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冲和剑气斩邪(1/2)

“嘭——”城主的盔甲、长剑崩成碎片,四散激射,浑身血肉模糊,摇摇欲坠。

剑丸光芒晃动,凝现出金须鲤人的身躯,神情冷然地看着对方:“城主还是回去,静养一段时日吧。”对方的剑胎遭受重创,几乎丧失了动手之力,他也无意斩尽杀绝。

城主犹如未闻,低下头,目光逡巡下方,落在支狩真身上,喉头发出嘶哑的低吼。

所有的城卫眼冒黑雾,从四面八方扑向支狩真,全然不顾交战的对手。

支狩真翻身而起,低头避开一把疾刺而来的长剑,脚下波浪般地滑步,长剑纷纷从他肋下刺空,他凌空倒跃,反手挥剑,将一名追至身后的城卫拦腰斩断,身躯半空回旋,长剑随臂抖动,刺入扑跃而来的城卫咽喉。

这一连串动作纯粹由剑胎发力,冲和剑气贯穿肢体,流畅游翔,形似一条矫夭灵动的鲤鱼,在跌宕的波浪间窜跃,轻巧做出任何匪夷所思的动作。

倏然间,一股庞大邪异的精神力量跨空而来,追随着支狩真不断移动的身影,犹如跗骨之蛆,一时难以摆脱。

这是精神之力的锁定!支狩真心头一凛,通过精神锁定,对方强行将彼此的精神世界连接,接下来,便是悍然入侵!

城主、城卫想必也由此被控,从而沦为对方的傀儡。在人间道,此类精神锁定的秘法也只有炼虚合道的绝顶高手,方能施展。

支狩真下意识地要运转神锁诀,以解锁之术,摆脱邪力锁定。忽而心念一转,对方的精神力量如此强横诡异,若他一味逃避,岂有胜算?巫灵又哪来机会火中取栗?

魂魄核心内,八翅金蝉惊声高鸣,邪异的精神力量直扑而来,仿佛一条凶悍无尽的长龙,肆无忌惮地闯进识海,攫向八翅金蝉。

刹那间,斗转星移,参商浮沉,星空棋盘迸发出炽烈的光芒,将邪力挡在外面。邪力左冲右突,疯狂扑击,星空棋盘也随之变幻阵势,三十六颗星辰移形换位,牢牢护住魂魄核心。

邪异的精神力量犹在源源不绝涌入,攻势如潮,一波高过一波,不断冲击星空棋盘。

整个识海剧烈动荡,掀起惊涛骇浪,星光一点点黯淡下去,星空棋盘轻轻震颤,有些支撑不住了。

无声无息的剑鸣猝然响起,支狩真心念驱动,识海的冲和剑气掠起,莹澈的剑光一闪而过,将邪力一斩两断。与此同时,解锁之术发动,支狩真的精神力巧妙扭转,犹如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逃出对方的锁定。

双方精神世界的连接顷刻断开。

残留在识海的邪力立成无源之水,变得浑浑噩噩。星空棋盘陡然反转,一条条经纬光线纵横射出,交织成星光牢笼,将邪力困入棋盘。八翅金蝉兴奋地鸣叫一声,跃出魂魄核心,尖细的口器探入星空棋盘,大口吸噬邪力。

冲和剑气落回识海,剑光萎靡,显然大伤元气。

庞大邪异的精神力量再次隔空追至,锁向支狩真,逼得他不停运转解锁术,一次次跳出邪力圈锁。

疾风响起,一柄利剑当胸刺来,恰在支狩真穷于应付邪力之时。他来不及招架,只得仓促侧身,避开正面要害。“噗!”剑尖触及肩部,剑胎自生反应,冲和剑气纷纷汇向此处,透体冲出。剑尖刚刚刺破表皮,就被剑气反弹出去,倒崩而回,剑尖应声折断。

支狩真也不反击,掠入鲤战士的人群,一边竭力逃脱邪力锁定,一边穿梭游走,左窜右闪,利用众人缠住追袭的城卫。偶尔他抽冷暗算,绕到城卫背后,趁隙刺杀,绝不与对方正面交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