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 云舒心得(1/2)

雨滴手伸出被窝,她隔着被子拍拍妹妹的肩膀,“你每天都有许多事,不要因为思念,心中无时无刻都想着他。喜欢他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不要让他影响你原本快乐的生活。”

“可是,我快乐不起来,我找不到小哥哥了。”酒儿一想到那个失联的男生,她冲姐姐撒娇。

雨滴说:“你不想他的时候不就很快乐吗?”

“那是我装的。”

雨滴:“……给你发红包是真快乐还是装的?”

酒儿立马说道:“发红包那是真的快乐。”

姐妹俩在被窝中都笑出声。

月悬枝梢,夜色更深,姐妹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入了梦境。

翌日老宅。

孩子们又坐满了整个沙发。

溺儿开心的提着花灯四处拉着云舒找黑暗的地方欣赏她的花灯,一刻也等不了。

云舒:“溺儿,晚上太阳落山花灯才会亮起来。”

“不要妈妈,我现在就想看,迫不及待。”

溺儿小丫头也聪明,她说:“妈妈,我们先去卧室把窗帘拉上,屋子黑黑的一定很好看。然后我们再去地下室,酒窖里不开灯,你给爸爸取一瓶酒。再然后……”

“就这俩地儿,别然后再然后了。”

云舒牵着女儿听她的指引去找黑暗的地方。

江塘也兴奋的踏着台阶,“大舅妈,小妹你们等等我。”

“阿糖姐姐,你快来,小妹子牵着你。”溺儿伸出小手一捏一捏的十分可爱,她在欢迎江塘。

江塘跑上去牵着小溺儿的手跟着云舒去找黑暗的地方。

客厅中,酒儿坐在谢长溯身边,她拽拽谢长溯的袖子,“大哥,你陪我出门走走吧。”

谢长溯看着妹子,“有话对我说?”

酒儿点头又摇头。

谢长溯一看便知有事,他起身,“去外边。”

酒儿及忙起身跟着谢长溯出门。

走了一段路确定周围无人时,谢长溯问:“什么事?”

酒儿咬着双唇,她犹豫该如何和大哥开口说自己的猜想。

酒儿良久没有说话,谢长溯看着妹妹主动开口问:“又想向我打听陈季夜?”

“嗯嗯嗯。”酒儿连着点头。

谢长溯开口怼回去,“得了吧,之前向我打听陈季夜的时候也没见你会把我叫出来。”

“大哥,我这不是害羞嘛。”

“亏你脸皮厚能说出这句话。”

酒儿鼓着嘴,她扣着手还在犹豫。

刚才她冲动了,在屋里就喊大哥出门,现在出门也她想说又不敢说。

雨滴不一会儿也走出来,“大哥,酒儿你俩在这儿干嘛呢,曾爷爷叫我们呢。”

酒儿看到雨滴,紧张了一下,她隐藏自己,下意识的朝着谢长溯身边靠去。

谢长溯低头侧脸看着妹妹,这丫头在隐藏什么?

雨滴已经走到她们跟前了,“大哥,酒儿快回去吧。”

谢长溯嗯了一声,率先领头,身后一边跟一个妹妹回去。

酒儿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她更憋屈了。

踏入老宅客厅,引入眼帘的就是谢闵行在随手喂云舒吃水果。

谢长溯没眼看的“噫”了声,“妈,你可自己动手吧,我爸喂你你不觉得害臊啊。”

云小舒:“我手脏你爸刚才就喂了我一口就被你看到了。再说,即使我手不脏我老公喂我吃一口咋你啦?”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