“九言见过诸位兄长。打扰各位饮酒雅趣,还望恕罪则个。”

“好说好说。九言,你还是这么怕生啊,哈哈。”谢玄目光一转,“那这位是?”

“这是……我的,我的……”孔九言瞧了瞧老叟,结结巴巴地道。

“老夫是九言的族叔,人称‘玉扇凌风’孔君子,这次特意带他出来见见世面。”老头神色肃然,抿了一口酒,眯起眼来细细品味。

孔九言嘴唇蠕动,语声在老叟心中响起:“先祖尝言,君子以诚相待。我们说谎骗人不太好吧?”

“傻小子,和这三个家伙说真话,你会被玩死的!仔细瞧瞧,这是君子吗?两个狼狈为奸,恶意劝酒。一个服过醉泥果,还想扮猪吃虎,一个比一个阴险!”孔君子悄然传音,眼角的余光瞟向邻座贵女,往领口深处的白腻里打转,“这些小娘子心思就干净多了,又白又嫩,啧啧。”

孔君子?谢玄将信将疑地瞥了老叟一眼,也不欲多事。他换了酒壶,三人杯觥交错,连拼了八、九巡酒。贵女们在边上助威呐喊,引得不少人过来瞧热闹。再过片刻,巨莲附近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世家弟子,大肆起哄鼓噪,甚至开启赌局,押注三人谁能撑到最后。

便连太子伊墨的目光也投向此处,众目睽睽之下,谢玄二人已是欲罢不能。

不多时,三人又喝空了十来壶酒。这些道门酒浆均是大补奇珍,劲力十足,即便以功法也难以化解劲道,只能凭自身酒量硬抗。

“你,你,你怎地……还不倒?”潘安仁足下打了个趔趄,手中酒杯抖索,发红的双眼不甘地瞪着支狩真。

“嘻嘻,还差一点点。”支狩真醉眼酩酊,打了个酒嗝,抓住酒杯往潘安仁嘴里灌。“安仁兄,轮到你了,我来帮你一把。”

“你……不……”火辣辣的烈酒入喉,潘安仁肚里如同翻江倒海,泛起阵阵恶心,忍不住双腿发软,拽着支狩真一屁股瘫坐下来。

四下里发出一阵笑闹声。

谢玄硬着头皮再干一杯,也是头晕眼花,足底打飘。支狩真满脸通红地举杯喝完,又轮到潘安仁。后者呆坐在莲瓣上,神情恍惚,连酒杯也不晓得去接。

“安仁兄,又该你了。”支狩真斟满酒,晃晃悠悠地靠过去,酒杯递向潘安仁。

谢玄眼角轻轻跳动,突然意识到了不妥。三人刚开始拼酒,原安就是这副摇摇欲坠的醉态,似乎再灌几杯,就将不支醉倒。然而数十壶烈酒下去,原安仍是这副模样。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