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甘霖广泽众生(1/2)

“轰!轰!轰!”花炮齐发,鼓乐喧天,光焰四射,灯彩摇波。整个天空、河水相映相照,仿若一幅织锦绣染的天幕地帏。

“愿我大晋伊氏,千秋万代!”伊墨神情振奋地迎向高倾月,恭行弟子之礼,“这次多亏了太傅。”

“皇室代天行事,倾月只是顺应天意而已。”高倾月搀扶太子,欠身一笑,“殿下身怀雄心壮志,臣子自当全力辅佐。”

“太傅真乃我伊氏的肱股耳目!”伊墨高声赞叹,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王亭之与潘阳明。

“殿下说的极是,大将军确是我大晋的顶梁柱啊!”王亭之笑眯眯地迎合,似乎一点听不出话里含刺。潘阳明皮笑肉不笑,小畜生太无礼,就算你老子也不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

灵犀斋的女子目如湛湛秋水,从原景伯、白苏格、冲虚子三人脸上扫过。接下来,本应轮到道门施符,演绎天降雨露,广泽众生。但原景伯几个摄于高倾月的威仪,面色迟疑地攥着符箓,忐忑不决,而冲虚子早就吓得魂不附体。

“锵——”灵犀斋女子背后的双剑自动弹出半寸,发出直透人心的寒鸣。

原景伯几人顿时神情一震。

女子袍袖抖出,一张甘霖符箓冲天扬起,在半空结成一朵巨大的五色祥云,散发出氤氲清香。她探手一招,冲虚子怀里的甘霖符箓也顺势飞出,飘向高空。

五色祥云翻涌,化作水珠纷纷扬扬洒落,在阳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色映霓虹。原景伯、白苏格这才反应过来,将甘霖符箓急急祭出。冲虚子也惶惶爬起身,神智恢复了几分清明。

高倾月若有所思地看了女子一眼。先前他强行驱使雷龙、白虎、玄龟、朱雀为太子助威,籍此暗施手段,以精神力巧妙影响了原景伯四人,在他们内心埋下畏惧的种子。这名灵犀斋的女子倒是不凡,不仅从中挣脱出来,还利用剑鸣警醒了其他三人。

记得燕坞谢氏曾有一女,名曰“谢咏絮”,生来剑心通明,被灵犀斋的太上长老破格收入门下,闭关苦修镇派绝学《灵犀双飞剑典》。

淅淅沥沥的甘霖漫天而降,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平民百姓激动得手舞足蹈,仰头张嘴,大口吞咽甘霖。

雨露入口清冽,甘甜里带着一丝丹药的苦香。喝下去胃腹舒畅,神清气爽,连一些沉疾积疴也减轻了不少。众多平民一大早赶来,苦等的便是这一刻的赏赐。他们打开准备好的坛坛罐罐,哄抢承接甘霖。更有甚者,索性脱光了衣衫,任由甘霖冲淌全身。那些患了脓疮的,生了癞癣的,得了花柳的……经由雨露反复淋洗,无不大为好转。

一干寒门吏员自恃身份,站在原地不动,却又瞧得眼热,暗暗心痒不已。门阀中人自顾自谈笑风生,不屑一顾,女子们纷纷撑起香伞,这等甘霖不过是她们平日里的洗脚水罢了。

“赤明龙汉弘光!”

“紫极垂照八荒!”

“荫覆公卿莲府!”

“千枝万叶流芳!”

随着一句句响若龙吟虎啸的青词,四大门阀的族长原太丘、谢青峰、王览、潘毕锦冠簪花,排众而出。四人代表大晋世家门阀,先是向天祈拜,再对太子行礼,随后各自取出白玉宝瓶、紫金宝钵、琉璃宝盏、玛瑙宝壶,高高举起,托在手心。

五颜六色的种籽从中飞出,拖曳着一道道流光,接连不断地投入秦淮河中。未过多久,一朵朵金光灿灿的巨型莲花浮出水面,亭亭随波摇曳。荷叶洁白如玉,莲瓣大如桌面,其上摆满各式山珍海味、美酒琼浆……

一时间,河面上波澜起伏,水浪乍开乍合。无数橙、黄、紫、红、翠、青色的奇株异树竞相破出水面,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攀长,一转眼花繁叶茂,冠盖高耸。一串串艳丽的花苞迎风怒放,形似杯盏,渗满馥郁蜜汁。沉甸甸的果实压弯枝头,鲜艳的果皮上兀自滴着透明的水珠。

“恭请殿下入席。”金銮仪卫齐声唱喝。

伊墨环视四方,秦淮欢宴本是蒙荫节的惯例,往常皇室并不参与。但这次不同,伊墨踌躇满志,誓要振兴皇威。

无数世家弟子的目光聚焦在伊墨身上,各方入席时,往往施展五花八门的神通术法,彰显家世背景。

“殿下但行无妨。”高倾月温润的语声在伊墨心中响起,他心神一定,抬足跨向河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