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各取所需结伴(1/2)

音攻之术?支狩真耳膜发胀,本能地挥剑横扫。

“当——”萌萌哒应声弹飞,在空中划过一条急促的高抛线,重重砸落在草丛里,连续弹起、落下数次。

“哦……抱歉,剑气又失控了。”支狩真这才察觉,她只是叫声太过刺耳,并非什么音攻术法。

萌萌哒顶着满头草屑,“蹭”、“蹭”、“蹭”地猴跃过来,咬牙切齿地瞪着支狩真:“你又戳我!”她睫毛扑闪了几下,脸色忽而由阴转晴,“没关系,反正你赔得起。”又扑进箩筐的奇物堆里,贴住脸颊,陶醉地反复磨蹭。

“这个好说。”支狩真轻咳一声,“萌妹子,我这些财物虽然贵重,但有的东西用途不明,你可否告知一二?”

“嗯?”萌萌哒抬起头,定定地看了支狩真一会儿:“你又扯谎。”

支狩真目光一闪,这只猴精不仅肉身异禀,刀枪难入,还擅长读心术之类的旁门秘法?否则怎会屡次识破自家的妄言?

“你对这批红货的底细一无所知,对不对?你想让我帮你鉴别用途,对不对?”

支狩真的心骤然往下一沉,几乎想要避开萌萌哒的视线。那双红色的眼睛晶莹闪亮,像宝石尖锐的棱角,折射出穿透人心的光。

“这批红货一定不是你的,你黑吃黑!”萌萌哒断然喝道。

支狩真眼角微微一跳:“萌妹子为何信口雌黄?”

“你领口、袖口残留了几处血渍,颜色紫黑,凝结成块。你杀了红货的主人,至少在两天前!”

“那是我两天前遇上了一头凶兽。”

“你又扯谎!”萌萌哒撇了撇小嘴,“你身着藤衣,做工粗陋,连这批红货是什么都弄不清楚,理应出身贫瘠之地。可你剑法高明,气度不凡,吹起牛来神色自如,对钱财也不在意,又像是来自大户人家。小帅哥,这很矛盾哦,可真相又只有一个。”

她指手画脚,侃侃而谈。支狩真嘴角含笑,心中杀机如炽,愈来愈盛。

“向南三十里最大的城叫什么?”萌萌哒甩了甩细长的尾巴,突然发问。

支狩真心知肚明,小猴精起了疑心,故而出言试探。他眼角的余光倏然扫过,南方荒野茫茫,绵延无尽,洁白的云团低垂在黄绿色的地平线上。他脑中念头一转,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萌妹子说笑了,南边哪有什么城?不过是一片荒郊野地。”

“错!那里的确没有城,可也不是什么荒郊野地,而是一泻千里的汩罗江!”

“我说的是汩罗江畔的那块荒地。”

“又错!天河界哪来的汩罗江?我耍你的,大白痴!向南三十里全是旱地,一滴水都没有!”萌萌哒双目发亮,指着支狩真,气势咄咄逼人,“你到底是谁?排除了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她石破天惊般地叫起来,“你根本就不是天河界的土著!你是穿越过来的吧?”

“叮叮当当——”长剑化作一片密集的光雨,霎时笼罩住萌萌哒。支狩真手腕疾颤,剑尖在猴精周身要害飞速跃动,一一刺过脖颈、心脏、丹田、两肋、脊椎、后脑、会阴、魄门、脚趾……发出一连串珠落玉盘的铮鸣。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