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泥塘四面皆敌(1/2)

“哪个是阿真?自己站出来。”

冷厉的声音在四周回荡,十二骑鲤祸纷纷策马散开,把众多鲤人围在当中,堵住去路。

“阿真!阿真呢?阿真去哪了?”褐须老鲤人左顾右瞧,急得满头涔涔冷汗。

一个鲤人悄悄溜了阿光一眼,小声道:“刚才阿光还背着他,一转眼就不见了。”

“阿真!阿真你在哪儿!大伙儿的命都捏在你手里啊!”褐须老鲤人捶胸顿足,嚎啕大叫,“你出来吧,不会有事的,阿光会帮你的!这里都是你的亲人,谁会害你呢?阿真你想想,盐塘村抚育了你十四年,整整十四年啊!你要有良心,要懂得报恩哪!”

四下里一片沉寂,无人应答。金日的光辉渐渐消散,月色流淌,浮起一片冰浸浸的苍白。

“大人,阿真一定在附近!”褐须老鲤人看了看为首的鲤祸,惶恐地道,“阿真凝练剑胎时胡乱吸取日光,受了重伤,他跑不远的!”

阿光突然奋力扭动,发狂般地乱挣,一缕缕剑气在体内迅速凝聚,发出铮铮鸣响。

为首的鲤祸脸上露出一丝异色,脚底发力下压,阿光背心一颤,喉头喷血,剑气溃散乱窜。

“大人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老鲤人激动得鲤须急甩,“抓住阿真,阿光一定会乖乖听话!”

“不!不要!放过阿真!放过他!”阿光崩溃般地甩着脑袋,凄厉大叫。

鲤祸的目光齐齐投向他们的首领。

谁也瞧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为首的鲤祸抬起头,出神地望着上空滚滚呼啸的天河。阿光锥心泣血的叫喊恍惚在涛声中挣扎,时而浮出,时而又沉下去,再也听不出了。

“去,把他找出来!”隔了片刻,他冷笑一声,挥了挥剑。

大部分鲤祸驱马离去,沿土路直奔盐塘村,只留下两名鲤祸压阵。鲤人们兀自埋着头,畏畏缩缩,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鲤祸陆续返回,一无所获。

褐须老鲤人焦惧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翘首张望,一会儿偷瞄为首鲤祸的表情。“尊贵的鲤战士们,相信我,阿真一定还在附近,他跑不远的!”他瞧瞧四周,忽然指着芦苇荡嚷道,“他多半是躲起来了,这个没担当的孬种!啊!大人,你瞅瞅,阿光腿上还沾着泥浆,一定是他把阿真藏到泥塘里了!”

暮风吹过茂密的芦苇,摇晃如浪,发出瑟瑟轻响。

“你——你——你才是一个鲤祸啊!”阿光嘶哑绝望的叫声在风中回荡,他死死瞪着褐须老鲤人,脸被月光映得惨白。

鲤祸们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声。

为首的鲤祸深深看了阿光一眼,半蹲下来,额角猛然撞上阿光的额头,撞得少年头破血流。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