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巧舌推波助澜(1/2)

“砰!”巴雷一拳怒击于地。竹板虽震不碎,拳劲如颤动不绝的波浪,沿地板向四面八方波及,整座吊脚楼为之摇晃。

竹筒“咚咚”倒下,接连裂开,乳白色的米酒到处流淌,未见异常。

“只有我的酒出了问题……”支狩真跌坐在地,喃喃自语,“是不是我也中了邪?”

巴狼捡起那个盛血的竹筒,仔细嗅了嗅,连忙呈给巴雷:“血很新鲜,没结块,肯定是今天才取的。但不是人血,人血没那么腥,像是马化的血。”

巴雷神色骤变。

“咋地是马化族的血?”支由失声推开几案,急急来到那摊血水旁,瞧了瞧,手指蘸血,半跪在地上飞快勾画。

是巫符!王子乔目光一凝,道术的符箓以文字为核心,饰云纹水痕,凭体内修炼的清气激发。巫族的符箓则不同,以鸟兽鱼虫为中枢,衔接三角、点、圈等图案,只需血液,便可发动。

巫符隶属祝由禁咒术,传承真的落在了支由手上?王子乔暗自犹疑,祝由禁咒术何等厉害,支由如能掌握,又怎甘心屈居巴雷之下?

“敕!”支由手指一掐,鲜血画成的祝由符缓缓流动。过了一会儿,符箓正中心,隐隐现出一头似猿非猿,似人非人的怪物。

“真个是马化的血!”支由惶然瞪着怪物,“这下糟了!”

马化与虎伥、犬戎、鲛人四族,是蛮荒最强大的土著部落。

鲛人历来神秘,隐居在蛮荒极西的深海里,唯有每年七月初一的蜃楼海市开启,方会现身,与外族交易通商。犬戍纵横南部原野,擅长挖矿炼器、机关傀儡,据说他们的都城就是一座庞大的地下迷宫。虎伥常年盘踞北方林莽,自建幽魂教。教主阴九幽以白虎七煞刀与幽魂玄阴气打遍蛮荒,未经一败,号称蛮荒第一高手。

马化则是东部十万大山的霸主。马化一族彪悍凶淫,最喜欢掳掠他族的女人。他们天生神力,纵跳如飞,以八九功、通臂拳、无影腿三大武道绝学威震蛮荒。

以百灵山这支巫族的实力,是万万惹不起马化部落的。

“马化们向来睚眦必报。”支由慌了神,来回焦躁踱步。前几年,青鹿山有个小部落惹了一头马化,结果全族被屠,连尸体也没放过,被啃得稀巴烂。

“格老子,你慌个球?”巴雷拍案而起,厉声道,“先把血弄干净,别留下味道,马化崽子的鼻子尖得很。巴狼,你去伙房,查查是谁装的酒,再去百灵山附近找找,有没有马化闯进寨子的痕迹。支由,你去族人那边盘问一下,如果有人撞见过马化,先抓起来。”

二人处理掉马化的血,匆忙离开。巴雷对王子乔勉强一笑:“扰了先生的酒兴,对不住了。俺陪先生四处瞅瞅,族里出了这些个麻烦事,先生怎么看?”

王子乔随着巴雷走下竹楼,支狩真依旧呆坐,孤零零的影子被阳光投在墙上,如一幅尘封积年的旧画。

兴许拂去灰尘,可以看清画本来的颜色吧。王子乔深深地望了支狩真一眼,少年恰好转过头,四目相对,继而错开,眼眸深处似掠过同样的锋芒。

“这方天地没有鬼,至少人间道没有。”王子乔沿着曲折的溪径,逆流而行。正值晌午,巫族的人多在生火做饭。四处炊烟袅袅,飘入青山碧天。

巴雷眯起眼睛,目光如针:“先生的意思是,宝叔的事和中邪、诈尸没啥关系。”

王子乔点点头:“云荒的大燕王朝有个道武合流的门派,叫僵尸门。他们运用秘法秘药,将死人炼成行动自如、刀枪难入的僵尸。但一具尸体,通常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才可能变成僵尸。支宝死的当夜就会走动,这绝无可能。”

“不是天祸,就是人为了。”巴雷目光一闪,“宝叔的事会不会是支由胡诌出来的?他事先藏起宝叔的尸体,再放到祭坛上,然后编了瞎话唬人?”老东西这么干,是想假借驱邪的名头,夺回祭祀大权?

“有这个可能。”王子乔悠然道。支由既然有身怀祝由禁咒术的嫌疑,正好借巴雷之手,逼一逼他。

“只是——”王子乔话锋一转,“还有另一种可能。”

“先生快讲。”

“当天半夜,支由只看到支宝的脸贴在窗上。仅此而已。”王子乔走上前方山坡,随手折下一支白色野菊,举到巴雷眼前。

“如果我躲在支宝的尸体后面,把他举到窗前,支由也只能看见支宝的脸。”他轻轻抖动着菊枝,“你看,虽然死人不会说话,但它照样可以点头。”

巴雷恍然道:“听先生这么一说,这桩事就没什么古怪的喽。宝叔留在泥地上的脚印,当然也能弄出来!不过,为什么要把宝叔的尸体放在祭坛上,还放干了血?”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