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骄傲(1/2)

竹兰在屋子内听的心头颤动着,眼睛瞬间就红了,张嘴喊着,“有喊的功夫还不快进来,怎么,还让你老娘去接你进来。”

昌义在屋外得到了回应,咧着嘴,“儿子哪里敢啊,儿子这就滚进来。”

竹兰看到昌义的身影,伸出手握住了儿子的手,一眼就看到儿子手背上长长的疤痕,这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周书仁人做噩梦会害怕,她这个当娘的只会比周书仁严重,自从知道昌义回家开始,她就特别的关注天气,还派人去城门口守着,守着什么,自然是守着有没有什么船只出意外的消息。

竹兰忍不住了,抱着昌义哭出声,“平安回来就好,我儿回来了。”

这一哭就收不住了,周书仁是顶梁柱能内敛,竹兰这个娘就不需要了,也有上了年纪的关系,就喜欢孩子们都在身边,二儿子不在家四年,她担心了四年。

现在好了压抑的感情都爆发出来,得了,有人带头,加上老太太第一次哭的这么难受,太有带动性了,接连忍不住都哭了。

昌义难受的很,“都是儿子不孝。”

竹兰抽气着,“都是我们没本事,我们的本事要是够大,怎么会让你去拼命,家里的几个就你最拼,呜呜。”

昌智默默的站在一旁,他应该是家里最不上进的了,二哥的拼,他是永远也理解不了的,他缺少二哥的狠劲,二哥有今日都是对自己下狠心才得来的。

周老大听着娘的哭声头皮发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娘这么哭。”

昌智咽了下口水,“爹回来会心疼。”

昌忠幽幽的道:“今日爹不会迁怒的。”

因为爹也担心二哥,一点都不比娘少,他好几次看到爹拿着二哥送回来的东西走神,爹书桌上也摆着二哥送的东西,儿行千里母担忧,爹也是一样的。

这时丁管家是进来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可还是要进去的,外面还等着呢!

丁管家走进去,“宣旨的官差来了。”

周老大一听,忙上前去扶着娘,对着昌义道:“圣旨到了,我们要去前面,你整理下官服。”

昌义脑子清醒了,对,还要接圣旨,“嗯。”

竹兰缓了几口气,正事要紧,刚才哭出去,这心里瞬间就敞亮了,看着好好的儿子,那股子难受淡了许多,拿着帕子,让清雪给她整理,“圣旨要紧。”

昌义升官了,连跳两级,成为了礼部郎中,正五品,昌义的速度全是用命拼的。

随着昌义一同来的,还有赵氏的,这是对赵氏四年的肯定。

赵氏恍恍惚惚的,她没想到今日还有她的喜事。

竹兰笑了,“双喜临门,今日双喜临门,好了,各房都回去吧,有什么话晚上说,我要休息一会。”

她是真累了,哭了一场用了一身的力气,现在只想休息。

蕲州,董氏在给闺女收拾行李,嘴里还念叨着,“回到京城要听姐姐的话,京城不比蕲州,你有不懂的就多问多听。”

现在玉宜搬出主院有自己的院子,玉娇回去是住不进去主院了,整个周家都知道,住在主院那是福气,能被婆婆亲自带着教导,一辈子都够用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