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刀拳妙技各展(1/2)

“噗通”一声,巨孟摔入江心,紧接着像一枚猛烈发射的礁石,往水下急速沉去,溅起的水花也被起伏的波浪淹没。

色浪这一脚暗含巧妙变化,并未将巨孟简单地横向踢出,而是蕴含了两重劲道,到了中途陡然变向,转为下坠之势,并推动巨孟潜往大江深处,最大距离地逃脱战场。

以色浪和巨孟多年来的兄弟默契,巨孟自会尽快逃生,免得拖累自家老大。

数息过后,数十道身穿鱼皮水靠的人影从远处急速游来,围绕着巨孟落水之处,下潜追击而去。

与此同时,随着船头的巨孟落水,小渔船失去平衡,船头猝然翘起,整艘渔船近乎竖立而起,恰好挡住来袭之人。而下坠的船尾半浸在江水里,色浪的身躯将展未展,像是随时会脱船入水,逃游而去;又像会踏船直扑而上,挺身迎战,让对手捉摸不透他下一步的动向。

虽然仓促遇袭,但色浪的应对精妙老辣,不仅先一步解救巨孟,还利用巨孟落水后造成的船身倾斜,作为阻敌妙着。自己也随着摇晃的船身,生出可进可退的变化,暂时扭转了被动的杀局。

他也看清楚了袭杀的敌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面目五官极为普通,穿着也是市井里最寻常的粗布短衫。他从未见过这张脸,不过......又有点似曾相识。

半空中,对方转瞬扑至,熔炉般迅猛灼热的一拳触及船头,竟然悄寂无声,轻若鸿毛。

色浪神色立变,对方这一拳竟然并未蓄满劲气,而是虚有其表,力道极为轻柔!

这分明是对手的精神力高出色浪一筹,先前借助凌空下击的一拳,加上偷袭之效,以强横的气势撼动色浪的精神和心态,令他在短短一瞬间判断错误。

这一次误判,便是生死之险!

色浪心知肚明,对手必然对他极为熟知,了解自家性情,断定他一定会先救巨孟,这一拳才会虚张声势。不然他率先逃走,这虚晃花巧的一拳哪能留得住自己?

拳锋轻巧一按船头,对方借力加速,越过船身,扑至色浪跟前。

“轰!”直到此时,对手真正蓄满劲气的第二拳才悍然击出,一身浊气攀升至极点,一方庞大的熔炉法相浮现而出,火光升腾半空,烈焰缭绕的熔炉散发出灼热的气息。

这绝对是一流高手!色浪死死盯着对方不断接近的陌生脸庞,突然叫道:“是你!天罗卫!”

易容术是混迹江湖底层的小把戏,经过蜂蜜、面团、脂粉、琉璃眼膜、发套假须之类的乔装,可以判若两人,据传还有更高级的改头换面功法。但无论易容术如何变化,有一点无法改变。

就是双眼之间的距离。

偏偏色浪天生眼力惊人,过目不忘,对于极其细微的差别洞若观火。

他曾经在游街时,见过这个人,当时出于对危险的直觉,色浪避开了此人的目光。事后特意打探了一下,对方应当是混在人群里的天罗卫。

如今此人面目全非,但双眼之间的距离并未改变,终究还是被他想起来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