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血洗洛阳(1/1)

其实昨晚的叛乱,跟高级将领们关系不大。

因为制度上,京畿部队实际上都是由中郎将们负责分统,而地方上呢,则是由折冲都尉们统领。边疆,则由都督、军使等统领。

南北衙的各卫军各设一位正三品大将军,两位从三品将军,平时并不能统领本卫军士,他们也就在卫里喝喝茶,养着。具体的一些卫军中的事务,也都是由长史和诸参军事们去做的。

带兵则是由诸中郎将统领。

这种做法从隋朝时就开始了,这样做其实也有好处,就是高级将领们有能力有威望,但平时不能直接统兵,只有当战时才由皇帝选将,然后授给兵符出征领兵,事毕缴还兵符印信,将归卫府。

不会威胁到皇帝、朝廷,不用担心拥兵自重,拥兵作乱,尾大不掉等。

另一方面用中级将领也就是中郎将、折冲都尉分统内外府兵,这些人毕竟级别不高,都是四五品,且威望资历也不足,分统个一二千人马还行。再多就不够资历威望了,若是有人心怀不轨,朝廷直接派出大将,就立马能镇住。

这种制度,其实很先进,也结束了南北朝时武人跋扈专权的现象。

直到中唐以后,为了边疆战事需要,设立的那些节度使,并一步步的兼任了观察使、度支使、营田使等,把人事行政财政监督等各项大权都拿到手后,于是就彻底的尾大不掉,各个割据一方了。

说到底,节度使其实也是因为府兵制败坏,最后转为募兵制,变成了营兵以及镇戍常备兵制而一步步导致的权力失衡。

其实昨夜发生的兵乱,不算什么大事。

并不能说明这几十年来稳定运行的军制就出了问题,恰相反,昨夜的兵变失败还是说明了这套制度的效果依然不错的,毕竟当时他们趁夜作乱,又矫诏,一时骗了些人,但玄武门他们可进不去。

玄武门是个立体防御体系,门外是北门诸营,有百骑、飞骑、神机诸营,玄武门内也有左右监门、左右千牛的、还有左右卫左右亲府的,反正就是有好几支互不统属的兵马一同执守。

有人掌门籍,有人常钥匙,有人掌关门守卫,反正想进出,重经过重重检查,一处对不上都不行。

丘行恭事先也联络了在玄武门当镇的一些自己人,结果他们刚一闹,就被砍了。

毫无作用。

事实上,就算是半夜里城外的诸营,也只有两营出现了混乱,后来其它几营也是很快赶到玄武门下,并最终由他们负责缴了那些人的械的。

问题是有,但不大。

不过对皇帝来说,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就得全面整顿。

李绩很无辜,但他做为枢密使,确实也有不可推卸的职责,毕竟他是军方第一人嘛。

“臣失职,引咎请辞!”

“好,朕允了。”李胤面无表情,一点拘留都没有。

李绩面色灰暗的退下。

“等一下。”

“离开枢密院后,你先去政事堂吧,朕授你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门书下三品。”

尚书左仆射许敬宗一愣。

昨夜谋逆的人中有钱九陇的儿子巢国公钱元修,而他是许敬宗的女婿。当初老许把女儿嫁给老钱的儿子,其实也是因为当时他不得势,正落魄之时,不仅五姓七家看不起他,就是关陇名门也同样看不上他。

最后老许无奈,只好跟岭南蛮子冯盎家,跟高祖奴隶出身的大将军国公钱九陇,以及新贵秦琅等联姻,反正都是一群被人瞧不起的暴发户。

钱家当初虽是奴隶出身,但人家其实祖上是江南名门,也是世代贵族,只是后来因犯罪被贬为皇家奴隶,后来又赏赐给了李渊为奴,凭战功也得封大将军、国公,武德朝也还是很得势的。

贞观朝虽不如前,但毕竟也是顶级新贵之一,两家联姻当时还是不错的。

但说到底,如今毕竟是亲女婿谋逆,当老丈人的哪里可能不受牵连。

“臣许敬宗惶恐,教婿无方,万死难逃其咎,请辞职归家待罪!”

李胤冷眼瞧了瞧许敬宗,缓缓道,“钱元修事先就没找许公谈过共谋大事?”

“臣实在完全不知晓,绝不敢期瞒,否则定会第一时间将那逆婿手刃报于朝廷和陛下。”

“许公不用紧张,既然没有就没有,不过确实也是管教无方啊。就回家好好反省反省吧,左仆射之职就暂由李公来接任。”

许敬宗罢相。

免去所有官职,还被罚了三百户的实封,并罚铜千斤。

归家待罪。

许敬宗起身离去时,后背湿透,他几乎以为今天走不出这个门来。

稍后。

在京的诸卫、军大将军、将军、各中郎将,近百人闻召而至。

皇帝对这些将领大声训斥,斥责他们无能。

然后来了个大对调,北衙十二军的大将军,对调南衙十二卫大将军,北衙的二十四位将军,对调南衙二十四位将军。

南衙的三十六位番上外府兵营中郎将,二十位内府中郎将,以及北衙京畿卫戍诸营中郎将,也都来了个大对调。

当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完了。

昨夜叛军虽然没攻进玄武门,但造成的祸害依然不少,苏瑰就带人围抄诸韦的京郊庄园,抄掉了十几个韦氏庄园别院,一夜杀掉了许多韦氏子孙以及其家眷护卫仆役。

另外当夜长安城中苏李史丘诸家也趁机作乱,围攻韦氏诸宅,并到处纵火,制造骚乱。

虽然很快被金吾卫拿下。

但一夜过后,京兆韦氏损失惨重。

子弟死伤上百,护卫仆役死伤无数。

这些自然都是要清算的。

废太子李象谋逆作乱,赐死于中书省内,降谥号戾,以庶人身份葬于城外。

废后苏氏赐死,下葬时命以发覆面,口中塞糠。

苏勖苏亶以及诸子并处腰斩,南昌大长公主赐和离。

丘行恭、史仁表、钱元修等逆反乱首,皆按谋反罪灭三族,凡当日跟随他们发兵作乱的,皆按谋反罪灭一族。

当晚值守北门的几营禁军,皆削夺军籍,统流放到西域碎叶城、黑水巨碑港、永昌丽水寨以及逻些道泥婆罗军城。

韩王、滕王参与谋逆,腰斩,母及子女皆废为庶人,抄没家产,流放辽东。

废太子同母弟赵王李厥,废为庶人,流放波斯府木鹿军城。

谯国公李崇义李崇晦兄弟,皆处腰斩,其兄弟子侄皆废为庶人,并追回李孝恭的爵位,同时削夺李孝恭兄弟及其子侄的爵位官职,皆除籍为民,并处流放岭南,籍没财产。

唐初的几位宗室名王,李道宗在李胤继位后,被长孙无忌清算,贬死他乡。李孝恭虽在贞观年间就死了,可如今却也还是受到了儿子们的牵连,死后都要追夺爵位官职,甚至谥号都要贬降,更别说兄弟子侄皆流放,财产充公。

他这一支,还要被皇家除名,玉牒上正式除名。

皇帝株连相当狠厉。

主谋的苏家、丘家、李家、史家、樊家、钱家几家,都是诛三族,其它从逆的党羽诛一族,就算是那些被欺骗裹胁的士兵,也尽皆被斩杀。

那些没参与作乱的,可就因为当夜营中参与,也都被除军籍流放四边。

还杀了三位亲王,除国三。

皇叔滕王李元婴,韩王元嘉,以及皇子赵王李厥,滕王和韩王都参与谋乱,但李厥是躺着也中枪。

他之前可是把爱妾都让他父皇了,谁知道废太子一出事,他也被牵连上了。

说到底,他虽跟李象不是同母兄弟,但毕竟都是苏氏所抚养收继的,所以眼下也被皇帝一起收拾了。

直接杀,毫不留情。

杀两位叔父,两个儿子,又杀了两个堂兄。

宗室大流血。

此时根本没有人劝说暴怒的皇帝。

废太子事前对兵变之事毫不知情,虽然苏瑰与李崇义、丘行恭等人密谋,约定事成之后,要让李胤退位为太上皇,要拥李象继位称帝,但事前谁也没告诉过李象。

李胤当然不可能一无所知,但就算他知晓这些,此时依然没表现出半点父子之情,依然是下令腰斩了太子和赵王,苏氏也被处以腰斩之刑。

连全尸都没给一个,死后还被以发覆命,以糠塞口,以表达自己对苏氏无比的厌恶之情。

当夜玄武门前倒戈的那些士兵中,有十三人第二天被封侯爵,散爵虚封县侯,但是没过几天,李胤却又把这十三人和当天在宫门前倒戈的那些禁军将士,全都处斩。

连他们的家人,都被处以流放充军之罚。

本来应当喜气洋洋过新年,结果因为这场兵变后的大清洗,整个临近年关,洛阳都是气氛凝滞,人人惶惶不安。

每天都有人家被查封抄家,家人被逮捕入狱,菜市场天天杀人,百姓从一开始争相观看,到后来都不敢去看了,官府强迫百姓去观刑。

到了后来,皇帝甚至开始令有司追查学城的学生、士子,追究兵变前学生士子们的游街、宫前请愿等行为,对其中组织的太学魏元忠、弘文馆生李敬业、裴炎,以及来京考试的举人狄人杰等六人逮捕下狱,问罪。

六人因此被称为六君子。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