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龙潭虎穴当闯(1/2)

床榻微晃,涛声隐约回荡。支狩真忽地从噩梦中惊醒,一把抓住锦被里的断剑,猝然坐起,浑身冷汗涔涔。

舟舱内光线昏暗,静寂无人,铜炉里的檀香闪着一点微渺的红光。支狩真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下榻推开舱窗。

月下江水奔涌,波澜生辉,楼船一路高扬风帆,颠浪疾驰,远处浮岛点点如螺,银白色的沙洲在夜空下闪闪发亮。自从离开一田村,车队行程低调,悄然更换了数波人马,再由水陆二路交替兼程,最后秘密登上一艘挂着商号的楼船,沿长江驶向建康城。

江风徐徐吹来,薄凉轻湿。支狩真睡意渐消,索性盘膝而坐,修炼功法。

他先是运转三杀种机剑炁,加速炼化繇猊内丹精元,壮大剑种。这些日子以来,大半繇猊精华化为剑炁,使他逼近炼精化气的巅峰。只需猛烈冲关,即可进入炼气还神。

但与清风经月相处,他已明了剑炁的增强并非至关重要。所谓炼精化气四大境界,仅仅是清气、浊气的量变以及运用。究其本质,只是力量的衍化。而清风将每一层境界再细分为心斋四重,则涉及道的感悟,直指玄之又玄的精神层面。

唯有精神入巷,方能灵肉合一,虚实交融,将力量淋漓尽致地释放出来。这也是魔门、道门真正的核心弟子可以越级格杀散修的原因。

任由三杀种机剑炁在体内激荡,支狩真将剑炁循环运转,反复纯化,剑道感悟未至见独,绝不轻易冲关。

许久,三杀种机剑炁渐渐平和,犹如绕指之柔,运转随意。他这才停下,休息片刻,继而修行虚极钉胎魂魄禁法。

五心向天,一丝丝隐晦的奇妙光线从支狩真身体各处生出,络绎不绝地投入眉心识海。

巫灵生成以后,支狩真无暇再修这门精神奇书,然而受清风教益,他意识到了虚极钉胎魂魄禁法的威能。如果道是虚无缥缈的彼岸,精神功法便是渡海的筏舟,深掘人之灵性,极尽与道相合。

识海中,巫灵迎合支狩真的呼吸,八翅一翕一合,将大部分光线吸收,融入翅翼上的繁妙纹理。剩下的一小部分光线汇入识海,化作一道又一道精神波浪,澎湃起伏,不断向外冲涌。支狩真心知,识海越是深广,精神修为就越高明。似燕击浪这等大宗师,单凭精神力量足以压得对手束手就擒,任由宰割。

奇异的光线越聚越多,识海内气象万千,矫夭变幻……不知何时,精神的浪潮响起了冥冥渺渺的奇音。

八翅金蝉也跟着一声宛转长鸣,白金色的薄翼毫芒凛冽,亮如刀芒。据巫族古籍详述,巫灵炼至巅峰,神妙无穷。例如金蝉的八翅可化作非虚非实的飞刀,斩仙弑神,所向披靡。

当虚极钉胎魂魄禁法运转至三十六个周天,支狩真眉心一颤,浑身疼痛袭来,当下缓缓收功。眼下他虽至炼精化气,借助三杀种机剑炁冲刷筋骨血肉,提升肉身,但相比虚极钉胎魂魄禁法此等无上精神秘法,体魄仍显太过孱弱。据传支氏先人支公孙,以强横无匹的肉身把虚极钉胎魂魄禁法推至三百六十五个周天,使六耳猕猴的巫灵生出七十二般变化,堪称巫族之最。

当务之紧,是寻一门专注炼体的功法,还需与三杀种机剑炁匹配,契合剑修,巫族的祖巫炼体术显然不宜。

支狩真正默默寻思,忽地执剑伏身,掩至门旁。舱外上方猝然异动,破风声、惨叫声、甲板的震动声、兵刃的交击声交替响起。

舱门敲了几下,随后被推开。支狩真一剑刺出,剑尖停在王夷甫咽喉前,盈盈颤动。

“是我。”王夷甫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伸手轻轻推开剑尖,“公子已然惊醒了么?”

“外边出了什么事?”

“公子勿忧,只是几个水贼摸上了船。护卫已将他们截住,无需多久,便可清理干净。”

“水贼?”支狩真收回断剑,目光灼灼,“究竟是水贼,还是别有用心的人?”

“谁晓得呢?”王夷甫深深地看了支狩真一眼,“我在途中告诫过公子,建康龙潭虎穴,居大不宜。”

“家母那边……?”

“公子安心,我已吩咐好手重重护卫,断不可能惊扰夫人。”

支狩真道:“我出去看看。”

王夷甫皱眉道:“公子千金之躯,何必涉险?”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